狂仙 第六十八章 非修者村
    (重要通知:

    起点公众章节也分页了,如果看到两章衔接不上的,请点击下一页,就看到了!!!)

    就在沙师弟的震惊中,陈太忠抽刀再砍,直接将二师兄的头砍掉。

    紧接着,陈太忠的神识刺再次发出,八级的剑修正要御剑逃跑,身子猛地一震,就软绵绵地躺倒在地。

    “你比你二师兄差多了啊,”陈太忠叹口气,又看一眼王艳艳,“会搜魂术吗?”

    “不会,”王艳艳老实地摇摇头,她虽然是仙界土著,但是搜魂术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得到的。

    除了魔修之外,此术都是控制在大势力手里,就算在大势力里,也多是特定的人修习,严禁一般人接触,更不可能推广,一旦推广,会天下大乱。

    散修里有一些人,偷偷习练此术,也都不敢张扬。

    “那你把这个人杀了吧,”陈太忠吩咐一句,“顺便把两人的尸体毁了。”

    因为功法的缘故,他在晋阶的时候,一般可以分心,只要不是跨境界晋阶就行。

    对刀疤刚才的反应,他还算满意,不过陈某人没有奴役他人的法门,也懒得学,那么对这个主动投靠的女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交上一份投名状。

    王艳艳倒是没有过多的犹豫,她扯出一条红绫,套在沙师弟的脖子上,一脚踩着对方的背脊,双手用力猛拽。

    沙师弟被勒醒了,没命地挣动起来,但是王艳艳跟他是一样的八级游仙,两人正面放对,可能差距很大,可一个人要勒另一个人的脖子,已经占了先手的情况下,另一方必死无疑。

    他挣扎了五六分钟的模样,身体猛地一挺,终于不再动了,王艳艳却没放手,又拽了十几分钟,直到对方的颈骨啪地响了一声,她才松手。

    那沙师弟早就死得不能再死,连身体都有些凉了。

    将两人的尸体摞在一起,她发出一个烈焰术,火噼里啪啦地燃烧了起来。

    她将捡到的两个储物袋交给陈太忠,顺便还解释一下,“没用刀砍他,是怕他精血上有文章,勒死的最省事。”

    “明白,”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散修也有各自的路数,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个仆人还是很懂事的,对那俩储物袋,她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垂涎。

    下一刻,他抬头看一看天,“快下雨了,收拾东西,走人了。”

    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无非就是帐篷锅灶之类的,王艳艳手脚快得很,眨眼就收拾好了,然后她看一眼还没烧完的两具尸体,犹豫一下,“这个……怎么处理?”

    “烧着呗,”陈太忠放出飘絮椅来,看她一眼,“你有飞行法器没有?”

    “没有,”王艳艳摇摇头,苦笑着回答,“八级的散修,买得起飞行法器的人真不多。”

    “给你个飞毯,”陈太忠丢过去一个厚厚的小布片,这是明特白的飞行法器,级别比飘絮椅还强点,速度也快,耗费法力还少。

    王艳艳犹豫一下,才鼓起勇气回答,“咱们两个人,就两件飞行法器,实在太招摇了,容易遭别人惦记,我看你这椅子上还有空……”

    飘絮椅本来就是双人的飞行法器,陈太忠想一想,觉得她说得也有理,于是点点头,“那行,你坐好了。”

    飘絮椅载着二人腾空而去,不过两人不知道的是,没过多久,山包上就下起雨来,燃烧的火苗减弱了,没过多久,叮地滚出一块玉简来。

    玉简是沙师弟所留,他在同绫带的拼搏中,就已经知道逃不脱了,于是咬牙在家族的传讯玉符上,用意念留下一行字。

    “杀我者,龙门派弟子李毅!”

    陈太忠也没想到,身后有这样的变故,他只是知道,杀了宗派弟子,必须远遁避祸,于是驱着飘絮椅,一个劲儿地赶路。

    赶了一阵路之后,王艳艳忍不住了,“主人,你的晋阶,算是成功了吗?”

    “我在战斗中都能晋阶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心里不无小小的得意——战斗中晋阶啊,明白不?

    不过事实上,这一次的晋阶,还是相当令他不满意的,他积攒压制了好久,原本打算借这个机会,直接冲到九级高阶甚至圆满的——他相信自己做得到,而他也不缺灵石供应聚灵阵。

    突发事件打断了整个进程,而他不能借此机会冲到九级大圆满,以后就要花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

    然而这也未必是坏事,晋阶太快难免根基不稳,对一般人来说,压制一下进境也是好事,没有坚实的基础,没有积累,将来的成就,高不到哪里。

    “原来是这样,”王艳艳听得眼睛一亮,“既然这样,主人,咱们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您先稳固了境界再说。”

    总是要飞得离作案现场远一点的好,陈太忠心里暗暗嘀咕,青石城的地界,有七八万平方公里左右,两人此刻,是才进入晨风堡的地带,实在有点不安全,更别说才杀了两个宗派弟子。

    飘絮椅直飞了将近两百里的样子,路上也有不开眼的荒兽上来找菜,陈太忠直接一刀斩去,自家的菜谱里,又添了几道食材。

    飞着飞着,王艳艳猛地发话,“主人,前面那个小村子,位置很不错。”

    “什么叫位置不错?”陈太忠问一句,两人刚才其实飞过了七八个小村镇,不过都是远远地绕开,现在你说位置不错?

    “再远的话,我联系不上小龟了,”王艳艳很坦率地回答。

    “联系它做什么?”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也反应了过来——密库门环!

    凭良心说,他是不相信这个东西的,他在地球上的时候,别说海盗藏宝了,就连福彩都没中过三等奖,他就从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儿的事。

    不过仆人这么在意,他顺口问一句,“想不到……你居然有沟通荒兽的本事。”

    这份好奇,在他心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不想多问而已。

    “我只懂得一点皮毛,”王艳艳很直接地回答,“家传的,也就是烈焰龟这种通灵荒兽,搁给一般荒兽,我真不行。”

    “青石城西南也有一只烈焰龟,”陈太忠禁不住问一句,“你能跟它沟通吗?”

    “那是一只老龟了,”王艳艳随口回答,果然不愧是仙界土著。

    用她的话来说,小龟见识少,好糊弄,而老龟就不一样了,见多识广,知道一般人不会动瑞兽——真要打它主意,且有资格打它主意的,它也抵挡不住。

    而这小龟喷了陈太忠一口火,差点被打爆龟甲,真是吓坏了,这时候王艳艳出面劝阻,它自是要感激涕零。

    离着村子差不多二十里地的时候,陈太忠操纵着飘絮椅降了下来,既然想安心修炼一阵,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反正他现在已经九级游仙了,灵仙以下的人,不会轻易惹他。

    他腰里挂着一把长刀,肩头一柄小弓,王艳艳是赤手空拳,还将面纱也戴上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就走近了村子,此刻天已经接近大黑,这村子一百余户人家,村口有两个壮汉,手持弓箭冷冷地看着两人走近。

    待看到两人腰间都挂着储物袋,俩壮汉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收起弓箭,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两位修者大人来我石贝村,不知有何贵干?”

    另一个也不收起弓箭,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眼中露出浓浓的警惕之色。

    “我家主人喜好游山玩水,”蒙着面纱的王艳艳说话了,声音也是冷冷的,“看到此处风景不错,有意逗留几天。”

    “天色已晚,若要求宿,请明早再来,”警惕的这位发话了。

    另一人赶紧扯他一把,然后勉强笑着发话,“两位大人,您都有储物的宝贝,先找个地方将就一夜,村里明天张罗给您腾间房子,您看可好?”

    陈太忠并不做声,王艳艳想一想才问,“你们这不是修者村?”

    “我村修者不多,”这位终于把那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收了起来,正色回答,“不过我们有五村互保,两位大人何必为难我们呢?”

    王艳艳侧头看一眼主人,发现他面无表情,于是小心地问一句,“要不……咱们先在山上将就一晚上?”

    “直接搭个屋子好了,”陈太忠努一努嘴巴,“问问他们,什么地方能盖房子?”

    这两位闻言,登时松一口气,他们也没想到,两位修者大人如此好说话。

    敢挂着储物袋在山间行走的修者,真不是好招惹的,尤其只有俩,不是成群结队,两人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猜的。

    汉子们马上就热情了起来,冲着一片稀疏的树林指一指,说那里有个石窟,以前有修者居住过,旁边还有泉水,什么都方便。

    山洞距离村子,差不多两里地左右,两人的脚力眨眼就到,倒是找这个石窟,用了相当长的时间。

    最后还是在一片草丛后,找到了这个石窟。

    石窟的洞口非常小,半人高半米宽,里面也不是很大,约莫七八平方米的样子,高不超过两米,给人很逼仄的感觉。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