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章 孽畜尔敢
    陈太忠二人的感觉不错,石贝村目前,还真的陷入了一场混战中——村民和荒兽的混战。

    石贝村的修者不多,村民主要是靠着种植庄稼为生,也养殖一些一级荒兽,还有就是打猎和采集,一年下来,勉强是饿不死。

    他们自己养的荒兽,自己都舍不得吃,要换粮食回来,正因为村子太穷,所以才出不了几个修者——没有资源,怎么修炼?

    前一段时间,村民们养殖的荒兽,经常莫名其妙地失踪,后来才发现,是一只幼年的角熊所为。

    角熊是杂食性动物,五级荒兽,这只角熊的口味委实有点奇怪,只喜欢肉食,村子里的人一商量,不能让它这样啊,必须打杀。

    今天它能吃荒兽,明天没准就瞄上修者了。

    小熊好杀,但是它身后肯定有大熊,石贝村也不指望它是孤儿,所以在打杀了小熊之后,他们马上从联保的村子里,请来两个六级的高手。

    高手忙于修炼,时间肯定是宝贵的,两个高手预定了未来的战利品,同时要求,把那张剥下来的小熊皮,挂在村口,以激怒对方尽快来报仇。

    两个高手并没有算错,他俩一人就能对付一只成年角熊,剩下那些小角熊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半大的崽子,并不难对付——山村的猎手,对付荒兽还是很有一套的。

    两个高手甚至自己也带了一些帮手来——人来得少了,怎么好意思多要战利品?

    这些算计都是没错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看着外面二十几头壮年的角熊,两个高手差点把裤子吓尿了:什么时候,角熊也成了群居荒兽?

    村子简陋的土墙,根本抵挡不了五级的荒兽,所幸的是,村子里也有防御阵,就建在村子的议事堂里。

    但是从屋里撤到议事堂,也要一定的时间,接到报警,村里的青壮年毫不犹豫地顶了上去,其他老弱妇孺,火速收拾要紧东西,撤往议事堂。

    总算是预警哨站得够高,看得够远,村民们也有足够经验,当村里人全部退进议事堂的时候,村子里只付出了三死两重伤的代价。

    轻伤的只有一个,一个老妪在跑路的时候,摔倒在地,将嘴里仅剩的几颗牙磕掉了。

    躲进议事堂,一个六级的高手先沉着脸发问了,“这里真的是中阶防御阵?”

    “莫不成我们还骗你?”有人没好气地回答,“挂熊皮……挂出麻烦了吧?”

    “我艹,谁知道你们这儿的角熊都是成群的呢?”另一个六级游仙骂一句,不过,他也没心思追究这个冒犯——外面围着一大群五级荒兽呢。

    “防御阵能防住一时,但是这群角熊,实在太多了啊,”有个白发老人忧心忡忡地发话,正是曾经去请陈太忠进村的那位。

    中阶防御阵能防住六级荒兽的攻击,但是六级的荒兽,面对这样一群角熊,也只有转头就跑的份儿——更别说这些角熊,都已经被小熊皮激得红眼了。

    “可能有熊王,”一个五级游仙幽幽地发话,“统御这么多角熊,得有绝对强大的实力。”

    众人登时噤声,这个猜测,实在太吓人了。

    角熊是五级荒兽,若是诞生了熊王,那熊王就该是六级,起码是准六级。

    没谁听说过还有熊王这档子事,但也没谁听说过,一个角熊的家族,能有二十多只成年角熊。

    “必须死战了,”第一个说话的六级又再开口,他的脸色铁青,眼角不住地抽动着,“死三重伤二轻伤一,它们是来复仇的。”

    角熊是杂食性动物,通常情况下,它们的杀心不是很重。

    换句话说,如果一场战争,死者比重伤者多,重伤者比轻伤者多,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惨烈。

    在场的猎户不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潜台词。

    “不能光死守,还要出击,”石贝村唯一的一个五级游仙发话了,他的脸色也极不好看,“一味防守,终是下策。”

    “出击,你敢出去吗?”另一个六级游仙不满意地发问,“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敢出去我就敢,”五级游仙毫不含糊地发话。

    “去就去,不敢去的是孙子,”有人大声嚷嚷,都是不含糊的小伙子,眼瞅着已经陷入绝境,要死的人了,谁怕谁啊?

    “石窟那边,好像有两个高阶游仙来的,”有人怯生生地发话。

    “当初是咱不让人家进村的,”老翁苦笑着回答,“咱们的死活,会看在人家眼里吗?”

    “你们不去请,我去,”那个轻伤的老妪挣扎着站了起来,她口鼻流血,却是一脸的坚毅,“都是同类,他们该见死不救吗?”

    “阿婆,你就算去,冲得出角熊的包围吗?”有人毫不留情地打击她。

    “他们若是肯救,差不多就该过来了,”老翁苦笑一声,他只是个四级游仙,勉强够上了中阶游仙的线儿,但是他活得够久,对高阶游仙的情况,了解得也就够多。

    高阶游仙对这些非修者村的村民来说,那就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了,就算联保的这五个村子里,一旦出现高阶游仙,那也是直接奔着高枝去了,了不得带着家人走。

    这一片山水,实在太贫瘠了,留不住人。

    而真正的高阶游仙路过,在这里也是可以肆意胡来,整个村子可以被他们任情鱼肉,不管是谁家的女人,看见不错,就可以拉来侍寝。

    一旦不能如意,那就是动辄杀人了,谁能抵挡?

    陈太忠二人当初求宿被拒,固然跟天晚有关,但是大家的心里,也提防着一些——家里的女人和贵重物品,要先藏好啊。

    老翁说得没错,陈太忠和王艳艳,已经悄悄地来到了村子外。

    这俩不是来救死扶伤的,纯粹是家门口发生战斗,不关心不行,

    待看到是这么一场闹剧,陈太忠就觉得有点无聊——没错,对石贝村和外村支援高手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局面,但是在他眼里,真的是一场闹剧。

    连个高阶游仙都没有,乒乒乓乓地打得这么热闹,你知道不知道,这很打扰人的?

    陈太忠觉得有点乏味,于是问一句,“刀疤,这些小家伙,你能搞定不?”

    “我倒是问题不大,”王艳艳点点头,她九级游仙都只差临门一脚了,这点五级荒兽算什么?不过下一刻,她犹豫着发话,“这个村子太穷,完全交不起我的出场费。”

    “大家一个种族的,说什么出场费?”陈太忠表示自己不能理解,他斜睥她一眼,“你忍心看着同胞被一群角熊杀了?”

    “把我抓进梁家水牢的,也是同胞,”王艳艳冷冷地回答,散修就这点不好,一个人闯荡惯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时候话很呛人。

    她很不给主人面子,“别人看我如蝼蚁,我看他人如蝼蚁。”

    怎么是这么个人呢?陈太忠听得有点不满,于是一皱眉,“我救你的时候,跟你提要求了吗?”

    “主人你这么说,我别无二话,”王艳艳还是很服气自家主人的,反正老大让救人,她就救人好了,“我怀疑,有一头六级的熊王在附近。”

    “那交给我好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表态。

    “你是我的主人,他们不配你出手,”王艳艳轻笑一声,电射而去。

    议事堂这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石贝村村民们和外援躲在防御阵里,按说一时半会儿出现不了问题,但是实则不然。

    防御阵有点太过脆弱了,求救的烽火才点起来,二十几只角熊已经轮流开始冲撞,五级的成年荒兽,杀伤力惊人,更别说角熊这荒兽,本身就皮糙肉厚力大无比。

    撞击了大约五六分钟,防御阵就有些晃动,这是崩溃的前兆,村子里的人紧急商量一下,派出三个小组,分三个方向突围,每个小组各二人。

    一个小组,是奔着石窟方向去的,由一个五级游仙和一个四级游仙组成。

    另两个小组,是两个六级游仙带队,任务是引开部分角熊,这个任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以说是借机逃跑,但也得跑得脱才行。

    不管怎么说,大家不能干等在议事堂,否则就可能是等死。

    三个小组才出了防御阵,就遭到了角熊的猛烈攻击,所幸的是,出去的人也报了必死的心,符箓法宝齐出,眨眼间打成一片。

    角熊发狠了,这六个人也发狠了,其中的四级游仙为了掩护五级的同伴脱身,不顾自身防御,猎叉扎中一只角熊的肚腹之后,没命地向前顶去,根本无视侧前方拍来的熊掌。

    下一刻,他的肩膀和半个脸,就被拍得血肉模糊。

    防御阵中的村民们看得睚眦欲裂,更有人以头抢地,磕得鲜血直流,“快跑啊,你们快跑啊……”

    冲出去的六人,眨眼就死掉了两人。

    “孽畜尔敢!”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声冷哼,一道红色的影子,电也般射了过来。

    来人身着红色劲装,面蒙青巾,人还未到,强大的气势已经滚滚而来,密密绵绵,直似无穷无尽。

    “是修者大人,石窟的大人,”石贝村的村民叫了起来,不少人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上强推了,凌晨要冲推荐榜,预定周一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