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一章 高人风范
    王艳艳的出场,登时震惊了正在疯狂进攻的角熊。

    高阶游仙一旦放出气势,不管中阶游仙还是中阶荒兽,都会感受那种阶位上的压制。

    不过荒兽这东西,通常野性十足,尤其在成群结队的时候,更别说眼下的角熊群,处于一种极度狂暴的状态下。

    “嗷儿”地一声吼,**头角熊撇开正在围攻的游仙,向王艳艳扑来,它们已经感受到了来人的强大,连攻打防御阵的七八头角熊也停下来,齐齐跟了过来。

    “大人小心!”有村民高声叫着,那是十几头角熊,面对这种围攻,七级游仙都得转身跑路,尤其这种荒兽是土属性的,皮糙肉厚,八级游仙未必有胆子硬扛。

    王艳艳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身形一闪,直接让过了扑来的角熊,然后一扬手,两只正在围攻游仙的角熊猛地栽倒在地,登时没了声息。

    她说自己擅长暗器,那真不是吹嘘。

    十几头角熊在她身后追着,她却根本不看一眼,先着手解决那些不攻击她的。

    就那么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着,只要一抬手,必然有一只角熊倒地。

    “大人这动作,真的太帅了,”有人情不自禁地感慨。

    王艳艳跟村民们交换过几次物资,每一次都蒙着脸,由此在石贝村,就引发了一些对她容貌的猜测,绝大多数人认为,这女人估计是相貌有什么缺陷。

    不过现在大家的眼里,她的容貌定然是美艳如花的,一定是为了防人觊觎,才戴上了面纱。

    她不紧不慢地收割着角熊的性命,那些围攻中阶游仙的角熊却是受不了,在杀掉第五只的时候,剩下的三只角熊撇了自己的目标,齐齐向她冲了过来。

    “呜嗷,”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传来,两只角熊从村子外面蹿了进来。

    两只熊比普通熊高出一个头来,身形也宽大不少,沉重的脚步,将地面震得直抖,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两熊的熊角上,都带着淡淡的光晕——这是兽中之王的标记。

    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沟通的,见到两只熊王出现,三只角熊又扭头去攻击中阶游仙了。

    所幸的是,仅存的三个游仙得了这个机会,已经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王艳艳见到熊王,也禁不住皱一皱眉头,她倒不怕单挑两只熊王,但是再加上身后这一群,就有点令人头疼了。

    不过既然在主人面前承诺了,她也不会退缩,于是一抬手,抓出一支大枪来,迎着两只熊王就冲了上去。

    六级的土属性荒兽,暗器就未必能破防了,她取出的这柄大枪,也是高阶兵器,斩杀中阶荒兽,还是比较容易的。

    若不是主人赐下的弓还未熟悉,我何至于用大枪战斗?王艳艳脚步一沉,对着那头最高的角熊,一枪刺了过去。

    角熊头顶尖角黄芒一闪,抬掌打开长枪,枪尖擦过大熊的肋下,熊皮被割出一道浅浅的口子,也不见鲜血流出。

    王艳艳和熊王齐齐吓了一跳。

    王艳艳是没想到,熊王的力道是如此地大,一掌拍来,她这八级巅峰,都差一点攥不住枪杆。

    那熊王却是没想到,对方轻轻地划了一下,它发动了“大地守护”的身躯,竟然被划破了。

    然而,这个轻微擦伤,让它在震惊之后,越发地恼怒了起来,它怒吼一声,招呼自己的伴侣,齐齐地扑了上去。

    这一下,王艳艳就有点进退失据了,前方是两只熊王,后方则是十几只角熊。

    不过身为散修,她的打斗经验很丰富,临机决断的能力极强,下一刻,她就不管身后的十几只角熊,而是连着三枪,刺向那个较小的熊王。

    第三枪,终于刺进了那只母熊王的左眼,熊王疼得大吼一声。

    就在此刻,王艳艳身后的众角熊追到,一股接一股的轰击传来,就算她是八级巅峰,也吃不消,禁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混蛋,敢动我的人!”一声怒吼传来,直震得在场的人和兽耳朵嗡嗡直响。

    这一声,让那只公的熊王也怕了,转身就要逃跑,根本顾不得旁边的伴侣,因为它很明白,这次来了一个绝对的强者,不跑只有死。

    倒是那母熊王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抬掌拔出眼中的长枪,仰天怒吼一声,两只粗壮的膀子展开,对着王艳艳就拍了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光影重重地击了过来,那熊王的脑瓜,如西瓜一样炸开,前倾的身子微微一顿,然后身体后仰,四脚朝天摔倒在地,发出“嗵”的一声闷响。

    这是陈太忠祭出的短锏,曾经是二级灵仙费球的兵器,就算他用得不是很顺手,也不是一只六级荒兽能抵挡的。

    接着,他顺手三道神识刺,刺向逃跑的熊王,自己则是拎着长刀,闪电一般扑了上来。

    刀光雪亮,挥舞起来,更是向一个雪球在滚动,纵横的刀气之下,更无一合之敌,熊头滚滚落地,眨眼之间,地上就再没有一只站立着的荒兽了。

    两只熊王的下场更惨,不但被砍去了脑袋,连四肢都被砍下来,被陈太忠收了起来。

    但是石贝村的村民一点都不觉得恐怖,他们冲出防御阵,哭喊着冲向自己的亲人。

    “你收拾一下,战利品咱们要八成,”陈太忠淡淡地吩咐王艳艳一句,想一想,又丢给她两瓶丸药,“能救的,就救一下。”

    说完之后,他放出飘絮椅,直接坐着飞走了——他本来就不想出手的,但是自家的仆人遭了攻击,岂不是在打他的脸?

    没有一句交待,陈太忠就这么走了,但是石贝村的村民们认为,这才是高人的风范。

    一直以来,大家都在猜测,石窟的一男一女,哪个修为更高一点,多数人认为,男人更高一点,但是也有人说,做主人的,修为不一定强过仆人。

    可今天陈太忠的亮相,就让大家明白——做主人的,修为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王艳艳是遭受了群熊的围攻,但是她的伤势并不严重,低级力量的重复撞击而已,这一点,她知道,陈太忠也知道。

    所以她强撑着身子,将地上的角熊尸体收集起来,又亲自看一看受伤的人,能救活的,就丢一两颗丸药过去。

    按说这种事,她不用亲力亲为的,但是,她过惯散修的日子了,穷怕了,就一定要亲自甄别——主人不稀罕,她稀罕啊。

    石贝村这次损失惨重,但是需要救助的,还真的不多,总共三人而已。

    这是一场死者多于重伤者的战斗。

    “你们没有意见的话,八成的收获,我拿走了,”王艳艳淡淡地发话。

    谁能有什么意见?人家不出手的话,整个村子都没了,事实上这样修为的大人,就算强抢,谁还敢不给?

    而且救治丸药的价值,大家也心里有数,那真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村里人往常遇到类似的事情,多半是硬扛了,了不得抓点草药,真要用丸药救命——说句不客气的,周围联保的五个村子里,用得起丸药治病的,不超过十个。

    “多谢大人赏赐,”不止一个人在高喊,更有人涕泪横流。

    这是一个常规的认识,对于非修者村的村民而言,高阶游仙真的是高高在上,石贝村宁肯请外村的六级游仙来,也不会去尝试邀请石窟那边,原因就在那里摆着——请不起,也请不动。

    “以后有外面的荒兽挑衅,或者人也算……你们只管来石窟求救,”王艳艳淡淡地发话,“我们主仆落脚的地方,容不得胡来。”

    其实以她的性情,若不是主人开口,她根本无所谓这帮村民的死活,这也本是普通散修的真实心路历程——王某人遭难的时候,谁救她了?

    但是既然做了好人,就要做个彻底。

    而且她也摸准了主人的心思,所以才敢这么说——石贝村周边,就是主人的势力范围,旁人休想随便插手。

    吩咐两句之后,她转身正待离去,一个六级游仙走了过来,点头哈腰地打招呼,“大人您好,我是青草村的六级游仙哈令强。”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王艳艳一摆手,淡淡地回答,“你有什么事,说吧。”

    “您的修为,真的令大家敬佩,”六级游仙对上这种高手,只有讪笑的份儿,“不知道贵主上,是什么来历?是不是灵仙?”

    “凭你……也配知道?”王艳艳冷哼一声,转身走开,“不服气战利品分配的话,来抢就是了。”

    她这是典型的散修思维,但是那个六级游仙看着她的背影,也只能舔一舔舌头,暗暗地苦笑一声:抢你?那我不如选个风景好的地方,直接自挂东南枝。

    王艳艳收拾完这一摊,就转身直接回去了,直到来到石窟洞口,见到自家主人坐在那里打坐,她停下脚步,“我收了十八只角熊的尸体……熊王我是一只算作两只的,要不然能收十九只。”

    “不收就不收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然后他想起一件事,“我看你今天,不该这么狼狈的……不是有中阶金刚符吗?”

    (接了个电话,更得晚了,抱歉,凌晨冲榜,会有加更,预定周一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