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三章 怪异刀法
    王艳艳放出求功法的风声,其实是得了自家主人首肯的。

    陈太忠自己的功法不能传出去,又想弄一点别的功法来,那就只能想办法买了。

    但是功法都是很贵的,而且卖得贵的,也是大路货,在这里求购的话,没准能得到什么来路不明的黑货。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有不少人来到石窟附近,拿着功法请求换取物资——现在的石窟二修者,在周边也是鼎鼎大名了,换取的人不怕被骗。

    但是话说回来,被骗……那也得有资格,功法不行的话,石窟主人根本不予理睬。

    近一个月以来,石窟只收到了两本秘笈,一本是基础刀法,一本更算不上功法,只是一个弓手的日记,名为——《我做弓手的那些日子》。

    可是这弓手日记,王艳艳非常喜欢,她甚至打算一万灵买下此玉简,对她而言,这是一笔极大的支出,但是她现在沉迷于弓术。

    她得了那把能储物的小弓之后,都有点魔怔了。

    这本秘笈她拿下了,用以交换的条件,是皇甫家族若是五年内灭亡,她必须灭掉刘家堡。

    这种约定的约束力不大,但是她想再晋阶的话,多少要受到契约的影响,尤其是想晋阶天仙的话,这就是她的无明障了。

    当然,对很多人来说,天仙是可望不可及的,晋阶天仙的无明障,也就很扯淡了。

    可是对有追求的人来说,这个约束还是很有效的。

    不过皇甫家能拿出这种东西来,也是很难得了,对于修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功法,而是前人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的经验——闻者足戒,这是血淋淋的教训,也省去了摸索的过程。

    由此可见,皇甫家跟刘家堡的恩怨,紧张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基础刀法》则是陈太忠收集的,此事说来,还有点周折。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站在石窟不远处,手捧一块破旧的玉简,一定要见石窟主人。

    他一脸的坚毅,说话掷地有声,“我这是家传的宝物,只卖一万灵……这是看在你们名声好的份上,你们若是不买,我走,后悔的绝对不是我。”

    一万灵就是一块上品灵石,虽然对一部功法来说,并不是算什么,但是……这个叫做基础刀法的玩意儿,值这么多灵石吗?

    王艳艳先过了一眼,觉得这根本是大路货,虽然看起来古旧了一点,但是招式很平常。

    所以她就不收,那孩子扫兴而去,然而没过几天,他又来了。

    这次,孩子准备得很充足,他背了一袋子粮食,紧贴着警戒线打坐修炼,饿了就做点饭吃,渴了接一点山泉。

    王艳艳也不去理他,散修生存不易,着急了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只要他在线外修炼,这种程度的死缠烂打,她是能容忍的。

    孩子的这番怪异,很快被附近来往的游仙发现了,于是有人过来打听:你是卖什么功法的。

    小孩也不怕给别人看,但是过目者都认为,这不过是很普通的功法。

    也有个别人,觉得这刀法似乎值得研究一下,却被对方要出的天价吓到了,“一万灵,穷疯了吧?五十灵的货色,我也只是想借鉴一下……能给你一百已经不错了。”

    这就看出小孩选择在这里修炼的重要性了,若是换个场所,看货的人绝对不介意强抢了玉简,不过是一个区区游仙二级的小孩,不随手一掌拍死你,就算你运气了。

    可是在这里,大家绝对不敢——石窟里两位大人说了,石贝村是他们的地盘。

    若这刀法确实值一万灵石,或者有人会冒险出手,赌一把自己能不能跑掉,但是这种看起来可能有点价值,其实极可能没啥用的东西,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抢?

    所以这孩子得以继续在这里修炼下去。

    然而,小孩心里也慢慢地有点慌了,他带的粮食不多,还是很普通的凡人粮食,不是灵米灵谷,根本不顶饿。

    呆了接近一个月,他最后一点粮食也吃完了,他站起坐下好几次,终于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摸出一颗丸药,塞进嘴里,然后坐下继续修炼。

    可巧,王艳艳此刻正在张罗饭菜,对于这个恋栈不去的小家伙,她多少有点好奇,而且小孩离石窟也有点近,对于任何潜在的威胁,她都保持高度警惕。

    所以这颗丸药,还是被她敏锐地看到了,她撇一撇嘴,“有辟谷丸不用,要背粮食……装得还真像啊。”

    辟谷丸是相当廉价的丹丸,一丸下去,可以数天不食。

    就算是散修,谁手里也拿得出不少辟谷丸,这东西不但能顶饿,关键是万一什么时候被困住了,有这个东西,没准就能拖到救援的人马来。

    不过王艳艳也只是略略腹诽一下,就专心做饭了,眼见饭菜即将做好,喀喇喇一声炸雷,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了下来。

    做饭的地方倒是不怕下雨,上面绷了好大一块塑料布,不过这炸雷一声又一声的,听着很是闹心。

    陈太忠也被这炸雷影响到了,他停止对短锏的祭炼,站起身走出来,笑眯眯地冲着王艳艳打个招呼,“财迷,这是上古灵宝出世了,快去寻宝啊。”

    王艳艳苦笑着抽动一下嘴角,她被自家主人笑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去寻宝的话,这饭谁来做啊?”

    “你先做好饭,做完了再去,需要杀人夺宝的时候,记得给我发通讯鹤,”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然后又看一看天,“我估摸着这异宝出世,还得一阵。”

    他这话一点不错,半个小时之后,饭都吃完了,雨还在下,不过炸雷少得多了。

    陈太忠随意地舒展一下神识,然后就有点发愣,“这小毛孩子……大雷雨天的还修炼?”

    那个孩子的事儿,他听说了,一直也懒得过问,最近很多人拿简易的功法来充数,有人拿一本高级驯兽术来,陈某人发现,这破玩意儿,还不如自己手上的中级驯兽术来得全。

    一本基础刀法想卖一万灵,这不是做梦吗?

    不过这小孩子大雨天都在修炼,他心里生出了点好奇——这么勤勉的人,应该不会做出太不靠谱的事儿吧?

    “他背的粮食吃完了,估计撑不了多久了,”王艳艳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随口回答。

    粮食吃完了,还有辟谷丸,但若是有很多辟谷丸的话,当初背粮食来,就是一场很不成功的煽情——女、仆是这么认为的。

    “我去看看,”陈太忠一抬脚,冲着小孩儿方向而去。

    划线离石窟的距离,也不过一里地左右,分分钟就到了,然后他就看到,小孩在警戒线外,也搭了一个小棚子,上面有树枝树叶遮蔽,还有模有样的。

    不过雨实在太大,棚子里也在下小雨,而那瘦小的少年,盘腿坐在一堆树枝上,动也不动地修炼着。

    听到有异声接近,少年刷地睁开了眼睛,这附近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荒兽,但是蛇虫也频频见到,不少还是有毒的。

    结果一睁眼,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从林子里走了过来,浑身**的,脚下似缓实疾,眨眼间就来到他的面前,一伸手,“刀法……拿给我看一看。”

    “你是……”少年先是一愣,然后狂喜地站起身,抬手一抱拳,“请问可是石窟之主。”

    “这破地方,我就待一阵儿,”陈太忠的手微微抖一下,“拿来。”

    少年从怀里取出一块古旧的玉简,玉简的棱角还有不少划痕。

    陈太忠接过玉简,直接投进神识,看了公开的五式之后,又在脑子里微微构想一下,然后缓缓地摇摇头,“很平常的招数,我说,这你都要卖一万灵……觉得我人傻灵多吗?”

    “那是你神识不够强,”少年摇摇头,又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唉,看来你也……可以还给我吗?”

    “神识不够,这是你说的?”陈太忠斜睥小孩一眼,有点火了,谁要说他修为不行,他不会很生气,九级游仙真的很渣,但是……你敢说我神识不够?

    “不是我说的,家里就是这么传下来的,”少年一伸手,愁眉苦脸地发话,“还我。”

    “哪里有那么简单?”陈太忠脸一沉,扬一扬手里的玉简,“神识力量太强,玉简碎了……可是要算你的。”

    少年先是一怔,然后缓缓点头,“算我的,不过……你只许用神识。”

    “欺负你一个小毛孩子,我会有成就感吗?”陈太忠微微一笑,神识猛地撞向玉简——小子,这是你自己找的,不怪我哈。

    嗯?下一刻,陈太忠就有点奇怪了,这个……没碎?

    说不得,他酝酿了一下之后,又发动神识,狠狠地撞向手中的玉简。

    还是没碎?

    不但没碎,这玉简里,还多了点隐约的图像出来,不过这图像太过模糊,怎么都感觉不出,是要表达些什么。

    “有点意思,”陈太忠点点头,手一抬,一百块中品灵石丢落到了少年打坐的树枝上,“后面的密匙是多少?”

    这种加密的玉简,是要有密匙才能读取的。

    “3200590,”少年转身见他要走,赶忙招呼一声,“灵仙大人,请稍等。”

    (第二更,推荐榜上险险地吊在榜尾,大声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