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四章 左巡查
    灵仙?陈太忠果然停下了脚步,他很想说,自己不是灵仙。

    但是被别人认为是灵仙,这是倍儿有面子的事,他不会否认。

    而且他确信,自己的神识甚至超过了一级的灵仙,于是他含糊地发问,“有事?”

    “我想在线里继续修炼,”少年苦笑一声。

    他指一指身旁的灵石,“带着这些东西,我走不远的。”

    他在这里纠缠了许多天,早就被别人看在眼里了,若是贸然离开,等待他的是什么,不问可知。

    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然后点点头,“先修炼吧,别离得石窟太近……想跟着吃饭的话,你得付灵石。”

    他对这个刀法,其实也不是很有把握,只不过是觉得,一块玉简能撑住他的神识攻击,应该是不简单的,而且那影影绰绰的图像,总给他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再加上他并不是一个很看重财货的人,所以直接一万灵买下了这块玉简。

    可是买了以后,他也有一点“太糟蹋灵石了”的感觉,只不过不好后悔。

    现在这小家伙主动提出,要在石窟的范围里继续修炼,正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到时候若是玉简里没硬货,他不介意给小家伙一点苦头吃。

    于是,石窟二人组里,又多了一个小家伙,小家伙姓江,叫江川,很懂事,除了吃饭的时候,拿着灵石来买饭,一般就是独自修炼。

    不过这小家伙也很有一套,拿着那中品灵石,硬是自己布了一个阵法,也是聚灵阵,王艳艳看得都有点眼红。

    然而,这个聚灵阵的效果,比移动聚灵阵效果要差很多,王艳艳终究是女性,有点母性情结,觉得对这样一个小家伙下手,不是很好。

    陈太忠却是有了事情做,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直在琢磨那个玉简,随着他神识一次又一次的轰击,影影绰绰的图像,也越发地清晰了。

    原本的那套《基础刀法》,他得了密匙以后,已经看过了,并且不认为那有什么,甚至这一套刀法,他都熟悉了。

    可是那隐约闪现的人影,才是他的追求——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突破灵仙的契机。

    不过散修的生活,注定是不平静的,没过了几天,石窟外又来人了,这次是官方来人,是晨风堡的人,想知道石贝村来了什么样的人。

    晨风堡跟青石城一样,属于相同的行政单位,这块地盘就叫晨风堡,而行政中心,也叫晨风堡——并不是刘家堡那种小地方。

    来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深眼窝高鼻梁,不太符合陈太忠的审美观点,但相貌还算得上英俊。

    陪他一起来的,是石贝村的那个白发老者。

    看到树林边立的牌子,年轻人哼一声,就待迈步进去,老者忙不迭拦在他前面,苦苦地哀求,“巡查大人,我先去通报一声,您看可好?”

    “晨风堡还有我不能进的地方吗?”年轻人不屑地哼一声,抬腿就走进了禁区。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石窟主人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年轻人走得很雍容。

    陈太忠已经知道有人来了,更能感觉到,此人也是九级游仙,不过大约是才冲上九级的,气息还不是特别稳定。

    他不介意惩戒这些不懂事的家伙,但是看到此人身边还有石贝村的宗老,就觉得此事或者不那么简单。

    附近几个村子,等闲都见不到一个高阶游仙,现在居然有人找上门,应该有点说法。

    “你跟来人去谈吧,”陈太忠冲自家的仆人吩咐一句,站起身走进石窟去,“别担心,就是个刚进阶九级的。”

    “好,交给我了,”王艳艳应声而起,她也是半步九级的主儿了,一听说对方才不过刚刚晋阶九级,心里就生出一点不服气来。

    得了小弓之后,她练得极为勤快,这两天陈太忠整理储物袋,又找出两样适合女人用的法器,也给了她。

    酒是英雄财是胆,这话一点都不假,有几样法器在手,王艳艳也敢向高修为的人挑战了。

    不过,想到主人在青石城的遭遇,她决定还是低调一点,先摸一摸来人的路数。

    所以她祭出云毯站上去,升到十余米高,看到来人之后,从肩头取下小弓,刷地一箭射过去,正正射在年轻人面前两尺多远之处,“来人……止步!”

    事实上,就在她升起云毯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发现了她,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敢冲着自己射出一箭,若不是自己及时止步,这一箭就直接射到身上了。

    “你敢射我?”他怒气冲冲地一指空中漂浮着的女人。

    “你不识字吗?”王艳艳冷哼一声,手在弓弦上一抹,就又多出一支箭来,随手搭在了弓上,瞄准了对方,“不知道这里是私人修炼地?”

    “你知道我是谁吗?”年轻人眼睛一瞪,厉声发问。

    但是他的心里,却没有表面上那么愤怒,事实上,他有点后悔自己的闯入了。

    蒙面女修的修为是八级,不算太高,有一件飞行法器——好吧,这也不算什么,有钱的八级游仙,还是买得起飞行法器的。

    但是考虑到这样的女人,居然是另一个人的仆人,这就令他颇感挠头了。

    尤其是这女修手上的小弓,似乎也颇有一点诡异,那箭凭空就生出来了……这样的弓,怕是也便宜不了。

    “我管你是谁,”王艳艳哼一声,手里的弓缓缓地拉开,她冷笑着发话,“不就是个才晋阶的九级……不是看在你跟着村里的人过来,一箭就杀了你。”

    我擦,果然不好对付,年轻人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是还一个冷笑,“我是晨风堡左巡查温晟,你说你这块地,我能不能进?你敢杀我?”

    “左巡查?”王艳艳皱一皱眉,收起手上的弓箭,操纵云毯缓缓落下。

    做为仙界土著,她非常清楚巡查是什么,就是巡视地界的官员,通常是城主的心腹,虽然没有什么手下,但是可以向城主奏报。

    他们主仆二人,已经将青石城搅得天翻地覆,实在不好再在晨风堡也复制一遍,那样的话,估计整个积州,也容不下他两人了。

    她一边收起云毯,一边皱着眉头发话,“石贝村闹熊灾的时候,也不见你们晨风堡来人,这会儿来了,反倒来闯我们修炼的地方,有什么事儿……快说。”

    “原本你主仆二人,果然不是晨风堡的人,”年轻人冷笑一声,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我的职责,便是查探有异动之人……你可有身份玉牌?”

    “丢了,”王艳艳满不在乎地回答。

    “那你家主人,可有身份玉牌?”年轻人咄咄相逼,心里却是早就打算好了,对方主人一旦身份惊人,他痛痛快快地道个歉,事情也就过去了——他职责在身,有什么好指责的?

    “我家主人,身份何等尊贵,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巡查能问的?”王艳艳冷哼一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屑。

    “这你就是难为我了,”温晟的脸一沉,冷冷地发话,“你们主仆二人,有一个有身份也算,两人都没身份……还要怨我贸然踏足?是你们主动跟我走,还是我抓你们走?”

    “你抓一个试试?”王艳艳冷冷地发话,她的表情都藏在面纱后,但是只看她的双眼,也知道她动了杀机。

    “那我只好请示堡主了,”年轻人手一抖,亮出一只通讯鹤来,冷冷地发话,“你觉得……能挡得住晨风堡的震怒吗?”

    你信不信,我让你连通讯鹤都出不了手?石窟里的陈太忠,忍不住有出手的冲动。

    可是想一想,自家屁股上的糊糊事儿,确实已经不少了,而安心修炼,也是他所追求的,所以他撇一撇嘴:小样儿,你且狂着。

    “正好我要补办个临时玉牌,”王艳艳也深谙进退之道,没有跟对方死掐到底的意思,“那我跟你走,不要打扰主人的修炼,可以吗?”

    “这个……好吧,”温晟琢磨好一阵,终于是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他不摸石窟里那主儿的来历,想要放肆,还真是不敢。

    “那就走吧,”王艳艳见陈太忠没啥反应,她也确实想尽快补办个玉牌,要不然主仆二人,见了城市都不能进,不利于补给。

    于是她祭出云毯来,看一眼对方,“你有飞行法器吗?”

    这云毯可是灵仙明特白都在使用的,虽然只是法器,品质是不消说的,起码高阶中品。

    温晟登时就郁闷了,他现在用的飞行法器,还是巡查的标准配置——飞翼。

    一个是坐在毯子上飞,一个是扇着翅膀在天上飞,他堂堂的左巡查,还不够丢人的。

    “还是走着吧,”他沉着脸发话,“我还要巡查不少地方,飞着怎么巡查?”

    “原来你只是凑巧过来啊,”王艳艳冷哼一声,“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找我们主仆两人的呢……不是见了高阶游仙心痒?”

    这话,正正地说到根本了,温晟正是因为听说,这里有高手,想要帮着堡主招俩得力的人,才赶过来的。

    但是对方这么说,他倒不能就这么认了,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你身份没查明之前,最好规矩点。”

    (三更到,还在榜尾吊着,马上要掉下榜了,大声召唤推荐票啊~~~~)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