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五章 小镇屈木
    王艳艳一走,就走了**天,这期间做饭的差事,就轮到小孩儿江川了。

    小孩儿做饭的水平,就要差一些,不过陈太忠本就不是个挑食的主儿,能吃饱就行。

    期间他也了解到了,江川的祖上也富过,曾经出现过玉仙,那是比天仙还高一级的存在,玉仙,可是有自己的神通了。

    再多的话,江川不想说,陈太忠也懒得问,反正这个小孩儿说了,家里死得就剩下一个老娘和一个妹妹了,祖传的东西也流失得差不多了,他拿了这块没人要的玉简,想拼个前程。

    每一个散修,都有一份出人头地的野心。

    小孩儿肯做饭,陈太忠也就不收他饭钱了,荒兽肉、灵谷之类的,他口袋里真的不要太多。

    十天之后,王艳艳回来了,手里持着补办的玉牌,合着她的身份虽然清白,但由于不是晨风堡本地人,其间颇费了一点周折。

    身份证这东西,是个问题哈,陈太忠感觉到有点压力。

    他的身份已经被取缔了,目前处于黑户状态。

    王艳艳身份已经办妥,是个好消息,但是同时,她也带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晨风堡希望知道她的主人的身份。

    “不理他,”陈太忠大手一摆,做出了决定。

    “他们似乎在猜测,你是不是灵仙,”王艳艳皱着眉头,迟疑着发话。

    想一想,她又补充一句,“如果你是灵仙的话,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频繁接触。”

    “你说重点,”陈太忠有点不耐烦,他琢磨那块玉简,正琢磨到关键的时候。

    “如果你是灵仙,没有家族或者宗门背景的话,相信不少人会动心,”王艳艳回答。

    “动心?”陈太忠下意识地问一句,手里还在把玩玉简。

    “灵仙在晨风堡的各大势力里,绝对是顶级战力,是他们大力拉拢的对象,”王艳艳在晨风堡待了这么久,以她土著而且身份清白的缘故,知道了不少事情。

    听到这话,陈太忠的态度终于端正了一点,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斜睥自家仆人一眼,“我要是不答应呢?”

    “如果你真是灵仙,不答应的话,怕是就要惹人了,”王艳艳捂嘴轻笑,“这些人啊……自己得不到的,也不会让自己的对手得到。”

    “我不是灵仙,但是杀过不少灵仙,”陈太忠冷冷一笑,不过想到自己目前还是九级游仙,就将这份恼怒抛到了一边。

    若他真的晋阶一级灵仙,还须在意这些人?

    不过这些大势力对高阶修者的垄断和残忍,也让他心里生出了一丝紧迫感——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才是正道啊。

    又修炼了半个月,陈太忠觉得,确实是到了瓶颈,必须出去走一走了,正好王艳艳也有类似的感觉,两人商量一下,就打算离开石贝村。

    不过石窟这片禁地,还有个小家伙。

    江川最近修炼得极为刻苦,居然已经从二级突破到了三、级,考虑到他的年龄,有这样的成就,也实属不易了。

    这个事情,不会由做主人的出面,王艳艳出面,就已经很对得起小家伙了,她把他叫过来,“我们要离开一阵,也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你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怎么着?”

    “离开?”江川愕然地张开嘴巴,小家伙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自然跟你们一起走了。”

    江川最近在修炼之余,把他的茅草小屋也整理了一番,他甚至找了一些方正的石头,打算在禁地边缘,搭一个石屋,一边帮石窟主人看门,一边修炼。

    他很久没有这样安心地修炼过了,正想着三年之内,努力修炼到四级,猛地听说这样的消息,心里的遗憾可想而知。

    但是石窟主人的决定,又岂是他能左右的?

    三人是晚上离开的,静悄悄地没有惊动任何人,石贝村的人以为他们还在,十来天之后,晨风堡又有人来拜访,才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后来还陆续有人专门到石窟,研究那俩高级游仙为什么在这里待了很久,却也不得其所。

    有了王艳艳的身份玉牌,三人就可以大摇大摆地上路了,江川的家在一个叫屈木的小镇上,距此九十多里。

    王艳艳建议,先把他送回家。

    江川表示,我完全可以自己回,两位大人能把我带离石贝村,就已经是帮了我大忙,怎么还敢再劳烦二位?

    陈太忠却是知道,自家的女仆还是在惦记那个密库,想去跟小龟沟通一下,而屈木镇,就是在去往那个方向的路上。

    反正他这次出来,是寻找晋阶机缘,也没有太多的计划,于是就同意了王艳艳的要求。

    见小家伙足够乖巧,他还拎出一个空的储物袋,直接丢过去,“这个也送你了,把你的灵石藏好了,不是谁都像我这么讲理的。”

    江川本来想拒绝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做主人的男人,一向强势得很,容不得别人拒绝,只能千恩万谢地接了过来。

    来到屈木镇,天色尚未大亮,小家伙邀请两位大人进家坐一坐。

    陈太忠本来有心过去一趟,他很享受别人对自己感恩戴德的样子,这会令他相当满足。

    但是王艳艳认为,还是算了,并且叮嘱江川,你最好尽快搬家,90里其实并不远,万一被人认出,你就是在石窟那里待了很久的小孩,你和你家人,麻烦就大了。

    江川闻言,也有一点色变,做为穷人家的孩子,他虽然比较早熟,但还真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于是马上悄悄向家里溜去。

    陈太忠则是和王艳艳在镇外休息起来,接近中午的时候,两人来到镇子上。

    守门的是个七级游仙,才冲他俩伸一下手,待发现这俩的修为,自己根本看不透,就直接缩手回去,目光也移开了。

    镇子里也没啥可逛的,跟虎头镇差不多,甚至连饭店都只有一家,因为这里的人、流量,还比不上虎头镇。

    对陈太忠二人来说,如果不是要卖掉手里的物资,逛这里的商店,基本上没什么意思,偶尔有些能看上眼的,价格却是令人无法忍受。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高阶游仙的补给点,就不该是这种地方。

    不过王艳艳对淘换宝物的兴趣极大,她原本就是个极富挖宝情结的女人,见到主人出一万灵,买下了一块她看不上的玉简,反倒是十分开心的样子,就越发坚定了捡漏的决心。

    陈太忠没兴趣陪她胡闹,“我去饭店等你,你买好东西,咱们直接上路。”

    镇上的饭店简陋得很,是个大院子,院子里露天摆放着七八张大圆桌,再加上些简陋的椅子,就是这样了。

    陈太忠也没兴趣在这里吃什么,他要了一盘水煮樱豆,又摸出一壶云雾酒,一边自斟自饮,一边竖着耳朵,听别人说什么。

    仙侠话本里有言,饭店和**,是获得消息的最佳途径之一。

    虽然他对仙侠话本的真实性,不再抱有任何的期望,但是现在……不是闲得没事吗?

    陈太忠进来的时候较早,又过一阵,才零星来了几个散客,接着又是四男四女的一个小团队走了进来。

    四男四女中,有一对气质雍容的中年男女,明显是核心,还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儿,叽叽喳喳地跟他俩说话,剩下的三男两女,一看就是侍女和护卫。

    陈太忠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对方,猛然间发现,他居然看不穿那个中年女人的修为,中年男人倒是跟他一样,也是游仙九级。

    剩下的三个护卫,两个九级一个八级,女孩儿是游仙七级,两个侍女也达到了六级。

    这八个人不简单,他暗暗地嘀咕,他倒是不怕这八个人,但是在如此偏僻的小镇上,居然能见到这样的一个团体,很是难得。

    他不知不觉多看了两眼,那女孩儿就发现了,转头看过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女孩儿是真的漂亮,娥眉杏眼,肤白胜雪,精致的瓜子脸,却带一点点婴儿肥,身高一米六出头,头上却梳着双环望仙髻,明明是小孩儿,没命要往大人里打扮的样子。

    陈太忠也不会跟一个小孩儿叫真,他挑衅地看她一眼,抓起一颗樱豆,丢进嘴里,又自顾自地轻啜一口云雾酒。

    女孩气得一抬手,就要拍桌子,旁边的中年女人随手塞给她一双筷子,不紧不慢,却刚刚好化去了她的劲道。

    中年男人也似有所觉,看一眼陈太忠,端起酒杯有意无意地晃一下,冲他微微一笑,然后一饮而尽。

    陈太忠自斟自饮了好一阵,王艳艳才从院外走进来,扫视院子一眼之后,在他身边坐下,“店家,来两只喷火兔。”

    “怎么回来吃上了?”陈太忠看她一眼,轻声发问,“你不是说买完东西就走吗?”

    “看到江川了,”王艳艳低声回答。

    原来她转悠完毕,正想通知陈太忠离开,猛地看到江川和一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小女孩儿,他和中年女人各背着一个大包袱,正在向镇子外走去。

    正好镇子上有人问他,这是要去哪儿,江川回答说,去舅舅家住一段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王艳艳从店子里出来,江川用眼神招呼她一下,就算是致意了。

    (还差几百票就能上榜,谁还有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