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七章 乱斗
    (手机阅读的朋友,遇到章节混乱的情况,重新下载一下起点客户端就好了。)

    “哦?你认识青莲剑派所有的人吗?”美艳少妇冲他微微一笑,眼波有若盈盈秋水,委实有点勾魂。

    然而下一刻,她的脸就一沉,“拿下……此人定是奸细无疑!”

    “我锦旸山的汉子,怕你不成?看我蚀骨毒雾!”壮汉一抬手,打出一件物事来,紧接着,他的周遭登时泛起一团黑雾,人已经不知了去向。

    “在老夫面前,你跑得了?”艳妇身后的老翁怪笑一声,身子瞬间就移动到一个空地,抬手一剑斩下,空中猛地多出一个人来。

    多出来的人,自然就是那个试图逃跑的大汉,老翁一剑下去,不但把人斩了出来,大汉的两条腿,也自膝盖处被斩断。

    老翁抬手点两下,给大汉下了禁制,转身又走了回去,冲美艳妇人点一下头,不声不响站到了他身后。

    旁边又过来两个汉子,将大汉架走,至于地上的两条半截的小腿,没人去关心。

    “灵仙?”有人惊呼一声,却是那一家三口的侍卫之一出声,能一剑撂倒一个九级游仙的,自然是灵仙了。

    接着三侍卫齐齐起身,抽出了兵器,挡在主人身前,一脸的警惕。

    “啪啪”两声轻响,却是那个漂亮女孩儿的老爹在鼓掌,他也没有起身,就坐在那里拍手,一脸的淡然,“了不起,厉害啊,这一手剑法,不知道是青莲剑派的什么招式?”

    “宗门隐秘,无可奉告,”美艳妇人看他一眼,捂嘴轻笑,“不过阁下仪表堂堂,若是肯心甘情愿被征用,也许……我会考虑跟你私下交流一下。”

    这女人一颦一笑,都带给人强烈的**感,尤其是“私下交流”四个字,她说得既媚且嗲,只要是个男人,就会浮想联翩。

    “你要再**我老公,我不介意毁了你这张脸,”中年人旁边的贵妇发话了,她脸色铁青,“倒要看吴双河肯不肯为你出面。”

    吴双河便是现今青莲剑派的执掌,一级的天仙,本名吴号云鹤,但是此人以一脸假笑著称,“呵呵”声不绝于耳,人送外号吴双河。

    “哈,二级灵仙吗?”美艳妇人轻笑一声,一抬手打个响指,“好货色……你要乖乖地被征用,我就不把你送给我家**的老头子。”

    “吴双河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中年贵妇的脸色,越发地铁青了,“你是在为青莲剑派招灾,知道吗?”

    “我只知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美艳妇人笑吟吟地一摆手,“只你一个灵仙二级,翻不起什么风浪……给我把人拿下!”

    “好胆!”中年贵妇拍桌而起,一抬手,一道闪电直奔那老翁而去,正是先下手为强。

    她冷笑着发话,“只凭这个二级灵仙的老奴……怕是还奈何不了我。”

    老翁也时时提防着这二级灵仙的女人,见她抬手,身子登时一闪,手一抬,一颗珠子劈面打了过去。

    “什么东西,”贵妇冷哼一声,手指向前一点,一面小巧的盾牌出现在前方,银白色的盾牌,透着些许的青光,一看就很高端大气上档次。

    只不过,盾牌真的有点小,还没有人头大,感觉防御的能力,不是那么强。

    但事实上则不然,贵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倒要看你青莲剑气有多厉害。”

    这小盾牌,是专门挡剑气的,大家都知道,剑气极其锋锐,无物不破,可这盾牌牺牲了防护面积,求的就是防住点的攻击。

    然而话音未落,那珠子撞到盾牌上,轰地一声大响,下一刻,不尽的浪涛凭空显现了出来,刷地拍向在场的众人。

    天上在下雨,地上也在发水,真的令人瞠目结舌。

    “惊涛拍岸术……狗日的龙门派!”被削断了两条腿的大汉狂叫着。

    贵妇真的没想到,这青莲剑派,居然使出了龙门派的法术,下一刻,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大浪,也打得她退了两步。

    “大家拼了,是龙门派的打上门了,”有人高声大喊。

    理论上来说,晨风堡是青莲剑派的地盘,龙门派的地盘真不在这里,这么喊的人没错。

    “狗贼受死,”贵妇虽然有灵气护身,但是事发仓促,她的小半个身子也被打得透湿,一时间有点走光,恼怒之下,她大喊一声,掣出一根长藤,扑向老翁。

    “原来是吸血藤李家,”旁边刷地蹿过一个人来,“真是冤家路窄啊,你接招吧。”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那美艳妇人身边的胖胖的小女孩,她肉呼呼的小手一伸,一个乌黑的手印打了过去,狞笑着发话,“宝贝儿,就由我来接待你了。”

    “滚开!”贵妇的袖子一甩,这小女孩她也关注了——灵仙一级的人物,不可能是个小女孩,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才是灵仙一级,她无须太在意。

    在她想来,自己的老公就顶得住这么样的一个人物。

    中年男人也是这么想的,他冷笑一声,祭出一柄飞轮迎了上去,“小娃娃,打打杀杀的,是大人的事儿,你乖乖回家撒尿和泥,总强过……噗,我艹,有毒?”

    话音未落,他的飞轮已经跌落在地,原本银白色的飞轮,已经化作了乌黑。

    这飞轮是他心血祭炼的,可扛灵仙,现在被污了,他的心神也遭受重挫。

    他受了重挫,贵妇一分心,登时被乌黑的手掌打落在地,这时,贵妇才惊呼一声,“毒心手……毒心派不是已经被剿灭了吗?”

    “住嘴,婆娘,”小女娃娃上前就给她一记耳光,“老娘是五毒手,别指着茶壶说夜壶。”

    “你敢打我姑……我妈?”另一个女娃娃尖声叫着,正是婴儿肥的瓜子脸美妞儿。

    她也被制住了,但是看到家里人受辱,她真的不能忍受,“老妖婆,你死定了!”

    “嗯哼,是吗?”老妖婆脸一沉,狞笑着走向她,抬手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就在这时,院子里已经开始了激烈的搏杀,最后来的青莲剑派——或者是龙门派的人,最终掌握了局面。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但是院子里,血腥遍地。

    这一场搏杀短暂而激烈,五个人死于非命,受伤者更是众多。

    四个持大剑的年轻人死了一个,杀人者却是被二级灵仙的老翁一掌击毙。

    腥风血雨中,陈太忠这一桌,却是没人动手,来的这帮人就没找他们麻烦,只有一个八级游仙,站在不远处戒备着。

    袭击者将四具尸体摆在一起,那个五毒手的女人手一抬,幻化出一只巨大的黑掌拍下去,四具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销蚀着,不多时就化作了一摊黑水。

    倒是死的那个同伴,被他们收进储物袋里,明显是打算带走安葬。

    “好了,趁着下雨,带上人走,”艳妇一摆手,转身向外走去。

    陈太忠和同桌的五人,因为表现得很识相,并没有被下了什么禁制,那漂亮女孩儿一家就惨了,统统被下了禁制,那中年贵妇除了被吓禁制,更是被一根缚灵索捆着。

    这一帮人的袭击来得很快,走得也干脆果决,他们甚至带走了掌柜和店小二。

    来袭者约有三十余人,被抓的人有二十六人,一行人匆匆赶向镇外,那些受伤的人,则是被人粗暴地拖着走——拖不多远,他们就宁肯自己走了。

    出镇子时,有人细心地发现,守护镇子的治安小队似乎不见了。

    出了镇子之后,继续急速地赶路,后方还有人消除痕迹。

    “你们最好能乖乖地赶路,”那个肥胖小孩状的女灵仙狞笑一声,不怀好意地扫一眼众俘虏,“谁要是慢了,我就让他永远地休息。”

    她的修为不算最高的——那中年贵妇说了,她只是灵仙一级,但是她那一手毒术,真的颇令人忌惮,很多人宁可对上那灵仙二级的老翁,也不想对上她。

    一行人走得极快,虽然大雨如注,但是对修者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六十人左右的队伍进入一个山谷,那里居然有一个小小的营地。

    营地周围有四人在巡逻,见到队伍回来,马上笑着迎了上来,一个眉清目秀、异常英挺的年轻人更是笑着打招呼,“夫人回来了?看起来收获不错。”

    “好了,快甄别一下,”美艳妇人不耐烦地摆一下手,“看有没有熟悉青莲剑派的。”

    被俘的众人早就想到了,这帮人是冲着青莲剑派来的,但是亲耳听到妇人如此说,大家还是忍不住心里一凉。

    “夫人放心好了,”那年轻人笑着点点头,又扫一眼队伍,然后微微一愣,“还有人的储物袋没有收上来?”

    他说的正是陈太忠等六人,刚才没动手的不止六人,但是有些想避开打斗,更有些是被同桌拖累了,于是这一方的人果断收缴了那些人的储物袋。

    只有陈太忠这一桌,谁都没动。

    “听到了吧?”一个持着巨剑的男子走到六人前,冷笑着发话,“储物袋交上来!”

    合着不收这几只储物袋,只是向被俘的人暗示,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我们也不会刻意刁难——说白了,他们不想在赶路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

    现在到了地点,收缴储物袋又何妨?

    (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