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八章 心狠手辣
    听到要收储物袋,陈太忠看一眼同桌的那四位,不成想那四人直接走出了俘虏的队伍,跟那年轻人打个招呼,“四师兄,这两个人……好像不那么简单。”

    合着四人是探子,怪不得刚才那么莫名其妙。

    “还等我动手吗?”陈太忠身前的巨剑男子不耐烦地发话。

    “慢着,”王艳艳上前一步,冷着脸发问,“这就是你们说的……进体制的机会?”

    “这难道不是机会?”那个七级游仙的中年人,嬉皮笑脸地回答,“你被征用了,这就是有了进入体制的契机,不对吗?”

    “征用的话,收我们的储物袋,是什么意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

    “话多!”巨剑男子大剑一横,重重地拍向他的肩头。

    此人是八级游仙,陈太忠根本躲都不躲,硬生生地扛下这一击,也不看这厮小人得志的面孔,只看向那英挺年轻人,“我一直很配合的。”

    “这货有点来路不明,”七级游仙趁机歪嘴,他刚才搭讪被拒,一直耿耿于怀。

    “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四师兄不耐烦地一摆手。

    然后他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微微颔首,“年纪轻轻,九级巅峰……倒也难得,你储物袋里那点东西,我看不上眼,暂时收了你的储物袋,防止你生出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此人虽然年轻,赫然也已经超出了陈太忠的感知范围,起码是一级灵仙。

    陈太忠闻言点点头,从腰上解下储物袋,递给巨剑男子,“还望阁下言而有信。”

    其实他的储物袋里,没多少好东西,就是象征性地装了一些武器、生活用品之类的,还有两百余块下品灵石。

    他真正的好东西,都在须弥戒里,而他的怀里,还放着二十几个空的储物袋,如果能不让对方搜身的话,那是最好的。

    王艳艳见状,自然也跟着把储物袋交了过去。

    艳妇带着侍女走了,四师兄把一帮人带到一块空阔之地,他自己放出个椅子大喇喇地坐下,扫视一眼被俘的二十二个人,冲着一个巨剑男子下巴一扬,“说一下过程。”

    男子解说一下过程,陈太忠那一桌,他一句带过,重点解说的,是那一家三口带五个随从的那拨,“秦执事和方执事认为,这家人可能是柏城的吸血藤李家。”

    “李家又怎么样?”四师兄不以为意地一摆手,“饭店的掌柜和小二,先带过来。”

    小二是个干瘦的年轻人,掌柜的却是肥硕异常——这种村镇小店,他还兼着大厨。

    脑袋大脖子粗,果然不是大款就是伙夫,陈太忠心里暗自吐槽。

    他坐在不远处的地上,双手抱着后脑勺——没办法,俘虏就是这待遇,他还算好的,没被下了禁制,也没上绳索捆绑。

    四师兄先问那小二,他面带笑容和蔼可亲,“你久在晨风堡,可知青莲剑派在附近,有什么联络处?”

    “大大大……大人,”小二哆里哆嗦地回答,双腿止不住地颤动着,摆幅超过五厘米,他真是吓坏了,“这些大人的事情,小的我怎么会知道呢?”

    “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英挺的四师兄一摆手,“杀了!”

    话音未落,一个巨剑男子手起剑落,直接将小二拦腰斩做两截。

    小二是个三、级的游仙,一时半会儿还没死,就在地上痛苦地干嚎着,同时还滚来滚去,鲜血汩汩地涌着,脏器也不断地从他身体内流出来。

    太过分了,陈太忠微微摇一下头。

    “你是掌柜?”四师兄根本不为所动,而是转头看向掌柜笑吟吟地发话,“同样的问题,我再问你一遍……你知道吗?”

    掌柜的看着嚎叫的小二,眼角都迸出血来了,他惨然一笑,“好一个龙门派,就是这样欺软怕硬?我不知道青莲剑派的联络点……你把我也杀了吧。”

    “你要求死,我还真不让你这么便宜地死了,”四师兄哈地笑一声,手一摆,“这货是个店主,肯定知道点什么,拖下去……截脉掌、抽髓指先上。”

    此人的冷血,让其他俘虏噤若寒蝉,谈笑间,说杀人就杀人,说上刑就上刑,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尤其是那截脉掌和抽髓指,都是极其阴毒的逼供手段。

    连陈太忠听到这话,都禁不住嘴角抽动一下,三十六截脉掌和七十二抽髓指,他都是体验过的,现在想来都直抽凉气。

    “我跟你们拼了,”掌柜的大喊一声,他是如此地愤怒,纵然赤手空拳,也一拳打向身边的一个男子。

    然而,他不过区区的五级游仙,押着他的两个男子,最少也八级游仙。

    眨眼之间,他就被打翻在地,这还是四师兄发话了,要不然,他也是一刀两断的下场。

    就在大家以为,已经没有什么悬念的时候,掌柜的身上猛地窜起一件物事来,直冲天际。

    “给我下来吧,”四师兄冷冷一笑,一抬手,那物事登时一滞,然后缓慢地向他手心飘去,这时大家才看清楚,是一个血红的珠子。

    就在陈太忠以为,这血珠要被英挺年轻人拿去之时,只见那珠子陡然抖了两下。

    “不好,”四师兄也难得脸色一变,随手祭出一面盾牌来——他是防着血珠自爆,会产生什么古怪的后果。

    不成想,下一刻那血珠噗地一声响,确实是自爆了,但是爆炸的威力极其有限,也就是跟人放屁的效果差不多。

    “青莲剑派的血珠传信,”一声娇呼,从不远处传来,大家扭头一看,却是那艳妇正在从不远处走来。

    “没传出去,”英挺的四师兄有点尴尬,讪讪地笑一笑。

    “没传出去,血珠废了总是真的,”艳妇冷哼一声,“老四你行不行啊?”

    原来这血珠传信,是青莲剑派传送信息的法门,跟精血示警有点类似,但是这血珠上天之后爆裂,还能传出一截短短的信息。

    这种手段,不是一个五级游仙能掌握的,必然是青莲剑派内部,有人将此术封印在掌柜的身内,掌柜的激发精血,才能达到效果。

    而这血珠就算被人拦下,传不出信息,但是施术者也会知道,某人身体内的血珠废掉了——这本身也是示警,不过是没有信息罢了。

    “我当是血毒珠之类的……”四师兄也知道轻重,又讪讪地笑一笑,然后脸一沉,厉声发话,“把这货给我好好收拾,我要让他求死不能!”

    “不用看了,已经死了,”艳妇一摆手,轻叹一口气,一脸恨其不争的样子,“老四,你这么毛糙,以后还怎么让你出任务?”

    她说的一点没错,那掌柜的嘴角流出一缕黑血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夫人……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英挺的年轻人苦笑一声。

    下一刻,他沉着脸看向被俘的众人,“还有青莲剑派的探子,不能主动坦白的话,我不怕错杀一万人,你们对我来说……不过是蝼蚁,顽抗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

    说到这里,他狞笑一声,英挺的俊脸,也显得有点扭曲,“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没错,我们就是龙门派的,此次前来,是为了复仇,时间不多了,我再给你们片刻来考虑。”

    说完这些话,他冲那被缚灵索捆着的中年贵妇招一下手,“带过来。”

    他犯了一些错误,此刻着急弥补,待中年贵妇带到,四师兄狞笑着发话,“柏城的吸血藤李家……对不对?”

    “我李董氏,身份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中年贵妇傲然地扬着下巴,“用毒……真是卑鄙。”

    “柏城李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四师兄还之以冷笑,“现在给你个机会,把你家小丫头送给我做侍妾,我就允你活路。”

    柏城李家其实相当不含糊的,原本是有天仙的家族——像某某家族之前,能带了诸如“吸血藤”之类的称谓,这就是拥有过天仙的家族。

    李家现在家世中落,别说天仙,高阶灵仙也无,但是底子在那里摆着,九个灵仙不是吃素的,其中有三个中阶灵仙。

    可是跟龙门派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龙门派撇开天仙不说,光灵仙就有十九个,加上一些外聘的供奉和客卿,都奔三十去了,高阶灵仙都有六个。

    所以这四师兄虽然只是灵仙初阶,也敢对李家大放狂言。

    “你想都不要想!”那漂亮的小女孩儿登时从地上跳了起来,抬手一指对方,“你龙门派算什么东西?我姑姑是嫁到李家了,但是你要搞清楚,我姓董!”

    中年贵妇和和她的夫君同时一皱眉:无奈地闭上了眼睛:这小姑奶奶,真的不让人省心啊。

    “姓董又如何呢?”四师兄哈地笑一声,也不着恼,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莫非你想告诉我,你是灵风董家的人?”

    “姑奶奶就是灵风董家的人,”小女孩儿冷笑一声,“我父亲是董明远,是玉屏门护法,你敢纳我为妾……龙门派就等着灭派吧!”

    众人闻言,齐齐噤声,玉屏门的护法……这起码也得是天仙啊。

    风黄界的等级森严,就像伯爵家里一定要有天仙一样,宗派里有天仙,才能叫派,要不然就只是家族联盟。

    而有玉仙,才能称之为门——一个拥有玉仙的宗派,护法该是什么样的级别?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