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十九章 告辞了
    小女孩儿一言发出,登时把在场的人全吓得愣住了。

    玉屏门的门主该是玉仙级别的,护法的话,不是高阶天仙,起码也得是中阶天仙。

    要不然,有什么资格谈护法?

    对于天仙就是最高战力的龙门派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灵风董家,本就是积州的名门,名气比吸血藤李家还要大,积州无伯爵,但是积州有天仙的家族,却不在少数。

    董家现在都有天仙存在,不过有几个,那就不是外人能轻易得知的了。

    四师兄听得也是脸色一变,停了好一阵,才冷冷一笑,“妖言惑众,你是我的侍妾……这是注定了的。”

    说完之后,他一摆手,“带下去,安排在我的营帐里。”

    “老四你真的决定了……要跟董家结亲?”艳妇看他一眼,笑吟吟地发问。

    “待查明身份再说吧,”英挺年轻人很随意地笑一笑,“除非董明远亲来,否则……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仅仅是意外,天仙又怎么样呢?”

    “天仙都不看在你眼里啊,”有人长笑一声,站起了身子,不是别人,正是陈太忠,他笑着抬手一拱,“我跟董明远有一面之交……告辞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电射而去,“傻瓜们,再不跑,就真要被人灭口了。”

    他想得到的,别人自然也能想到,然而在场的诸多俘虏中,只有他和王艳艳修为还在,别人倒是想跑,也得有那能力。

    “小辈尔敢,”那胖女娃娃灵仙身子前蹿,手一抬,一个巨大的黑手印就击了过去,正是她拿手的毒功。

    陈太忠的身子诡异地一扭,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平移开两三米,身子继续向前蹿去。

    “这是什么身法?”那美艳妇人和英俊年轻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小子哪里走!”另一个二级灵仙,也就是那个老翁大喊一声,也追了过去。

    “秦客卿,最好抓活的,”四师兄高叫一声。

    只有那些被俘虏的人,暗地在为逃走的人加油。

    大家都知道,此人能成功逃脱,他们才会有一丝活命的希望——龙门派的人,招惹了玉屏门护法的女儿,这事情太大条了,大条到龙门派必须灭掉所有活口。

    不过,逃走的那个仅仅是九级游仙,能躲得过一级灵仙和二级灵仙的联合追杀吗?

    想到这里,大家又有点绝望——这真的太不现实了。

    艳妇和四师兄也认为不现实,那俩灵仙追人去了,他们这俩灵仙,就留下来看护现场——已经出现幺蛾子了,他们必须提高警觉。

    被缚灵索捆着的中年贵妇,则是好奇地看一眼自己的夫君。

    男人的肩头穿了一个洞,人也鼻青脸肿的,见夫人望来,他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厮是什么来历。

    “还敢做小动作?”四师兄见他俩互使眼色,气得走上前,对着男人就是两个耳光,然后一脚将人踹倒,再来一脚,将人的大腿骨踩折。

    “你是一定要得罪我李家和董家了?”李董氏看得睚眦欲裂。

    “我现在停手,你能当事情没发生吗?”四师兄扭头看她一眼,英俊的脸上,泛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这不可能,”李董氏冷哼一声,傲气地摇头,“是你们偷袭在先,我的侍卫都死了一个。”

    “是啊,”四师兄点点头,走过去一抬手,将她的前襟扯开一大块,露出了粉色的内、衣,亏得是妇人被缚灵索捆着,要不整个外衣都要被拽脱。

    他色眯眯地一笑,“既然不能善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扒光你?”

    “**!”李董氏呸地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脸上。

    “好了老四,不要玩了,”艳妇不满意地哼一声,“吸血藤李家,屁也算不上,你欺负这么一个老女人,有意思吗?”

    四师兄却没回头,而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擦去脸上的口水,还将手指放到鼻子下,很轻浮地嗅一嗅,“果然是老女人,连口水都是臭的。”

    他狞笑一声,抬手一记耳光抽过去,“泼妇,说,那个逃走的九级游仙,跟你们什么关系……要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剥光你。”

    李董氏眯着眼睛看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她足以杀死对方数十次了。

    “你问她,就问错人了,”艳妇的眉头皱一皱,不耐烦地发话。

    “嗯?”四师兄想一想,转身走向王艳艳,一抬手,就将她的面纱扯了下来。

    一张满是刀疤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王艳艳是不敢乱动,刚才陈太忠跑的时候,她不是没想到跟着跑,但是她心里明白,自己和主人虽然只差一级,但是真实的战力,是天差地别。

    她相信主人能跑掉,就像她确信“自己跑不掉”一样。

    面纱被扯下,丑陋暴露在大家面前,她也只能暗暗咬牙,脸上还不敢有什么表情。

    “呸,晦气!”那四师兄失望地叹口气,很不耐烦地发问,“你说吧……我不想重复我的问题。”

    此人的气场极其强大,凶残邪异远胜旁人。

    但是王艳艳被他激怒了,少不得女光棍的劲儿又上来了,“我不认识他!”

    “她说谎,”某个七级游仙高声叫着,“他俩当时就是挨着坐的。”

    “你给我闭嘴!”四师兄怒吼一声,红着眼抬手一指,七级游仙一口血噗地就喷了出来。

    “老四,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艳妇冷哼一声,明显地不高兴了。

    “这个蠢货,要不是看在老大面子上,我早就宰了他,”四师兄气得怒骂一句。

    “我要是你,就先去验一下,那小女娃娃是不是玉屏门护法的女儿,”艳妇淡淡地发话。

    “怎么验?”四师兄奇怪地看她一眼。

    “这不是废话吗?”艳妇气得一指他,“你脑子里就只有女人吗,天仙的女儿……能没有点护身的宝物?”

    那女孩儿被捉,是缚灵索的功劳,下了禁制,也是禁止体内的灵气运转,并没有对身体的直接损伤,了不得就是吃了几拳几脚。

    “她只是董家的女儿啊,”四师兄愕然地看着她,又一指李董氏,“就连她,也只是修习李家的吸血藤功法。”

    风黄界的家族传统,一向是重男不重女,李董氏出身灵风董家,却修习的是李家的功法,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事实上,若不是那小美女爆出自己是董明远的女儿,龙门派根本不怕役使这帮人。

    “没嫁出去的女儿,跟嫁出去的能比吗?”艳妇冷笑一声回答,“很多家族,内部通婚就不少,还有不少圣女。”

    这也是风黄界的一个特性,不禁家族内部通婚,不少家族反倒认为,这是能凝聚家族血统,值得鼓励。

    还有一些家族的女孩儿,找不到合适的配偶,宁可不嫁出去,专心在家族中修炼,也会成为家族中的主要战力,这种女性,被家族中人尊称为“圣女”。

    “那我去试一试,”四师兄点点头,“给她手上划两刀,看看有护身宝物没有。”

    龙门派此前的行事,虽然狠辣,但还有一定的章法,现在听说捉了一个玉屏门护法的女儿,不管他们承认不承认——心绝对是乱了。

    像这四师兄就是如此,平日里他也是狠辣之辈,可狠辣到这种程度,那就已经失了分寸。

    那个艳妇也是一样,所以这营地上,笼罩着一股极其浓烈的狂躁之气。

    “哈,你划她两刀吧,”断了腿的中年人坐在地上狂笑,因为疼痛,他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明远兄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且看你龙门派如何收场!”

    四师兄听到这话,登时就愣住了——这事儿真的大了!

    一般来说,修者修的是自身,有些修者会留下诸多儿女,也有修者根本不接触生育这些,只图自身的勇猛精进。

    那些子女众多的修者,未必会为某个子女出头,但是只有寥寥几个子女的话,为子女出头,那绝对毫不含糊。

    独生女儿的话,那更是不用说了。

    “哈,”四师兄怔了一怔之后,冷笑一声,走上前狠狠一脚脚,将李董氏踹翻在地,“我将你们都杀了,谁还传得出去消息?唔……嫁祸在青莲剑派身上,或者是个不错的主意。”

    想到得意处,他仰天长笑,状若疯狂,“了不得是个天仙,他想凭天机术找人……我龙门派也有扰乱天机的法门。”

    所谓天机术,就是寻觅事态本源的术法,这个术法极其地牛叉,就连玉仙里,也少有人精通,基本上精通此术的,都是靠了相关的神通。

    然而老话说得好,建设总比破坏难,懂得天机术的人很罕见,但是能破坏天机术的人,就多了很多,扰乱气机,真的不是很难。

    正经是有那高手,还能把气机引导到仇家方向,天机术学得不好的,反倒是要找错对手。

    四师兄说得有道理,然而他这么狂笑,只是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而已。

    “何须天机术?有人报信了,”断腿的中年男子冷笑着回答。

    “哦,就凭那个九级游仙?”四师兄继续哈哈大笑,伸手摸出一把剑来,“看来打断你一条腿不够,还得砍断一条才行啊。”

    看他疯狂的样子,李董氏心疼丈夫,冷冷地发话,“两个灵仙追一个游仙,至今未归……你倒是好自信。”

    (凌晨上架,预定八月保底月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