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八十章 诡异刀法
    李董氏这话就太重了,不过却也是事实,两个灵仙追一个游仙,至今未归,委实有点诡异。

    这不仅仅是跨了阶位的追杀,还是跨了境界。

    “老女人你还真的有底气啊,”四师兄转头过来,冷笑一声,“看来你知道点什么。”

    李董氏却是懒得理他,自家丈夫能免去断肢之痛,她已经如愿了。

    至于说那个年轻的九级游仙是否可以躲得过两个灵仙的追杀,说实话,她自己心里也没底气,但是……能躲得过追杀,总是好的,对那个年轻的游仙有好处,对她一家,更有好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陈太忠开始跑路的时候,心里就提防着后面的追杀。

    事实上,他是真的不想跑的,但是……不跑不行啊。

    来了仙界这么久,他已经不是那个一窍不通的新手了,玉屏门护法的女儿,被龙门派的捉了,会是怎样一场龙争虎斗,他想像得到。

    至于说身后追来两人,他观察一下,心里一喜。

    追来的是两个灵仙,但可巧的是,他知道这俩灵仙的级别,一个一级,一个二级。

    这样的组合,他在游仙八级的时候就遇到过了,现在即将踏进灵仙的门槛了,又怎么会在乎?

    当时追杀他的两个灵仙是散修,现在追杀他的,是宗派中人,但是……那又如何?

    追他追得最紧的,是那个会毒功的女修,虽然只是一级灵仙,委实令人感觉棘手。

    事实上,陈太忠自己也认为,这个会毒功的女修,危险性是最大的,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拼斗中,他会第一时间干掉这个女修。

    而这女修虽然是女娃娃的模样,身形速度却是绝对地快捷,丝毫不逊色于他。

    尤其是,她一边跑,还一边打出黑色的手印,很是影响陈太忠逃跑的效率,他真是心不甘气不匀——有种你掌风不要带毒,看我会不会跑得更快。

    不过她追得快,倒也成全了他的一番心思:这个危险的人,必须尽快干掉。

    奔出去三十余里之后,陈太忠、女娃和老翁之间,相互之间就有了点距离,别看那老翁是二级灵仙,论脚力,还真比不上他俩。

    陈太忠的神识远超旁人,分析到身后追兵的情况,在进入一片茂密的丛林之后,果断地身子一转,冲着胖娃灵仙冲了过去。

    “小子受死,”小胖女娃先是一惊,然后狞笑一声,抬手打出三掌,居然幻化出三个黑手印来,可见她是有多么恼怒了。

    陈太忠却不敢拿出小塔来防御,说不得只能往旁边一闪。

    胖女娃这次是真的发狠了,操纵着三个掌印拐弯,务求一击必杀。

    “留活口,”后面紧追的老翁见状,忙不迭大喊一声。

    然而这又哪里是能说到就做到的?胖女娃一路追来,又打出不少掌印,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恼羞成怒之下,三掌齐出还要拐弯追踪,以她一级灵仙的能力,也不好说收就收。

    就在她愕然之际,只觉得识海猛地一震,然后又是接连两震,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坏了,这是神识攻击。

    她的神识一向不怎么强,不过身为灵仙,也断没有受不了九级游仙神识攻击的道理,除非对方是专修神识——这就代表着此人身后有强横的宗门,或者有不凡的传承。

    然而,眼下根本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下一刻,她就看到对方手上蓦地多了一把大锤。

    她的身子想跃开,但是她的识海乱作一团,根本动都动不得,于是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大锤,冲着自己凌空砸下来。

    这一刻,她的眼中满是骇然之色,想她投奔龙门派之后,心狠手辣杀人无算,最是享受别人惊恐不定的眼神。

    原来,束手待毙的感觉,是这样的啊,下一刻,她听到了自己头骨破碎的声音。

    “小贼你敢!”后面的老翁眼看着小方被一柄大锤砸得脑浆迸裂,真是睚眦欲裂,他想也不想,身形猛地一晃,身边一团淡淡的水雾升起,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将手里的大锤向胖女娃的腰间猛地一砸,直接将人打做两段。

    他没有虐尸的习惯,事实上,他是冲着女娃的储物袋去的,这女娃毒功极厉害,他可不想抢这种人的储物袋。

    但这终究是灵仙的随身家当,他不能用,也不能被别人捡走,索性毁了算了。

    至于说别人怎么看他,那就是别人的事了,他并不在意。

    将污了的大锤往地上一扔,他身子一蹿,就又冲进了树林里。

    陈太忠的须弥戒里,各种兵刃和法器极多,不过高阶的不太多,既然是要铁铁被污了,他就拿个基本上没啥用的大锤出来,污了就污了,倒也不怎么心疼。

    老翁狂风一般刮来的时候,他已经冲进了林子,销声匿迹了。

    看着地上被砸做一滩烂泥的小女娃,老翁也有点抓瞎,这小子不知道哪儿来的,怎么直接就把一个一级灵仙弄死了呢?

    “该死的,他还有储物袋,”他皱着眉头叹口气,要说他对那个年轻人不忌惮,那是假的,他对上这个毒婆子,也没把握一招取胜。

    所以,要进树林搜,他是没胆子,但是也不可能坐视此人跑了——龙门派跟李董两家的恩怨,已经不可调和,此人若是跑了,定然会引发董家的惨烈报复。

    他放出神识,笼罩着这片树林,自己却是站在那里发呆,好半天才一咬牙,摸出一支通讯鹤来。

    二级灵仙搞不定九级游仙,求助是很丢人的,但是不求助的话,就要死人了。

    在丢人和死人两者间,他选择丢人。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刚才他离得太远,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死在神识不如对方。

    他的神识肆意地扫荡着树林,虽然没有什么发现,但是他确定,对方并未逃离这一片树林。

    或许有什么隐藏手段吧,老翁才要驱动通讯鹤,猛地脸色大变,直接祭出一块盾牌来。

    但是还是有点晚了,陈太忠已经贴近他身侧,神识重重地撞了过来。

    老翁曾经识破一个九级游仙的隐身,并将人的双腿砍掉,但是陈太忠当时看得很明白,那汉子的隐身水平极差,只是隐身,并没有有效地敛息。

    这种情况下,一个全神贯注的二级灵仙,想要发现一个九级游仙,真的不要太容易。

    陈太忠对自己的隐身术加敛息术,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蹑手蹑脚地摸过去,先是神识直接攻了过去,不成想,他在发动攻击的一刹那,由于轻微的灵气波动,被老翁登时发现。

    “我艹,又是隐身术!”老翁也是江湖混老了的,知道对方难缠,先防御后攻击,根本不像前几个小时在饭店时那么狂妄——那时他直接一刀就过去了。

    如此高明的隐身术,虽然是他一时不察,但是能逼近到如此程度,还能不被他发现,若不是对手太厉害,就是功法太厉害。

    他的应对,不能说不够谨慎,但是他又怎么能想到,最早的攻击,是来自于神识呢?

    盾牌可防物理攻击和术法攻击,对神识攻击无效。

    不过,他好歹是二级灵仙,神识还超出大多数二级灵仙,硬生生吃了一记之后,第二记扛得居然比较轻松。

    然而这个轻松,其实只是错觉,扛神识他是过关了,可是对盾牌的操控,就必然放松了。

    就在此刻,陈太忠手上的长刀挥动,一缕莫名的威压从他体内升起,虽然微弱,却是带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这是……”连老翁都被这股气势震慑到了,堂堂的二级灵仙,居然对一个小小的游仙,生出了极大的恐慌。

    一道雪亮的刀光斩下,似缓实疾,堂堂正正地斩来,那盾牌像纸一样,被轻松地砍做两块,刹那间刀光及体。

    老翁果断地摸出金刚灵符,才刚刚激发,就发现自己已经斜飞了出去。

    那里站立的,是我的大半个身子吗?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只是小腹以上飞了出去,而且只是左半边身子。

    金刚灵符发动,却是只护住了他上半个身子。

    似此伤势,就算龙门派执掌来了,也是回天乏术了。

    陈太忠也目瞪口呆,就在一刀斩下之后,他手上的高阶长刀微微一震,登时化作无数的碎片,噼里啪啦跌落在地上。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他轻声嘀咕一句,这正是他从那块破旧玉简中学来的无名刀法。

    那刀法他能看到的有五式,后面模模糊糊的还有,但是没法看。

    而这五式,他能看得清清楚楚的是两式,其中第一式他已经可以略略习练一下了,第二式却还摆不出相应的架势。

    第一式他用的也不是很熟悉,上手总觉得生滞得很,也就是刚才偷袭的时候,他猛地想起来,想要试一试全力一击的效果。

    不成功无所谓,他还有红尘天罗,究表研明,困住二级灵仙不成问题。

    这一击的效果喜人,连盾牌带灵仙,被他斩做两截。

    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一把高阶的长刀,就这么……爆了?

    更要命的是,他体内的灵气,也被这一刀消耗了大半,尤其是灵气输出太快,流量太大,搞得他一时间有点手脚酸软。

    (凌晨上架,到时候先更三章,预定下月保底月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