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八十一章 潜入
    陈太忠强忍着不适,丢掉手中残存的刀把,走到那站着的半截身子前,解下上面的储物袋,然后飞起一脚,将那半个身子踢飞。

    然后,他笑吟吟地走向奄奄一息的老翁——那只是小半个身子,但是身子外淡淡的光晕显示,此人正处于法符的有效保护内。

    “去死吧!”陈太忠又掣出一支长枪,全力一枪刺去,用的正是燎原枪法。

    这一枪,是第六层的枪法,正是九级游仙能发挥最大威力的一枪,陈太忠相信,就是灵仙三极吃这么一枪,也要骨断筋折。

    他在梁家庄水牢里,受过羊头人的指点,知道对于这种防范,长枪之类的武器是比较有效的——锋锐而动能大。

    当时这一枪上去,居然没有撼动对方的护体灵光,看到那灵光黯淡到极致,却又在顽强地恢复,陈太忠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居然是灵符?”

    道理很简单,法符根本挡不住他一击,能挡住的,只有灵符。

    “你这么奢侈,你父母亲知道吗?”陈太忠手上的长枪,狠狠地拍了下去,“灵符这种东西,我都舍不得乱用,你居然敢随便用我的灵符?”

    他抢了对方的储物袋之后,就觉得储物袋里的东西就该是自己的了,发现自己的财货被人盗用,自然是不尽的恼怒。

    他噼里啪啦一阵乱打,老翁就有点扛不住了,这金刚符可防物理攻击,但是些许的震动,还是不可避免地传递了进去。

    而他现在已经只留着小半个身子了,怎么经得起如此的撞击?说不得有气无力地求饶,“小哥,不要打了……我这也活不了多久的人了,你高高手。”

    “那些散修求你高手的时候,你答应他们了吗?”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饭店里的店小二,又有何辜,值得你们去腰斩他?”

    说到这里,他气儿不打一处来,直接掣出了短锏——这个短锏,最近他已经祭炼得比较好用了,不过他没学过锏法,也就是当着一根铁棍来用。

    他手里的短锏没头没脑地打过去,虽然不能破防,但也把老翁打得上下两端一起冒血。

    老翁其实还有手段,不过都留在储物袋里了,现在够不着——那一刀实在太快了。

    他的手里,还攥着一只通讯鹤,但是……放不出去了。

    最后时刻,他果断地散去灵光,一口血剑喷了出来,直奔陈太忠而去。

    陈太忠笑一笑,直接祭出小塔护身,然后又是狠狠地一锏砸下去,“你不是狂吗?你不是灵仙吗?你不是厉害吗?”

    总之,一个二级的灵仙,就这么活生生被他虐死了,消息还没传出去。

    这个时候,陈太忠是可以收手远走的,追来的人都被他杀了,而他可以去向灵风董家报警,那就连后患都免去了。

    就算他不想出头,找人递交一份匿名信,总是没有问题的。

    董家出面,这是有天仙的家族,再加上董明远玉屏门护法的身份,龙门派想找后账,也要掂量一番。

    但是想到王艳艳还失陷在对方手里,陈太忠的心里,就又生出点不甘来,他在这个位面,真的没什么熟人,难得有一个铁心跟了他走的人,怎么就能不管呢?

    再说了,对方可是抢了他储物袋的主儿,陈某人的东西,哪里是那么好抢的?

    营地里还有两个或者更多的灵仙,那又如何?

    此刻龙门派的营地,却是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气氛中,两个灵仙出去追个游仙,居然如此久都没有回来,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那四师兄一开始还想强装镇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不淡定了,最后终于把火撒到了一干俘虏身上。

    他不敢对李家夫妇用刑,却是把火气撒到了李家的侍卫身上,有一个侍卫竟然被他活生生地砍去了四肢。

    “这就是不说实话的后果,”他狞笑着看着众俘虏,目光扫到李董氏身上,略略一停留,又看一眼那在地上打滚的女人,“怎么样,丑女人……抽髓指的滋味好受吗?”

    饭店里,只有王艳艳挨着陈太忠坐,所以她被公认为,是最可能知道逃跑那厮底细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享受到了重点照顾。

    先是三十六截脉掌用到她身上,她咬牙忍住了,现在是七十二抽髓指,她只觉经脉和血管都扭结在了一起,五脏六腑彼此剧烈地冲撞着。

    她甚至连意识都有点模糊,只觉得灵魂都要脱离开身体了。

    但是她牢记一点,主人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

    那艳妇也有点进退失据,安排了两支队伍出去查探之后,一扭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对着一把小弓发呆,少不得怒斥他一句,“你手脚快一点,会死吗?”

    “夫人,”年轻人苦笑着摇一下手上的储物袋,“这把弓收不进储物袋。”

    “你说你们这帮玩意儿,一个个地不让人省心,”艳妇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抬手上前一招,“这不是就收起……咦?”

    发现小弓有问题,她略略琢磨一下,就找到问题的所在,先是怔了一怔,然后眉头猛地一皱,厉声发问,“这把弓是谁的?”

    有人冲着正在打滚的王艳艳一指,“就是她的,她一直挂在肩上。”

    “老四,这女人的刑,你先停了,”艳妇果断地发话。

    “夫人,你这想到哪儿就是哪儿的,让我怎么做啊?”四师兄扭头怒视着她,他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又逢如此意外,心里的暴躁已经快爆棚。

    艳妇也不多理他,直接将手上的小弓丢过去,“看一看这把弓。”

    “这种垃圾玩意……”四师兄随手接过去,然后就是眉头一皱,紧接着倒吸一口凉气,英挺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我艹,巧器门?”

    这一界,储物的物品有多种形式,储物袋只是最常见的,但是能将储物物品跟兵器结合在一起的,有且只有一家能做到——巧器门。

    想到又涉及到一家宗门,他的头都是大的,一个玉屏门就已经让龙门派吃不消了,再加上一个更难对付的巧器门,大家还要不要活了?

    “这个弓,就是那丑女背着的,”艳妇冲王艳艳一扬下巴。

    “我艹,”四师兄怒骂一声,巧器门的战器极少外流,这持弓的少女,不是巧器门的,也必然跟其有很深的渊源,说不得不耐烦地一摆手,“放她起来。”

    此刻,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们这一队人此来,是寻青莲剑派晦气的,因为是客场作战,封锁消息是必然的,杀人灭口也是正常。

    说得极端一点,来的这队人宁可全部陨落,也不能暴露自家的身份,否则很可能引起宗门大战,这是他们承受不起的,他们背后的人也承受不起。

    不成想,还没见到正主,随便抓一批人,就捅下这样的篓子。

    四师兄心里烦躁得要命,索性心一横,大不了就是个死了,于是他一指那丑女人,语气生硬地发话,“说,这把弓是从哪儿来的?”

    可是王艳艳哪里听得到这问题?她被折磨得魂儿都快飞了,一时半会儿根本缓不过来劲儿,只是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呼吸着,手脚偶尔还抽动一下。

    四师兄看她双目无神、气若游丝,心知这时候也问不出来什么,意兴索然地发话,“先把这女人拖走……二喜,你去找人,核对一下这女人的身份。”

    合着王艳艳新补办的身份玉牌,也被他们发现了。

    王艳艳被人拖了下去,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回过神来——由此可见,这截脉掌和抽髓指到底有多么狠毒了。

    饶是如此,她也只是有了本能的反应,意识什么的,还很模糊,只是含糊不清地呻吟,“水……水……”

    她身边有个女人,是龙门派派来看守的,女人只是个小角色,下午营地里气氛紧张,她还被人训了几句,心情自然也不是很好。

    听到这话,她端起手边一盆水,刷地泼了过去,“我让你喝……喝个够!”

    “水……”王艳艳舔一舔嘴唇,继续有气无力地呻吟。

    “不怕喝死啊!”女人上前踹她一脚,“说,你那张小弓,是哪里来的?”

    小弓的事,关系到机密,她这种级别的人,根本不知道可以储存剪枝的战器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这小弓来历不简单。

    但是王艳艳吃了她这一脚,再次背过气去了。

    “晦气,”女人悻悻地吐口唾沫,转身向外走去,“还是跟四爷说一声吧。”

    就在此刻,陈太忠蹑手蹑脚地走进这个帐篷,看到王艳艳的惨象,他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直接一个神识刺过去,就放倒了对方——区区的七级游仙而已,不值得一提。

    一刀斩下女人的头,他将尸身收进储物袋,继续隐身,悄悄地靠近王艳艳,轻声地唤一声,“刀疤?”

    “呃,主人?”王艳艳纵然是在昏迷中,听到这个称呼,禁不住身子抽动一下。

    “嘘,别做声,”陈太忠轻嘘一声,“身体怎么样,能跑得动吗?”

    听到他的声音,王艳艳奇迹一般地清醒了许多,有气无力地回答,“我被下了禁制……”

    (上架第一更,求首订,求八月保底月票。)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