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八十二章 解禁手法
    风黄界的禁制大同小异,不是截断经脉封了气源,就是上了禁制物品——譬如说禁灵锁什么的。

    王艳艳不过是八级游仙,九级游仙就足以封闭她的气源了。

    陈太忠问清楚之后,轻手轻脚地给她解开禁制,又递过去几颗丸药,又塞一个储物袋给她,然后再掐隐身诀,“一会儿营地要是乱了,你别着急跑……瞅准机会再跑。”

    王艳艳早就知道,主人有不俗的隐身术,现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声音又在耳边,她只觉得,左侧脖颈处,似乎有鼻息轻轻喷触,一时间有点脸热。

    “主人你放心,刚才他们都使出抽髓指了,我也坚持了下来……嗯,我一口咬定不认识你,我绝对不会出卖你。”

    “废话,你怎么能出卖自己的主人?”原本就极低的声音,越来越低,却是陈太忠向帐篷外面摸去,嘴里还轻声嘀咕着,“这是你应该做的,得意什么?”

    “坏主人,”王艳艳轻叹一声,下一刻,她感觉自己身体实在差劲得很,赶忙把丸药塞进嘴里,然后再次躺下,假装昏迷,实则是在验看怀里的储物袋……

    陈太忠来到这个帐篷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把营地摸了一大半,当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先要做的,是解救李董氏。

    李董氏现在,是被两个九级游仙看守着,身上的缚灵索已去,但是被禁灵锁锁了双手。

    她白天当众受到了点侮辱,但是侄女儿的身份曝光之后,倒也没更多的屈辱了。

    她知道,这是因为那个逃走的九级游仙——九级游仙一旦被杀,大家难逃一死,所以此刻,屈辱什么的,并不是很重要了。

    那个九级游仙,能逃脱吗?她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同时也在没命地回想,三哥贵为天仙,真的……有游仙这样的朋友?

    就在她苦思冥想之际,无意中眼角扫过,猛地见到一个看守身子一抖,慢慢地软瘫在地上。

    紧接着,另一个看守的头就飞了起来,脖颈处刷地冲出一股鲜血,打湿了帐篷。

    这可是两个九级游仙,在她目瞪口呆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正是白天逃跑了的九级游仙。

    陈太忠无视她愕然的目光,收起两个储物袋之后,直接低声发问,“你身体里的毒,解了没有?”

    “小哥,我的毒早就解了,”李董氏心里这个激动,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低声颤抖着发话,“小哥你没事就好……传信给我哥哥了吗?”

    “不用解毒就好,”陈太忠欣喜地点点头,“我把那个毒娃娃的储物袋都砸烂了,真要解毒的话,还真是麻烦事。”

    李董氏登时就无语凝噎了,见过不会说话的,没见过像你这么不会说话的,不过眼下,她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你通知我二哥了吗?”

    “我根本不认识你哥,”陈太忠随口回答,然后又问一句,“我给你除了这禁灵锁,你是不是就可以恢复战力了?”

    李董氏先是愕然,然后犹豫着回答,“我还被下了禁制。”

    陈太忠眉头一皱,禁制这个东西,实在不好搞,“禁制了哪里?”

    “气海、膻中和……会、阴”李董氏硬着头皮回答,脸色也有点发红。

    不怪她脸色发红,膻中取双、乳之中,气海位于脐下,已经是很羞人了,而那会阴则是位于骨盆下方中央,实在是非常隐秘的部位。

    “这手法,真的有点流氓,”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随手将她的禁灵锁斩开。

    “是那个女人下的禁制,”李董氏赶忙解释——这三处若是被一个男人碰到,那就是天大的耻辱了。

    “张开双腿,扎马步,”陈太忠不听她说那么多,“我帮你解除禁制。”

    李董氏扎一个马步,微微颔首头,“你解开膻中和气海的禁制就行了,会、阴的禁制,我自己来解好了……”

    话音未落,她就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蹦起来,捂着裆下直跳,状若疯狂。

    原来陈太忠一手打膻中,一手打气海,随后又重重一脚,挑向她的会阴。

    这一脚力道不算大,但是那痛苦的感觉,跟男人被踢了小丁丁也相差无几,李董氏好悬没疼得晕过去。

    总算是考虑到外面有敌人,她跳了两跳,身子痛苦地扭了几扭,闭着眼睛呲牙咧嘴半天,才倒吸一口凉气,低声嘶吼,“我自己也会冲穴!”

    “我没那时间,”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自己冲穴和外力直接解禁,时间上差别很大,这一点,不用他解释。

    正经是,他需要此人的帮助,于是他说一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擅长什么兵器?”

    李董氏捂着裆下扭了半天,才吸一口凉气,呲牙咧嘴地回答,“有绫带吗?我董家人的陪嫁……都是绫带上的功夫。”

    世家大族通婚,女儿嫁出去就嫁出去了,但是有讲究的家族,陪嫁也会带上功法,证明娘家愿意大力支持女儿。

    但是女儿陪嫁出去的功法,夫家就算愿意接手,也要考虑功法的后续问题——陪嫁的功法,高端的部分,都在娘家掌握着呢。

    这时夫家想要,只能再嫁女儿到女人的娘家——可是如此操作,也是夫家的女儿,成了别人家的高手,功法依旧传不到夫家。

    李董氏虽然修习的是李家吸血藤,但是她娘家的功法长处,在绫带上。

    “嗯,还真有一条,”陈太忠摸出一条绫带扔给她,“这是我杀了一个灵仙以后缴获的……一会儿我发动的话,你帮我缠住一个灵仙就行了。”

    “灵仙?”直到这个时候,李董氏才反应过来一桩事,“刚才追杀你的那俩人呢?”

    “被我的迷仙阵困住了,”陈太忠不会说实话,在他印象中,家族和宗门对散修的轻视,是根深蒂固的,而他也无意讨好对方——刚才那一脚可为明证。

    说完,他一个隐身,就那么离开了。

    中年贵妇先是怔了一怔,才将手里的禁灵锁又合在一起,伪作依旧受禁,手指一动,地上泥土翻涌,那两具尸体已经消失不见,连鲜血都被深埋入地下。

    “好高明的隐身术,”下一刻,她轻声嘟囔一句,若有所思。

    陈太忠已经放出李董氏,就不再小心搜寻,而是加快了动作,四下寻找被抢走的储物袋。

    两分钟之内,他就找到了堆放储物袋的地方,门口看守的,是两侍女之一。

    对于这种小小的七级游仙,他无意惊动,于是丢一颗石子出去,趁对方回头之际,他隐着身子一掀门帘,已经进了帐篷。

    此刻营地上最痛苦的,莫过于董明远的女儿了,她被禁灵锁锁着,正蜷缩在帐篷的一个角落,双手捂在胸前,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四师兄,眼中是不尽的仇恨,“yin贼……你想干什么?”

    “yin贼?哈哈,”四师兄仰天狂笑着,得意洋洋地往前又迈一步,“像我这么英俊的男人,多玩几个女人算什么?小美人,既然是我的小妾了,就要习惯这一切。”

    “我死都不会做你的小妾,”瓜子脸小美女又惊又恐,脸上还带着一丝不屑,“你敢碰我一下,我爸绝对饶不了你。”

    “等木已成舟,他也只能安心做个便宜老丈人了,”四师兄英挺的俊脸扭曲着,再次向前迈一步,狞笑着发话,“等你尝过做女人的滋味,就舍不得死了。”

    “你敢再进一步,我就死给你看,”女人杏目圆睁,大声呵斥,这世间,一旦看开了生死,也就没什么了不得的事,“你这种肮脏的家伙,真令我恶心!”

    “啪”地一声轻响,四师兄身子一晃,奇快地蹿上前来,一记耳光抽了过去,顺便就卸掉了她的下巴,“凭你一个小小的游仙……也想在面前寻死?你还真看得起你自己。”

    一边说,他一边拦腰抱起了女人,笑着走向帐篷中间的大床,“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可是不能耽误了。”

    女孩儿无力地踢动着双腿,可是,就算她有修为在身,尚且不是此人对手,更别说此刻一身修为尽皆被封。

    呲啦一声轻响,女孩儿的上衣被撕开,露出了鹅黄的内、衣和雪白的脖颈。

    “雷艾欧了,”她的下巴被卸,不能清楚地表达意思,“耳熬而哦嘿……”

    但是她眼中的怒火和毅然决然的决绝,足以让人猜出她要表达什么——“你记住了,只要我不死,我必将杀你quan家,全族!”

    “你不会死,你只会yu仙yu死,”四师兄邪魅地一笑,才要手上加劲,猛地听到警铃声大作,接着有人大喊,“不好,有外人闯营!”

    “我去尼玛的,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四师兄破口大骂一句,站起身子往外走,抬手又扔出一条缚灵索——有这条绳索,七级游仙想要自杀,难比登天。

    他掀开门帘,怒气冲冲地往外走,不远处的帐篷里,也走出了那艳妇,两人对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响声传来,“老女人解除禁制了!”

    两人身子一动,向关押着李董氏的地方扑去,不成想砰地一声大响,正在前冲的四师兄硬生生地止步,而一道人影也凭空显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下午逃走的九级游仙!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