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八十三章 主客易位
    陈太忠是刚刚发现:营地里居然还有三个灵仙。

    除了那四师兄和艳妇之外,还有一个不修边幅的独眼汉子,也是他看不出修为的——这自然是灵仙。

    此前他一直没注意此人,只以为是个打杂之类的角色,不过就在刚才,那汉子鼻子抽动两下,疑惑地看向关押着李董氏的帐篷,随即就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陈太忠这才发现,合着这位也是他看不透的,忙不迭隐身走向那两位灵仙所在的地方,琢磨着先暗算掉一个再说。

    不成想没等他埋伏好,那边已经打做一片了,紧接着两个灵仙就冲了出来。

    他是活生生被四师兄撞到,不得不显出身形的。

    总算还好,他偷进营地,早就做了若干手准备和预案。

    眼见那艳妇也转头看来,他想也不想,直接两个神识刺袭向四师兄,同时摸出一柄高阶长刀,无名刀法第一式发动。

    他甚至没有第一时间祭起小塔,因为一个人打两个灵仙的事儿,他还没做过,前后夹击之下,情势极其危急,起码要先干掉一个。

    四师兄是做梦都没想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居然活生生隐藏着一个人。

    他的反应算是不慢的了,身子一闪,才要祭出护身法宝,不成想识海受到重创,紧接着,一道刀光带着一股令人觳觫的气息,凌空斩下。

    措不及防之下,嚣张无比的四师兄,就这么被斩做了两段。

    “小贼尔敢!”艳妇直看得睚眦欲裂,她跟这英俊的老四,关系可是不一般。

    她已经来不及出手救护,只来得及掣出一把扇子,对着九级游仙狠狠一扇,以期达到围魏救赵的效果。

    九颗水滴,在游仙的背上重重地炸开。

    然而这足可以轰杀低阶灵仙的水滴,砸在此人身上,竟然只是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原来,陈太忠终于是及时地祭起了小塔。

    这个行为其实极其惊险,若是艳妇的反应,能快那么一点点,陈某人十有**,就是像下午那老翁一般——身子炸做好几段了,只有某一段,在小塔的保护范围内。

    陈太忠赌的也就是这一下,他赌对方的反应不够灵敏——这终究是在龙门派的营地内,对方若要出手,总要看清楚形式,否则难免误伤自己人。

    而他则是有备而来,极端手段随时可以使出。

    在这个位面里,讲究的就是先下手为强,修为再高的人,不小心也会被修为差很多的人阴死,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真的没错。

    正如陈太忠所想的那样,高阶长刀在砍死四师兄之后,再一次崩裂成了碎片,而他所祭起的小塔,吃了重重的一击,又消耗掉了他不少的灵气。

    这时他只觉得手脚酸软,但越是这样,他越不动声色,只是转过身来,冲那艳妇微微一笑,随手又掣出一支长枪,“我这人一向不对女人动手,但是……你成功地激怒了我。”

    要是李董氏在这里的话,估计直接一口唾沫就吐了过来——你踢我那一脚怎么算?

    陈太忠不管这个,先直接往嘴里扔了十几颗回气丸,没办法,必须要回一回气才行。

    “拖延时间吗?”艳妇捂嘴一笑,“这样吧,这段误会就这么揭过,你看如何?李家董家的人我全放了……我龙门派可是折了一个灵仙。”

    她知道对方在拖延时间,但是事实上,她也在拖延时间,刚才的捂嘴一笑,就是将几颗回气丸丢进了嘴里。

    她手上所持的扇子,是龙门派特有的中阶灵器,漪湄扇,可以成批地发出水霹雳——没错,是灵器不是法器。

    这灵器持在低阶灵仙手里,能发出九颗霹雳水珠,遇上三、级灵仙,基本上都能碾压。

    若是中阶灵仙持了,能发出三九二十七颗水珠,中阶灵仙不能敌。

    如果是高阶灵仙拿了,配合龙门派的功法,九九八十一颗水珠打出去,高阶灵仙也要退避三舍。

    当然,从“碾压”到“不能敌”再到“退避三舍”,效果是越来越差——本来就是中阶灵器,不能指望有更惊艳的效果。

    艳妇能激发出九颗水霹雳,已经是极限了,更别说她还是惊怒之下,仓促间激发的,耗费的灵气不少。

    然而,她还有扳回的招数,通过她夫君授予的秘法,可以激发扇子的第二种形态。

    没错,她可以发出二十七颗水滴,这种程度的攻击,中阶灵仙都不能敌。

    但是现在,她体内的灵气不够,对方虽然只是九级游仙,却一看上去,就是很不含糊的样子,她只能拖延时间了。

    陈太忠也在拖延时间,他笑一笑,“我没招惹你,是你们招惹到我了,我甚至没有反抗,都打算被征用了……是你们要杀人灭口啊,对吧?”

    “我们看错了,我们认,”艳妇冷笑一声,智珠在握地回答,“所以我要建议,以往的事情,一笔带过。”

    “我这人好说话,”陈太忠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但是别人未必这么想。”

    “我这人也挺好说话的,”艳妇一本正经地回答。

    “那……你叫那个独眼停了攻击吧,”陈太忠认真地建议。

    艳妇终于回过气儿来了,于是她冷笑一声,“你还真幼稚,我也是在拖延时间……追你的人去哪儿了?”

    若不是身在客场,他们相互之间也容易联系——一枚焰火就知道了,但是现在真的不方便。

    “他俩啊……自然有人收拾,”陈太忠拉长了声音,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冲着她身后微微颔首,“明远兄……你总算来了,我撑得好不容易。”

    什么?艳妇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颗心禁不住突突突乱跳——董明远真的来了?

    她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勉力扭头看去,目光所及,却是一片空旷。

    下一刻,她的身子便飞了起来,陈太忠长枪一扫,又将她的首级削去,然后冷笑一声,“跟我斗?你还嫩点。”

    一边说,他一边扔几颗回气丸进嘴。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用那不知名的刀法干掉对方,怎奈这不可行。

    他的须弥戒里,再也没有高阶的长刀了,若是用中阶长刀的话,能不能干掉对方姑且不说,他很是怀疑,这刀在杀人之前,会不会直接爆掉。

    能用燎原枪法第六层结果了对方,这也在情理之中。

    接下来便是一通大杀,整个龙门派的营地,没有他的一枪之敌,有些机智的主儿逃了,更多人是被直接杀了。

    杀了没多久,王艳艳也蹿了出来,身后还有几个被俘的人。

    不过刀疤硬是要得,根本不跟他打招呼,就当两人不认识了。

    她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块面纱,罩在脸上,这面纱煞是古怪,不但令她脸上的刀疤尽去,隐约还能看到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面容。

    她挥舞着长剑,大声娇呼,“弟兄们,到了咱们散修以牙还牙的时候了。”

    一帮俘虏在营地里尽情地杀人放火。

    陈太忠看她一眼,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关心的,还是李董氏那边的打斗。

    才一迈步,李董氏那一边,已经沉着脸提着人头走了出来,那人头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独眼。

    而独眼的储物袋,也已经挂在了她的腰上。

    陈太忠见她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也是十分不爽,“我说,我让你等我发动的!”

    “这人的来历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李董氏面无表情地回答。

    陈太忠也懒得理她,四下看一眼,“先杀人吧。”

    龙门派在营地里,一共有四十多个人,级别普遍偏高,八级九级的游仙到处都是。

    但是再强的游仙,也挡不住陈太忠随手一击,而李董氏在解救了自家丈夫之后,二级灵仙杀出来,谁人是一合之敌?

    很快地,营地就易主了,不过此刻,被俘的二十六个人,已经只剩下了十六个——四个是卧底,又有三个死于逼供,剩下三个,是死在这场战斗中了。

    还有一些龙门派的人跑了,隐匿到山林中了。

    不过最终,还是有七个龙门派的人,被大家俘虏了。

    一番杀戮之后,众人各自整理一番,该治伤的治伤,也有人换掉褴褛的衣服。然后集中坐在营地中央。

    陈太忠也没有离开,面无表情地坐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他需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无妄之灾。

    由于他刚才杀人极狠,身上还挂着二十几个抢来的储物袋,一看就是极不好惹的主儿,所以就算他是救了大家,也没人敢离这个杀星太近。

    万一这位不小心翻脸,谁也挡不住。

    李董氏换了一身衣服,脸上的淤青,也被她运功化去,又恢复了那份雍容华贵,倒是她的夫君腿断了,一时半会儿不要指望能恢复。

    “你来问?”她看一眼不远处的陈太忠。

    陈太忠摇摇头,他对出这样的风头,兴趣不大。

    李家仅剩的一个侍卫提着一把刀,咬牙切齿地拎出一个俘虏来,一脸狰狞地发话,“说,你们龙门派跑到晨风堡的地盘,到底是要做什么?”

    “呸,”俘虏已经断了一只胳膊,他轻蔑地吐口唾沫,“屁大的一个李家,有种给爷来个痛快的,爷要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话音未落,一颗人头跌落在地,俘虏的脖颈处,鲜血喷溅出老高。

    (三更完毕,今天还有,大声召唤保底月票。)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