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狂仙 > 第八十四章 有因果(第四更求月票)
狂仙 第八十四章 有因果(第四更求月票)
    李家审讯人,比龙门派的简单粗暴,也不遑多让。

    侍卫连着砍了三人,不过选这三个人,也是有原因的,这三人都已经残疾了,求死的意志应该比较强,那么就用来警示其他俘虏。

    这种方式起到了极好的效果,第四个俘虏虽然也是左手被斩掉了,但是看着地上三具无头尸身,吓得战战兢兢地发问,“我若说了,可否留我一条活路?”

    “你的死活,我做不了主,”侍卫狞笑一声,他的两个伴当就死在了龙门派手上,自己也瞎了一只眼,怎能答允对方的活路?

    俘虏下意识地看向中年贵妇,哆哆嗦嗦地发话,“大人,我只是打杂的,真没得罪诸位啊。”

    李董氏面无表情地看一眼自己的夫君,又看向那个战力超群的九级游仙——此人的意见,最该受到重视。

    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专心致志地点验自己的收获,二十余个储物袋里,好货还真不少,宗门弟子的身家,果然不是普通散修能比的。

    李董氏又看向自己的侄女,却发现侄女正看着九级游仙发怔。

    这又是麻烦了!她心里轻叹一声,然后才扭头看向俘虏,沉着脸发话,“若其他人无异议,你说得又可信的话,我允你在李家私牢度过余生。”

    嗯?陈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眉头一皱,抬起头看李董氏一眼,微笑着发问,“哦,敢情李家也有私牢?”

    “你根本不知道李家有多大,”瓜子脸小美女似乎认准了他,见他开口,就不屑地冷笑一声,“本支旁支加起来,将近三万人……怎么可能没私牢?”

    陈太忠根本看都不看她,只是看着李董氏,“私牢里也关散修的吧?”

    “不守规矩的,就要关,哪怕是眼前的宗门弟子,”李董氏回答得滴水不漏,然后又试探着问一句,“观阁下战力高超、功法深奥,不会也是散修吧?”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哼一声,“你们快问吧,真是莫名其妙,居然会卷进这种破事里。”

    虽然是一生的水牢,但是活着总比死了强,那俘虏马上就道出了事实原委。

    原来龙门派此番偷袭青莲剑派,并不是门派行为,而是执法堂副堂主李佑的个人行为。

    前一阵,李堂主的侄儿被人杀了,同时遇害的,还有一名外门弟子,执法堂出去调查,发现虽然像是死于劫杀,但尸体被大卸八块,很显然是想隐藏什么信息。

    而且此事就发生距离山门不远处,龙门派的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细细一调查,才发现事情很诡异,就在前不久,山门附近失踪了十来个普通人,李副堂主邀请派中长老出马,用秘术相查。

    前文说了,扰乱天机的法子很多,不过杀人者百密一疏,在杀一个普通人的时候,没有掩饰气息,结果被那长老捕捉到,顺着气息就找到了埋尸的地方。

    这具尸体是被人枭首的,没什么可以探查到,但是坑里还有其他七八具尸体。

    那几具尸体,许是凶手对遮蔽气息很有信心,居然有两具尸体,能看出是死于青莲剑派的招数下。

    查到这里,就真相大白了,凶手劫杀普通人,就是要了解那两名弟子的信息,不管了解得到和了解不到,都会杀人灭口。

    那青莲剑派为什么会对两名弟子下手,这必然是有了恩怨,可为什么这么偷偷摸摸地下手——很明显,对方是在忌惮李佑的四级灵仙实力,以及副堂主的身份,怕招来报复。

    王艳艳听到这里,禁不住出声发问,“那两名死掉的外门弟子,叫什么名字?”

    “李堂主的侄儿叫李毅,还有一个弟子叫蒙勇,”俘虏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勒个擦,陈太忠抬头看王艳艳一眼,不会这么巧吧?

    王艳艳心里也生出惊天的骇浪,她可是记得,主人在晋阶九级的时候,曾经有两个青莲剑派的弟子以为有异宝出世,前来打劫。

    那两名弟子,是被主人杀了,但是主人报名的时候,高喊的就是“我是龙门派李毅”。

    不会这么巧吧?王艳艳耷拉下眼皮,心说莫非两个青莲剑派弟子,死前还是记录下了杀人者的信息?

    反正散修们一说宗门,就觉得恐怖,原因就也在这儿了——各个宗门的秘术太多,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接下来俘虏要讲的,大家也都猜到了。

    青莲剑派在龙门派地盘上杀人,性质有点恶劣,但也不是不能忍受——死的不过是普通人,而李毅和蒙勇的死,没有直接证据,说明是青莲剑派干的。

    从客观上讲,龙门派甚至不能说,那死的十几个普通人,跟两名外门弟子遇害,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如此一来,自是不能轻启战衅,毕竟两家门派实力和地位相当,为一点小事,就打个两败俱伤,只会便宜了别人。

    事实上,门派级别的小冲突,就算是折损一两个灵仙,大多也要坐下来谈,门派大战的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不到万不得已,没谁会选择最后一条路。

    然而,青莲剑派此番行事,令人恶心的地方,也在这里了,他们藏头藏脑的,根本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龙门派想跟对方坐下来谈,但是……没法谈啊。

    死的是两个外门弟子,不算大事,但是龙门派的面子,多少有点挂不住。

    李副堂主这口气,也有点咽不下去——都知道老子不好惹了,还要偷偷摸摸杀我侄子,我要是没点表示,岂不是说我很好糊弄?

    正经是青莲剑派若是大明大方上门寻仇,就算李毅在决斗中被杀,对方稍微补偿点,李副堂主也只能既往不咎。

    出于这番考虑,他就组织了一队人马,立志要对青莲剑派来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至于说具体要杀谁,他没考虑过,反正总是要干掉个把灵仙才解气,也要让青莲剑派尝一尝,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因为身份的缘故,李佑不能亲自领队,派了他的夫人金宝儿带队,还有他的四师弟——事实上,他这个大师兄是代师传艺,基本上等同于半个师傅。

    这支队伍虽然战力不是极高,但是搭配相当合理,有擅追踪的,有擅强攻的,还有擅用毒的,以李董氏堂堂的二级灵仙,一个照面就栽了,根本不容她发挥最高战力。

    正是因为抱着复仇的目的,这队人打着青莲剑派的幌子,见到修者聚集的地方,下手狠辣果决,同样也是……不留活口。

    至于说有多少无辜的人受到牵连,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大家听完俘虏的供述,脸色均是阴晴不定,更有人愤愤地大喊一句,“这才叫无妄之灾!”

    陈太忠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是在暗暗咋舌,我勒个去的,合着……还是哥们儿惹出来的因果?

    李董氏沉吟一下,才一摆手,“其他人的口供,也问一问。”

    待旁人把俘虏带下去,她才看向年轻的游仙,“阁下救了我一家和我的侄女,如此大恩,不得不谢,阁下大名不知可否赐告?”

    陈太忠的眉头先是一扬,怔一怔之后,一拍腰间诸多的储物袋,笑眯眯地回答,“何必如此客气?若非有这层因果,我也不好意思强抢这么多储物袋。”

    李董氏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黑青。

    “你收获的喜悦,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瓜子脸女孩儿冷冷地发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他不顺眼,虽然她也知道,正是此人救了自己,救了姑姑和姑父。

    “宗门和家族的兴盛,也是建立在散修的痛苦上的,”陈太忠依旧不看她,只是这么淡淡地回答,然后又意兴索然地扯动一下嘴角。

    “原来你真是散修,”女孩儿冷笑一声。

    “好了小倩,”却是那中年的李董氏发话了,她很不高兴地说,“你要再这么说话,以后我都不带你出来了。”

    唤作小倩的女孩儿嘴巴撇一撇,很是悻悻的样子,但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李董氏心里也挺无奈,自己这个侄女儿被惯得有点不成样子了,太自以为是——人家帮散修说话,就一定是散修吗?宗门里这种抱打不平的主儿,可也不少。

    就算此人真是散修,以其战力,小倩将人惹得火了,在场的谁挡得住?

    她可是知道,刚才此人在两个二级灵仙的夹击中,成功地反杀二人。

    于是,李董氏只能转移话题,她看一眼年轻的游仙,“刚才追杀你的两个灵仙,你确信不会回来?”

    “能回来早就回来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随即施施然站起身子,“你们呆着,我要练功去了。”

    “兄台可是要离开?”李董氏的男人终于开口,他先前有点拿大的意思,现在被人救了,自是要放低身段。

    “你有事?”陈太忠瞥他一眼,他对家族和宗门,实在没有半点好感。

    “援手之德,还未曾谢过,”中年人艰难地一拱手,“本无颜再开口相求,但是目前还有龙门派之人流窜在外,恳求阁下出面,将我们护送到晨风堡即可。”

    “哦,”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哼一声,“还有呢?”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