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狂仙 > 第八十六章 观气术(六更求月票)
狂仙 第八十六章 观气术(六更求月票)
    对李家来说,这场意外对他们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总算还好,董明远的女儿安然无恙。

    待听到刀疤说出那种隐含威胁的话来,李董氏真是不敢忽视,她夫妻俩再也输不起了。

    表面上看,这个年轻的游仙还算讲理,但是欲求不满就翻脸伤人的,她听说过的不要太多——尤其是龙门派跑了不少人,她夫妻若是被“龙门余孽”所袭击,死了也没地方讲理去。

    而且那个八级游仙的女人,连抽髓指都扛得住,也没有透露男人的真实身份,可见主仆情深——她若是一歪嘴,做主人的没准就下手了。

    呃……那个女人,似乎还有一把巧器门的藏弓?

    基于这种认识,李董氏必须拦住陈太忠,报恩只是一个幌,她就是想知道对方的真名,为此甚至不惜牺牲一颗复颜丸。

    只要能知道对方的真名,提前做好准备,哪怕是遇害,她也能把消息传出去。

    陈太忠本来有点不耐烦,待听说可以给一颗复颜丸,就又来了点兴趣,“哦,你能知道,我报的是真名还是假名?”

    “你留下点气息,再加上真名,等我们回去验证无误,复颜丸可以发到任何一个你指定的地方,凭身份玉牌提货,”李董氏淡淡地回答。

    然后,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一眼王艳艳,“你这位仆人很忠诚,应该得到复颜丸……若是我现在身边有,直接就给她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小女仆,我们现在手边没有,你撺掇你的主人也没用。

    王艳艳只做听不懂了。

    陈太忠听她这么说,也是颇为意动。不过他的身份玉牌早就被取缔了,于是犹豫一下回答,“我的身份不好随便透露,用我仆人的怎么样?”

    “她可不行,”李董氏断然摇头。开什么玩笑,寻仇也是要寻正主儿,一个区区的八级游仙,还真不够资格。

    “反正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他还想回青石城找回场,别人若是知道他没死。纷纷戒备起来,就不好酣畅淋漓地报仇了。

    他看一眼身边的仆人,“刀疤,你怎么看?”

    王艳艳心里很清楚,对方为什么突然变得痛快了,她考虑了一阵。才迟疑地发话,“若是我主仆二人,护送你们到晨风堡的话,是否我主人就无须泄露真实身份了?”

    “这个自然,”李董氏傲然地点点头,想一想之后,又补充一句。“除了复颜丸,我们答允的功法,也依旧有效……阁下考虑一下?”

    “那你们刚才为啥不答应呢?”陈太忠没好气地一瞪眼,“有毛病吧?”

    刚才你的女仆,没说出那么狠的威胁的话,李董氏心里腹诽,脸上却不动声色,“我夫君不便替小倩做主,我是她姑姑,当然可以做主。”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点点头,转身走到不远处,“刀疤,这儿……支帐篷。”

    王艳艳在那里支帐篷,不远处的李家夫妇默默地看着。神色复杂。

    好半天,男才叹口气,“唉,这次出来,损失实在太大了,关键是陷进这种事里……三支又是为整个李家招灾了。”

    李家只有个灵仙,一个高阶灵仙都没有,不论是龙门派,还是青莲剑派,都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当然,这两派想收拾李家,也得有足够的借口——毕竟这是出过天仙的家族,而且李家强盛的时候,也跟不少强横势力有联姻。

    但是毫无疑问,他们要应对龙门派的诘责,不管龙门派是否偷袭在先,人家是死了五个灵仙,而李家损失的,只是两个级游仙侍卫和一个七级的侍女。

    实力弱小,就是原罪。

    李家被诘责,做为当事的第三支,肯定要负相关的责任。

    “李家还是挺团结的吧?”李董氏觉得夫君的判断,有点悲观了。

    “他们倒是不会相逼,但是三支也得拿出担当来啊,”男人一砸座椅扶手,却又不小心震到了断腿,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咝……失了人,还得失财。”

    “可以跟青莲剑派协商一下吗?”李董氏皱着眉想一想,提出个建议来,“咱们毕竟是替他们挡灾了。”

    “连四级灵仙都忌惮的人,在青莲剑派里能有多大发言权?”男苦笑一声。

    他对前景有些悲观,“青莲剑派那帮人,是真的贱客……太猥琐了,肯定撺掇咱们先上,他们跟在后面,要是有便宜,就捡。”

    李董氏其实知道,夫君想说什么,她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我来跟明远打招呼……小倩这次差点没命,他没道理束手的。”

    “最好跟龙门派多要点赔偿,比如说……复颜丸啥的,”男人精神一震。

    他就根本请不动小舅出马,级游仙和级天仙,这可是没差了个远,他的夫人,好歹是董明远的姐姐,修为的差距,改变不了血缘。

    但是只要董护法出面,李家三支和龙门派之间,强弱瞬间倒置。

    “嗯,”李董氏点点头,然后冷着脸发话,“你打算给那个级游仙什么功法?”

    “前一阵,我得了一本望气诀,可观望高出自身级别五级的修者级别,”年男人轻笑一声,“想来他会动心。”

    “观气术而已,也就那么回事,”李董氏不屑地撇一撇嘴,这种望气的法门,风黄界有不少,当然,她说这东西不稀奇,也仅仅是嘴上说一说,其实她自己都没学过。

    “夫人你有所不知,合适的,才是最好的,”男人信心满满地发话,“此人能越阶挑战。但是越阶也有个度,我相信他最需要这种东西。”

    陈太忠吃了饭之后,正和刀疤在帐内打坐修炼,帐篷被人掀开,李董氏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带来了……”

    接着,她的身就被推出了帐篷,怔了一怔之后,她才低声嘀咕一句,“咦,阶聚灵防御灵阵……阁下请收阵。我来谈点事情。”

    陈太忠收起灵阵来,他虽然好得瑟,但是此处龙蛇混杂,他也无意招惹太多的麻烦,就将灵阵摆在了帐篷里,“李夫人请进。”

    李董氏心里的惊奇。就越发大了——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阶的可移动灵阵,董家也不过那么寥寥几套,一般来说,董家的灵仙,最多不过有资格携带初阶灵阵,更多的灵仙,是带着聚灵法阵。

    至于说她的夫家吸血藤李家。估计家主也未必拿得出来一套阶灵阵。

    更别说此人的聚灵阵,还带有防御功能,简直奢华到令人不可想象。

    不过家族人,不可能将种种诧异写在脸上,她再次走进帐篷,递过一片玉简,“这是我夫君提供的功法列表,请你看一下。”

    嗯,这个好,陈太忠美不滋滋地接过来。神识一扫,禁不住勃然大怒,“只有一个‘望气诀’……这也叫列表?信不信我把李家剩余人员的列表送到晨风堡?”

    “阁下息怒,”李董氏淡淡地发话,“列表我们做得出来。但是阁下传承惊人,等闲的东西拿出来,反倒是污了阁下慧眼……你要不嫌弃,我就再去拿。”

    陈太忠最是喜人奉承,这种级别的奉承,他来到仙界,是从未有过,于是点点头,“唔,那我先看一看,那些太低级的,我确实看不上眼。”

    他再扫了一下,差一点又勃然大怒,不过这一次,他强行按捺住了,细细扫一下,他点点头,“唔,能上查五个等级,果然不错……后续内容什么时候给?”

    “抵达晨风堡之时,”李董氏淡淡地回答——你指望现在给,这不可能啊。

    “主人……我看一下?”王艳艳怯生生地发话。

    “以你那眼光,能看出来什么呢?”陈太忠撇一撇嘴,上好的刀法,都差点被放过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将玉简丢给她,“有什么想法,你也可以说。”

    王艳艳细细扫一扫,抬头看向李董氏,“能精细查明每个超出的级别?”

    “那样的话,对方可能感受到你的敌意,”李董氏点点头,“但是,肯定可以做到。”

    “主人,这买卖可以做,”王艳艳点点头,“观气术众多,这个也不稀罕,不过……有总比没有强。”

    “有更好的观气术吗?”陈太忠看一眼李董氏。

    “我家夫君说,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李董氏淡淡地回答。

    陈太忠还待说什么,发现王艳艳一个劲儿地冲他使眼色,于是就点点头,“那行,就这个了,其他列表不用拿了,我保你李家一路平安。”

    李董氏欣然离开之后,他才看一眼王艳艳,“你想说什么?”

    “这个东西就很好了,”王艳艳笑着回答,“虽然只能探查五级,够用就行。”

    “意思是说,还有能探查十来级的?”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他是个精益求精的主儿,有好的,就不愿意用差的。

    “可能有,我也不是很清楚,”王艳艳实话实说,“这样的功法,不算太罕见,但是散修很少能学到……这就是家族和宗门的底蕴,他们不是拥有一门强大的功法,而是拥有很多相对杰出的功法。”

    陈太忠嘿然不语,最终笑一笑,“看来以后做任务,要以收集功法为目标了。”

    他的骨里,是个极其自傲的人,散修就不能拥有很多功法吗?

    那么,就让我来推翻这个结论吧。

    ps:更了,其实第一天上架,能有两百出头的月票,风笑已经很感动了,但是有些书……真是让人无语,刷到别人头上也就算了,刷到本书头上,风笑当然不答应,大家票夹里的保底月票,投了吧。ri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