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八十九章 莫名获释
    隐身术是借助身边不同属性的灵气,达到隐藏自身的目的——就像水隐术在雨天或水中,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若是想破除隐身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相克属性的功法,来探查。比如说有人练了水隐,用土系功法,最容易找出隐藏起来的人。

    一个大面积的“飞沙走石”术法过去,不愁对方不现出身形。

    不过真的阶位够高,能制造出灵气的不平衡,也能找出低阶的隐身人来——境界不一样,对灵气的掌控和亲和度,也不一样。

    温曾亮在在场的人中,境界足够高了,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他是八级灵仙,接下来只是一个五级和一个四级的中阶灵仙。

    他一道雷系术法劈下去,虽然不是五行生克中的术法,但绝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影响五行灵气,不成问题。

    “小贼现身!”他大喝一声。

    小贼并没有现身。

    “小贼你这是找死!”他连连抬手,又是两团闪电劈下,这次是竭尽全力了。

    小贼依旧没有现身。

    没现身不等于没被雷劈,陈太忠真的被雷劈得呲牙咧嘴,不过他的隐身术是气隐,不在五行中,若是灵气的全面波动,他是藏不住的,但是雷系法术强冲五行灵气,他恰恰能扛得住。

    第一次,他就被一道闪电擦了个边儿,半身麻木了,说不得他赶紧拿出大锅来顶在头上,第二次第三次闪电,虽然密度增加了,力道加大了,他反倒是有惊无险。

    借着这几股闪电的功夫,他发力狂奔,闪电在地上劈出一大片雷击区,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一时半会儿也辨认不清楚。

    温曾亮术法笼罩的区域,也就是一里方圆——对高阶灵仙来说,有效的群杀术法,能笼罩一里,已经是不错了。

    事实上,这范围对付普通的隐身术,也已经足够。

    隐身术固然诡秘,但是也有其短板——移动不快。

    一旦移动快了,隐身不隐身就没意义了,可以设想一下,一个人用了水隐术,一旦他急速飞奔,大家看到一团水雾在快速移动,这样的隐身,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这种短板,对陈太忠无效,他飞快地脱离开战场,而且并没有停下脚步——那个会发闪电的男人,真的太可怕了,他完全不是对手。

    一口气奔出五里多地,他才扭头看去,却发现刀疤已经被闪电轰得跌下了树。

    这一刻,陈太忠只觉得热血冲头,禁不住一声长啸,“刀疤,你安心去吧……我答应你了,如你所愿,我定让这晨风堡血流成河,定让董李两家子嗣根绝!”

    说完之后,他掉头疾走,并不敢停留半步……保留有用之身,为刀疤复仇才是正理。

    刚才他没想走,但是待发现来人出奇地强大,他若是再不走,那就是愚蠢了。

    王艳艳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她也不想再承受抽髓指之类的痛苦,说不得抬手摸出一把匕首,向自己的脖颈处抹去,“主人……你要先自己好好地活着。”

    “嘿,在我面前,你若想死,须得经过我同意,”有人哈地笑一声,然后她的四肢就不能动了。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晨风堡的当家温曾亮,他堂堂一个八级灵仙,若是让一个八级游仙在自己眼前自杀,以后的风黄界,真就不用混了。

    “那就随便你折磨了,”王艳艳冷笑一声,闭上眼睛不再回答。

    “你牙中藏毒,腹中藏毒,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温曾亮冷冷一笑,“等我走了以后,你再自杀……是这样吗?”

    王艳艳闭着眼睛,并不说一个字——有了三天前的经验,她确实找了些快速自杀的途径。

    但是面前这个人太过可怕,她就怕自己这些招数使出,都不顶用,才有意先藏拙,不成想对方实在太厉害,连这些都看得出。

    温曾亮也不理她,而是侧头看向瓜子脸美女,笑眯眯地发话,“小倩,这个女娃娃,你希望叔叔怎么收拾她?”

    虽然不指望能攀上董明远,但是能跟董护法走得近一点,他也不拒绝——不过,李董氏的份量真要差一点,董明远的女儿还差不多。

    “小倩早就想收她做仆人了,”李家男人轻笑一声,“温城主若能割爱,我们感激不尽。”

    这话若是小倩说的,温曾亮毫不含糊就会答应,但是出自此人之口,温城主只是一声冷笑,“割爱好说,我晨风堡的损失怎么算?”

    “你晨风堡的损失,是自找的,”李董氏见自家男人受窘,马上就不干了,“我们在谈事,你们介入干什么?”

    “其实我一直不相信,你们不明白他俩的来路,”温曾亮淡淡地看她一眼,终究是董明远的姐姐,他也无意得罪得太狠,只是看一眼小倩,“小倩你怎么说?”

    “我们真不知道他们的来路,”瓜子脸小美女认真地回答,“温叔叔,你要相信我。”

    “好,温叔叔相信你,”温曾亮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配上他的书生装扮,真是无限的和蔼可亲,他不住地点头,“小倩的话,我当然相信……这女娃娃该怎么处理呢?”

    “放了吧,”瓜子脸小美女摇摇头,“她终究帮我们抵挡过龙门派……倒是那个男的,温叔叔你一定要抓住他,那是个大色狼。”

    温曾亮点点头,“好说,我阉了他,送他去青楼做*公……咳咳,就是不能让他做色狼的意思。”

    “其实我姑姑还缺个赶车的,”瓜子脸小美女瞥一眼李董氏,“姑姑,你收下那个男人?”

    李董氏登时默然,好半天才回答一句,“温城主的建议,其实不错。”

    “姑姑你若是不要,我还缺个赶车的,”小美女脸一沉,咬牙切齿地发话,“这个人,我一定要抓回来,居然敢冒充我老爸的朋友!”

    温曾亮在一边站着,听得真是百感交集。

    刚才那年轻人能逃脱他的霹雳雷网,就证明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当然,他若想捉到此人,也有的是办法,不过一个九级游仙而已。

    但是眼下看来,董家的小公主,对此人明显有一些不一般的意思……李董氏有点反对的样子。

    唉,终究是年轻人的世界啊,温曾亮其实很想把那年轻人捉回来,碎尸万段,维护晨风堡的尊严,但是现在看来,须得从长计较——天仙家族的私事,他掺乎不起啊。

    那年轻人刚才说了,要血洗晨风堡和董家李家。

    李家血洗容易,血洗董家……得大公爵或者宗门出面才行,一般的侯爵怕是都力有不逮。

    他越发地不相信,李家和董家会不知道这年轻人的来路。

    人家都敢冒充董明远的朋友,没有深厚的底蕴,谁敢这么做?不怕被九级天仙追杀到海角天涯?

    而晨风堡,绝对不能掺乎在其中,这种级别的风浪,惹不起。

    至于说死的那俩人——虽然很令他心痛,但是没得他的号令,就要拦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厚加抚恤也就是了。

    重要的是,活着的人,得能继续活下去。

    “那……先把这个人放了?”他看一眼王艳艳,“或者,我验明她的身份再放?”

    晨风堡是秩序内的城市,想查一个人的身份,其实很简单,拿着气息去查就行。

    “放了吧,她的身份,我们随便就能查出来,”瓜子脸美女傲然回答。

    于是,王艳艳就这么被放了,她虽然有点小聪明,却也完全不能理解——我怎么就这么被放了出来?

    事实上,她的身份,还真的好查出来,天仙家族的能量,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而且她也留下了不少气息,倒是陈太忠的敛息术玩得好,等闲不会被人搜集到信息。

    看着她毫无目的地折返回去,旁边有晨风堡的家族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讲,因为晨风堡主陷入了另一个问题当中,“你们被龙门派袭击,是在晨风堡的地界吗?”

    “是在晨风堡的地界,”李家男人点点头,一脸凝重地发话,“他们是来袭击青莲剑派的。”

    你妹,这种问题,你不知道早说,温曾亮直恨得牙痒痒,晨风堡是青莲剑派的势力范围,就连他这个城主,也要仰青莲剑派鼻息。

    “那具体过程,是怎么样的呢?”他沉声发问。

    “这个过程,委实有点莫名其妙,”李家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哭笑不得的神情。

    他们商谈此事的同时,陈太忠已经发现刀疤被释放了——他有高倍数的军事望远镜,但是他完全搞不清,我可是杀了人的,居然就这么把人放了?

    刚才弃刀疤而走的时候,他就决定了:我总会杀回来,为她报仇的。

    刀疤走的方向,跟他有点差别,但是判断她身后没有跟踪者之后,陈太忠还是迎了上去。

    “刀疤,你受委屈了,”他微笑着发话,事实上,他从来不擅长安抚人的,“你要是死了,我让整个晨风堡为你陪葬。”

    “我想活着,”王艳艳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她今天经受的惊吓,实在太大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