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九十章 肉眼看神识
    怕死不一定能活,想死却未必会死啊,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他拍一拍刀疤的肩头,“好了,这里不是安全地方……咱们先走。”

    两人商量一下,觉得附近也没什么好的地方,还是奔屈木镇而去,那里离着年轻的烈焰龟很近,没准能找到密库什么的。

    此时天色已晚,他俩也不用那么赶路,于是找个山谷歇息了,以两人的实力,在这种山谷中歇脚,不用怕任何人。

    扎营之后,陈太忠开始打坐,其他餐饮帐篷的事情,就交给王艳艳操持了。

    今天在晨风堡外一战,他的灵力曾经两次大幅起降,这样的大幅度冲刷,造成了他的气机不稳,按说这不是什么好事,需要认真地调理一下。

    但是现在他正卡在游仙冲击灵仙的瓶颈上,这样不稳定的气机,反倒为他冲击灵仙提供了一丝契机。

    尤其是王艳艳那决绝的一声喊,更是让他气血激荡,胸中豪气顿生,居然找到了飞升前那种睥睨天下的感觉——心境的放开,对突破的影响也很大。

    陈太忠打坐了大约两个小时,发现瓶颈虽然松动了不少,但也不能一蹴而就,于是索性收功起身,正好此时刀疤也将饭菜做好了。

    两人吃饭的时候,说起了白天的事情,陈太忠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愿意跟王艳艳多聊两句——他的生活,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听完之后,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晨风堡为什么会释放刀疤——他可是杀了对方一个二级灵仙,一个九级游仙的。

    他没想到的是,灵仙二级固然强悍,但是在八级灵仙的眼中,也就是那么回事。

    八级灵仙的温曾亮,在九级天仙董明远眼中又算得了什么?动手都嫌砢碜。

    总之,放人总比杀人强,陈太忠点点头,“看来是我威胁的暗杀,起了一定的效果,以后行事……是不是要高调一点?”

    “千万别,”王艳艳吓得赶紧劝他,“散修一旦高调,等待你的不是拉拢,就是强有力的压制……主人你的修为还是太低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级别低?”陈太忠感觉被泼了一盆凉水,少不得悻悻地看她一眼,“赶快抓紧突破游仙九级,省得给我拖后腿。”

    “我就算九级了,也不可能强过你的啊,”王艳艳今天算是彻底领教了主人的变态,居然在八级灵仙的眼皮子下面,活生生地跑了,“除非你能教我你那个隐身术。”

    “这个是没法教你的,”陈太忠一摆手,“跟我基础功法有关,除非你愿意删号重练。”

    “删号重练?”王艳艳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重头练起,”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然后轻声嘟囔一句,“又不是网游,现实社会中,不可能洗点的。”

    主人的用词,好奇怪啊,王艳艳摇摇头,不过下一刻,她就想到了,主人是下界飞升上来的,有点她听不懂的词语,是很正常的。

    看到他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她忙不迭发话,“主人?”

    “嗯?”陈太忠回头看她一眼,居然破天荒地从她脸上看到了一丝难为情,“说!”

    王艳艳犹豫一下,还是忸怩着发话,“我想问您一句,有防雷的法器没有?”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这么不好意思了,于是哈地笑一声,“今天被雷从树上劈下来……这么高难度的落地方式,也难为你了。”

    “主人,”王艳艳气得一跺脚,她从树上跌落时,全身僵直,是屁股先着地的,那姿势是要多不雅有多不雅。

    “好了,这个储物袋里全是防器,”陈太忠丢给她一个储物袋,“自己挑吧。”

    刀疤今天的表现,很令他满意,陈某人不是个小气的人,让她自己挑选。

    接下来,他也没着急冲关,而是拿出那块得自李家的玉简,细细查看了起来。

    玉简的名称很大路——《探查术》,里面关于术法的介绍,也是没头没脑的,很像是从一本书里截出了一段。

    陈太忠一开始以为,自己又被李家人忽悠了,但是看完之后,他才确定,这应该是绝对的真货——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片玉简,对术法修炼讲述得极少,主要是在说原理。

    “肉眼可见的神识”——这就是探查术要说的。

    通常而言,神识是被识海感知的,跟眼睛一点都不搭界,正所谓人之六识“眼耳鼻舌身意”,都有相关的负责部位一般。

    饭菜做得好不好,耳朵不会知道,前方的道路该怎么走,鼻子不会知道。

    所以拿肉眼看神识,那真是扯淡的事。

    但是这玉简上说,神识还真是有可能被看到的,不过需要经过相关的修炼。

    就像尝试饭菜的是舌头,但是训练有素的鼻子,基本上也能闻个差不多出来——真正的高人,能通过鼻子闻出饭菜的咸淡。

    使用神识观察人,因为识海在控制,以期获得相关信息,这就很容易被人发现,若是不由识海控制神识,这被人发现的几率,就小了很多。

    可是……不受识海控制的神识,那还叫神识吗?

    于是玉简又提出另一个概念,叫做神识碎屑——既然大能人物都能分裂神识,祭炼分身,那么一般修者分裂出点神识,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分裂出的神识,由眼部送出,习练多次之后,眼睛就可以观察到神识在消散前的反应。

    只要是修者,对于身边不属于自己的意志,都有本能的排斥——不管这意志是多么弱小,多么不起眼。

    玉简的原理,大致就是这么多,然后介绍了一系列的习练过程。

    需要注意的事项,有三点:

    第一,神识分裂过程中,是有极大痛苦的;

    第二,肉眼看神识,是要经过长期锻炼的,也就是说,要熟练掌握这门技巧,要忍受得住长期的神识分裂痛苦,技巧掌握不熟练,只跟修者的意志有关,跟本技巧无关;

    第三就是,使用本技巧时,尽量用眼角的余光观看,而不是直视,否则容易被人发现。

    特别逗人的是,玉简里还写了一句话,“如修者有意,也可以尝试神识由耳部放出,想一想吧……只靠听,就能听出对方的修为,这是多么逆天的技能,不尝试一下吗?”

    想不到风黄界也有这么有趣的修者,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打算按着玉简中的说辞,先分裂一下神识。

    下一刻,他就倒吸一口凉气,呲牙咧嘴地嘀咕一句,“我勒个去的,这也叫极大痛苦……这根本是痛不欲生嘛。”

    “主人你说什么?”正在挑拣防具的王艳艳扭头看了过来。

    “没事,”陈太忠咬着牙回答,声音有一丝微微的颤抖——真的太疼了。

    陈某人自命硬汉,从来没有怕过疼,连抽髓指也是小意思,不过这神识分裂,那真不是一般的疼,是头痛欲裂,耳边有洪钟大吕狠敲+利斧斫头的那种感受。

    那种不辨东西的茫然和痛苦,搁给意志不坚定的,没准就直接神智崩溃了。

    陈太忠是意志坚定之辈,说不得连连做几次尝试,失败了十几次之后,他居然发现,自己真的能“看到”自己的神识了。

    不是真的看到了,而是……就是那种感觉,他能感觉到已经被分割、飘出去的神识,在空气中慢慢地散去的过程。

    他甚至觉得,都不需要用眼,纯粹一种直觉,就能感觉得到。

    “一夜有成,哥们儿我还真是天才,”他美不滋滋地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放松了下来,“此术修习须谨慎,不能过于频繁……这不是扯淡吗?”

    下一刻,他就捂着脑袋,躺在地上打起滚来,挤眉弄眼的同时,却是牙关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呼痛的声音。

    尼玛……这真的是太太太、太疼了啊。

    他的神识极其强大,也极其稳固和夯实,可他以前从来没有分裂过神识,一晚上就分裂了十几次,虽然总共也没有多少,但是小刀子割肉,它疼啊!

    陈太忠终究是没有呼痛出声,但是看一看他急促翕动的鼻翼,以及满头满身的汗水,就知道他经受了怎样的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停止翻滚,然后坐起身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刀疤在干什么——要是被她看到,那他这做主人的,可真就威严扫地了。

    嗯,还好,刀疤背对着他,正盘坐在另一个聚灵阵里打坐修炼。

    陈太忠也收敛心情,忍着脑中的种种不适,开始打坐回气,并且努力修补夜里失去的神识。

    神识的损失,并不是不可弥补的,就跟气血一样,只要不是大量的损失,重点温养一下,并不是什么问题。

    第二天是阴天,陈太忠收功起来的时候,天上已经下起了小雨。

    距他不远处,刀疤在雨里撑起了一把大伞,她正在伞下做饭,一股香气穿过细雨,抵达他的鼻翼。

    陶醉地深吸一口气,闻着潮湿的清新空气,以及空气夹杂的饭菜香味,再感受一下周边的沉寂和宁静,陈太忠舒爽地眯起了双眼:这才是我想要的仙界生活吖……

    “主人,”刀疤听到他的动静,一边拿锅铲炒菜,一边抬头望了过来,“昨天晚上,您滚来滚去的……是哪里不舒服吗?”rs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