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十九章 牛魔显威
    时间倏忽而过,转眼间便到了秋季,山中枫叶渐渐变红,金灿灿的稻穗也一点点饱满起来。

    一辆牛车缓缓行过田间小道,拉车的青牛无人驱使,牛车上铺着厚厚的兽皮,上面躺着一个少年,叼着稻草,悠闲的枕着手臂望着天空,腰间一边系着短刀,一边挂着木牌,正是李青山。

    他身上带着一千多两银子,要到十余里外的柏溪镇去,在偏僻的小山村中,想要花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要买东西,只能到大的城镇中去。庆阳城中物资虽然丰富,但离此太远,而且必然不便宜。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到镇子里去,在每个月的固定时间,镇子都会有大型的集会,那时候附近村落的人都会去镇上赶集,进行各种交易买卖,正是购买人参的最好时机。而他手上积攒了不少兽皮,也可趁机出手。

    李青山本不欲再让青牛拉车,但青牛毫不介意继续做一头普通的牛。

    来到柏溪镇时,天才刚刚放亮,小镇上一是车水马龙,人流往来穿梭,许许多多的小商贩在高声叫卖着自己的货物,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李青山寻了一个空地,将兽皮铺在准备好的麻布上,却并不学人叫卖,而是坐在一旁打坐,不放过丝毫修炼的机会。

    在他的体内,那一丝微弱的气流,已经壮大了一些,他像是个贪玩的孩童般,不断的驱使着那一丝真气在体内四处流淌。

    身体虽然不动,但这样做也极耗精神,李青山不时的睁开眼睛,回应一下前来问价的顾客。

    他身怀巨款,也不想凭这些兽皮致富,只想尽快出售出去,好多买些人参,所以价钱就订的极为便宜。

    虽然拒不同人讲价,但生意却是极好,马上就到了寒冬,李青山是受过那种寒风刺骨的痛苦的,寻常百姓谁不想做一件皮靴皮袄,不多时摊边就围了一大群人。

    “闪开!闪开!”几个背着弓箭,带着猎刀的年轻人,面色不善的将人群分开,围到小摊前,投下的阴影将李青山落在李青山身上。

    李青山睁开眼睛:“各位有何贵干?”他如今的眼光已是今非昔比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好对付。

    虽然他们年纪都不大,而且没有做出特别凶狠的神色,但身上却带着一股精悍的杀气。如果说刘癞痢只是一条乱吼乱叫的癞皮狗,那他们便是凶猛的守山犬,他们之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易击杀刘癞痢。

    一个身材矮小,留着短须的精悍年轻人,质问道:“这些兽皮你是从哪来的?”

    而他的同伴伸手婆娑这些兽皮,发现果然如传闻的一样,这些兽皮上竟然没有箭孔,或者任何破损的痕迹,都是难得的上乘品质,但贩卖的价钱却比一般兽皮还要便宜的多。

    “要买便买,不买便走,不要挡住阳光。”李青山懒得编瞎话向陌生人解释,兀自闭上眼睛修炼。

    周围人早已散开一圈,但却并不离去,反而汇聚的人越来越多,种种议论之声,却清晰的传入耳中。

    “这不是勒马庄的猎户吗?”“竟敢不把勒马庄的人放在眼中,不知有几条命?”

    “勒马庄!”李青山心中一动,纵然是凭他的孤陋寡闻,对这个地方也是如雷贯耳,这是柏溪镇周遭的村落之一,极为深入十万大山,庄子里住的都是世代以捕猎为生的猎户,难怪他们身上会有那种气质。

    同卧牛村这样以务农为主的村落相比,勒马庄的民风要剽悍的多,每日同山中野兽搏杀,并习练一些世代相传的武艺,不但不肯服从庆阳城的管束,更是从来没有缴税这一说。

    庆阳城中曾有人试图派兵征讨此地,但还没到村子里,就遇到陷阱暗箭无数,好不容易赶到村子,已损失了一半人马,大军士气低落,领兵的征讨将军,唯有勒马于庄前,灰溜溜的逃回庆阳城中。

    于是村子本来的名字被人遗忘,变作了“勒马庄”。

    可想而知,一个能让征讨大军铩羽而归的村庄,村中之人该是何等的骄傲。一个半大少年要与之抗衡,无疑是以卵击石。

    矮小年轻人火气冲冲的道:“这些兽皮,你不能在这里卖!”

    “凭什么?”李青山睁开眼睛,眸中似乎有光华一闪。

    让年轻人想起了山中猛兽,在黑暗中发光的眼睛,本能的警惕起来,但是并不畏惧,他们是与野兽搏杀的猎人,而且看李青山一身农夫的打扮,心中更是瞧不起:“凭老子不让你卖!”伸手就去掀李青山的摊子。

    一只粗糙的大手,铁锁般扣住年轻人的手,竟然有些刺痛。

    年轻人吃了一惊:“这家伙好大的力气。”但他反应丝毫不慢,左拳直击李青山面门。

    而他的同伴丝毫没有搭手的意思,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显得极有自信,有的脸上还带着轻蔑的笑意。

    说起来,这还是李青山第一次真正同人交手,刘癞痢在醉酒之中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而神婆更是被鬼雾反噬。

    拳头疾速破空而来,根本不给人思考的时间,但这许多天的修行起到的效果。李青山下意识的偏头避过,右脚踏地,身体斜向前倾。

    以脊骨为中心,浑身筋肉的抖动,合为一体,一记铁山靠,势大力沉的撞向年轻人。

    铁山靠,是拳法中极为常见的招数,《牛魔大力拳》中也有,同时融合了其中三大招式。

    牛魔踏地,立定脚跟,力从地起。牛魔运皮,身体坚韧,不可催动。牛魔顶角,以身为牛角撞击出去,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

    青牛在后面卧着,满意的点点头。

    年轻人却是大惊失色,好像一头狂奔的公牛向自己顶来,胸口一痛,被撞飞出去,跌入人群中,浑身筋骨像是要散架一般。

    周围人群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年轻人的几个同伴,也楞了一下,大怒打了过来。

    李青山神情愈发的慎重,一对一和一对多完全是两码事,除非力量差距太多,否则双拳是难敌四手的,强健的公牛被一群凶狠的猎犬围住,也只有被扯下一块块血肉而死的下场。

    危险关头,那一丝真气活跃起来,游动到李青山聚精会神的双目,他只觉那几个的动作忽然慢了下来,慢到连他们脸上愤怒的表情,都清晰可见。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