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章 名声初显
    这恐怕不止是那一丝真气的力量,更是青牛眼泪的功效起了妙用。

    他矮身闪过一拳,牛魔顶角,双拳直击,又打倒一个年轻猎户,

    但与此同时,一个猎户已绕到了他背后,猛烈的一拳打向李青山后心。而另两个年轻猎户,一左一右抱住李青山的腰身,狠狠向地面扳倒。

    他们整日在山中狩猎,通晓合围之术,绝不是街头斗殴的莽汉。纵然李青山可以胜过他们中任何一个,也在瞬间落在了下风。

    眼见格挡不及,李青山的精神念头全放在后心,那一丝真心随心而动也流了过去,他后心的筋肉猛烈虬结在一起,隐隐的鼓起一小块。

    重重一拳打在李青山背心,却像是打在坚韧的牛皮上,所有的力量随着那一块筋肉的平复而瓦解,李青山除了浑身一震,再无异样。

    同时那两个抱住李青山腰身的猎户,觉得李青山的身子像是扎根在了地上,根本搬不动,三人用罢了力气,气势顿时衰弱下去。

    而承受三重打击的李青山,却已回过气来,一声暴喝,双肘下坠。

    《牛魔大力拳》中的牛魔顶角,讲究的是除了拳脚之外,浑身处处皆可为牛角,肘击则更是威力最大的牛角。

    两个猎户只觉背心剧痛,只欲呕血,身不由己的趴在地上。

    李青山猛然转身,扑向从身后偷袭他的那猎户,当胸一拳,将他击倒在地。

    周围诸人看的眼花缭乱,只见那处于弱势的年轻后生,三下五除二,就将五个勒马庄的好汉打到在地,都是诧异莫名。

    李青山望望地上呼痛呻吟的五个猎户,又望望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做的,他的力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但他还来不及高兴,一大群猎户忽然冲出,拉开猎弓,抽出猎刀,虎视眈眈的将李青山围住。

    这次柏溪镇的集会,勒马庄却不止是来了几个人,而是足有二十余人,带着整个村子积攒的皮货,方才那几个年轻猎户,只是跟着长辈见世面的小辈。

    眼见自家的东西卖不出去,却听闻是有人卖便宜的兽皮,就一起冲了过来,要寻李青山的晦气。却没想到李青山的晦气没找成,反倒被教训了一顿。

    长辈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很快反应过来,围上了李青山,那十几张张开的猎弓,那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落入了陷阱中的困兽,生死命运都操于人手,竟有一股绝望感生出。

    与之相比,刘管事家里那场“鸿门宴”,简直像过家家一样,他心神也如弓弦般紧绷起来。忽然认清对方的身份,那是以狩猎为生,他们所擅长的并不是拳头,而是手中的猎弓,他的牛魔炼皮可以抵挡拳头,却绝抵挡不住锋利的弓箭。

    危机关头,他冷静的拔出了腰间的厚背钢刀,眼神在四下巡视,寻找脱身之策,没料到贩卖兽皮,也会惹出这样的祸事。虽不情愿,但说不得要闹市杀人,杀出一条血路了。

    “这是你干的?”一个面带病态的壮年男人,背着一把大弓,站在猎户们中间,声若洪钟的发问。

    李青山答道:“是我干的!”

    男人有些惊异的审视了李青山一番,寻常人见了这场面,还不吓得手脚发软,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如此的镇静,单这份心智就远在庄子里的所有小辈之上。

    问地上那个被李青山用铁山靠撞飞出去的矮小猎户:“小黑,这是怎么回事?”

    “猎头,这小子估计坏我们的生意!”小黑强撑起身子。

    人群一片哗然:“勒马庄的猎头岂不是?”“是黄病虎!”

    所谓猎头,即是相当于的村长,但同卧牛村那样的老人当权不同,能够在勒马庄中成为猎头的,都是村中最强大的汉子,指挥着村中的一切狩猎事宜。

    而黄病虎,即是勒马庄现在的猎头,是鼎鼎大名之辈,李青山也是闻名久已,但没想到竟是眼前这病汉,也算是明白“病虎”这个名号的来由。

    人的名树的影,李青山心中自然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但他已非当初的李青山,冷笑:“你二话不说就来掀我的摊子,如今血口喷人,倒成了我坏你们的生意,勒马庄果然好霸道。”

    黄病虎面色沉了下来,喝道:“你们还不给我爬起来,一群人打一个都打不赢,还有脸躺在地上叫痛,还配当勒马庄的男人吗?”

    李青山知道自己那几下子下手不轻,但黄病虎一声令下,那五个年轻猎户竟自己支撑着站了起来,除了本身身体健壮外,更是对黄病虎有极深的敬畏。

    黄病虎抬抬手,所有猎户都收起刀弓:“此事是我们有错在先,但小子你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

    “我若不下重手,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我的。”

    “我们难得下山一次,贩卖皮草,全村人的柴米油盐,都要着落在上面,你按着市价卖也就罢了,这个卖法却扰乱了价钱,大大的坑害了我们。”

    李青山默然,这是他一开始所没料到的,他自然可以说怎么卖是我的事,但凭黄病虎的名声,在众人面前自承有错,有理有据的同他交谈,而没有凭着人多势众压迫他,他就不愿做口舌之争,胡搅蛮缠。

    若是对方真的要打要杀,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黄病虎道:“这些兽皮我全买了!”自有猎户上前付钱,收起所有的兽皮。

    周围人都啧啧称赞黄病虎的义气,李青山有些意外,看了一眼递到眼前的钱袋:“不必了!”转身收拾牛车,他本就不靠这些兽皮吃饭,对方如此豪爽,他若斤斤计较,反倒让人小觑了。

    黄病虎眼中的赞赏之色就更重,眼见李青山消失在人海,对身边的人道:“这小子我看的上,谁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一个农夫小心翼翼的道:“好像是卧牛村的李二郎!”

    周围许多人竟然听过,都道:“难怪!”

    村落之间,虽然交通闭塞,但这些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总是传的最快,李青山还不知道,自己在这十里八乡,已是小有名气。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