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五章 开弓射箭
    藏爷终于震惊:“天生神力!?”复又摇摇头:“忘了,你是练的外家硬功,力气大点也没什么出奇!”

    “射箭可不止是力气大就行了的,拿好!”藏爷取下自己背上的猎弓,抛给李青山。

    “这是藏爷的牛角弓,足有一石重!”“这是藏爷有心要给那小子为难,挽弓和丢石锁可不一样。”

    一石是一百二十斤,寻常猎弓并不追求威力,而更加追求精准和灵巧,很少会有这么硬的弓。弓太硬,威力固然增强,但若使弓的人操纵不了,精准度和射箭速度就会很差。

    若是在山中遇到猛兽,第一箭射不中,第二箭来不及射,猛兽就扑上来,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但能玩得了这种硬弓的猎人,全都是神射手,在山中射杀虎豹都不在话下。

    李青山掂了掂猎弓,这是一把上好的橡木弓,以兽皮包裹,蚕丝缠绕,以牛筋为弓弦,入手轻盈却极有力度,

    他依着方才藏爷讲解的方法,沉腰立马,一下拉开弓弦,身上筋骨也跟着舒展开。

    藏爷惊讶的发现他的姿势竟然很是标准,想起他方才在一旁观望,又稍稍指点了一下要领,李青山无不心领神会,片刻功夫,竟好似下了三个月苦工。

    学开弓,一开始不易使太硬的弓,要从软弓练起,射很多箭来练习,慢慢修正姿势,才能加强弓的强度。

    藏爷直接把自己的牛角弓给李青山,就是存了敲打他的心思,你纵然力气大拉得开,但射不准屁都不是,但李青山的表现又出乎他的意外。

    并非是李青山的悟性真的就远胜旁人,《牛魔大力拳》中教给他的,是最基本的运气使力的法门,刀枪剑戟,只要给他掌握了要点,就都能够很快上手。

    汗水从李青山的额头渗出,维持着开弓的姿势,确实比举石锁还要费力的多,浑身的筋骨肌肉都隐隐作痛。

    “这倒是个练力的好法子,练拳时虽然也很疲累,但拳头都是挥在空出,以后还需买一把强弓来专门练力,定然大有好处。”

    “好了,瞄准靶子,射一箭给我看看!”藏爷吩咐道。

    李青山放下猎弓,略作休息,捻起一支羽箭,再一次开弓,对着五十步外的一座靶子。

    “沉下心,不要急着射出去,望着靶子!”藏爷在一旁指点。

    李青山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靶心,忽然亮了起来,只不过是因为在白天,所以没人注意。在他全心关注之下,那个靶子似乎变大了,不再那么的遥不可及。

    传说中,古代神射手练箭,将虱子拴在绳线上,然后日日夜夜的观望,便见那虱子慢慢变大,初时像车轮一样大,后来像山峰一样大,充塞眼前,一箭射出,贯穿虱身。

    李青山此时就有这样的感觉,心知这多半是青牛泪水的功效,视快如慢,视远如近,洞彻阴灵。

    “中!”李青山心中灵机一动,羽箭离弦,飞向标靶。

    “笃!”羽箭深深的钉在木靶上,不过没中靶心,而是落在了靶子边缘,勉强没有射空。

    李青山微觉不好意思:“虽然没中靶心,但也算是中了。”

    周围人却都惊的说不出话来,平生第一次射箭,开一石强弓,中五十步外的标靶,纵然在这个世代以射猎为生的村庄里,也从未听过这样的人物。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藏爷脸上勉强维持着镇定:“以后好好练习就行了。”他作为一个老猎手,最为清楚,李青山第一次射箭,不能估摸箭的落势,以及山风的影响。

    “不过我觉得这把弓还是不够力!”正所谓“挽弓当挽强”,李青山想要追求那种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开的强弓。

    藏爷听了也不多话,拿过李青山手上之弓,对着远处的靶子弯弓射去,浑浊的眼睛忽然变得锋锐如鹰。

    他的右手连连挥动,在场的只有李青山一个人看的清,他先后摸出三支羽箭。

    “笃!”三支羽箭连成一线,落在靶心,听在耳中却只有一声。

    场中先是一静,紧接着爆发出一连串的欢呼叫好声。

    “连珠箭!”李青山怎会不知道这箭法的名字,前世在书中读到,不过是当作一种有趣的玩意。

    但亲眼见到,方知这是真正的杀人绝技,心中估量,除非贴身肉搏,否则他绝难逃过这样的箭法,而藏爷若是偷袭埋伏的话,他更是必死无疑。

    藏爷望着李青山不多言,李青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使不出这样的箭法,又谈什么“挽弓当挽强”,对方也并不是拉不开更重的弓,只是选择了最为合适的而已,上前恭恭敬敬的一拜,诚心诚意的道:“请藏爷教我箭术!”

    “以后你也是我勒马庄的一份子,不必你说,我自会尽心传授,至于能学到几分,就看你的本事了,不过我相信,来日你的箭术,必在我之上。”藏爷心中舒畅,也和颜悦色起来,

    他本不喜欢李青山,但当李青山展现出他的天赋和实力,震撼了他,又放下姿态的时候。他的情绪就掉了一个弯,不但立刻认同了李青山的身份,而且大加赞赏起来。

    这个评价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藏爷在庄中的箭术最强,这是公认的,即便是猎头黄病虎的箭术,都是他亲手教授的,他会给人如此评价,恐怕整个庄子都要震惊。

    那群原本对李青山很不善的后生小子,也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言说,隐隐流露出亲近之意,这倒不是趋炎附势,而是他们这个年纪,本就是最为崇敬强者的。

    或许还有人心存嫉妒和排斥,但再无敢于轻蔑挑衅,场中的气氛竟变得融洽起来,李青山越发的明白,想要别人认同你,不是凭着什么花言巧语,而是展现足够的实力。

    若是他没有这份实力,想凭交际手段来达到这个效果,不单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还要摧眉折腰,扭曲了他的心意。

    直练到傍晚时分,李青山已然能够做到每箭必中靶心,但射出这样一箭都需要准备,远做不到藏爷那样随心而发,更射不出连珠箭来。但在旁人眼中,已经够可不思议。

    而后数日,李青山沉浸箭术,日益精进。《牛魔大力拳》虽然没有放下,但进步的速度却是极为缓慢。

    终于熬到数日之后,李青山回到家中,小心翼翼的打开酒坛,浓浓的药味酒香充斥口鼻,他直接抱起酒坛,饮了一大口。

    ps:祝六一儿童节快乐,另求推荐票^_^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