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六章 再试身手
    一股浓浓的热气在肚里沸腾起来,他立刻起身,就在院中练起拳来,直至腹中那股热气全部消失,方长出一口气,停了下来。

    平常练这么久的拳,都会感到疲惫,今天却仍是精神奕奕,果然这人参泡出来的药酒,功效要不单纯吃肉要好的多。

    而且体内那一股真气,也似滋长了一些,虽很微小,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进步。

    “普通人参泡出来的药酒都如此,不知那灵参泡出来是什么效果?”他也曾动过这样的心思,但想想其中的难度,再想想得到灵参之后的后果,都唯有作罢。

    区区几天时间,就有几个猎户被抬下山来,死的死伤的伤,显然那群采参客也并不好对付。李青山虽答应加入勒马庄,但那只是权宜之计,并不想真的参与到两个庄子的纷争之中。

    转眼间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时节,山林中,黄病虎望着身旁一张张疲惫的脸,这些日子以来,他带着猎户们在山中穿行,时时刻刻都要警惕提防,纵然是占着上风,几乎将采参客们杀的溃不成军。

    但自身也难保无损,同样不好过,而灵参仍只存于传说之中,谁也没有亲眼见过,这要毫无意义的牺牲,已经没有意义了。

    黄病虎长叹一声,下令回庄。小黑急道:“猎头,不能放弃啊,你的身体。”黄病虎道:“以庄子为重!”不但是中秋时节要与家人团聚,而且马上就冬天了,庄子也要为越冬做好准备。

    勒马庄的一角,藏爷的院中,黄病虎笑问道:

    “藏爷,那小子怎么样了?”

    “他是天生的神射手,来日箭术必在你我之上,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他的心思不在勒马庄中,就算让他加入勒马庄,也是徒然,我们是守山的猎犬,他却是狼,而且是独行的孤狼,必会远行!”

    “孤狼?那是他没没见识过‘孤狼易灭,群狼难敌’我去见见他,不信勒马庄‘猎头’的位置,他不动心。”

    “你真的有心让他做猎头。”

    “那还要看他的手段如何。”黄病虎一笑。

    “青山,这段时间,住的可还顺心?”黄病虎方踏进院中,就豪爽的招呼起来。

    “多谢猎头关心,我住的很好。”自李青山杀死七个采参客的事在庄中传开,所有人都对他友善起来,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同参王庄结了死仇,那群采参客可不是良善之辈,他只能依托勒马庄才能生存。

    但是他真的只能接受这种安排吗?

    李青山道:“猎头,我想再同您试试手!”

    黄病虎惊讶的眼神正对上李青山充满自信的眼睛。

    黄病虎道:“好,就让我看看你这些日子的成果如何。”

    “喝!”李青山不等黄病虎拉开架势,忽然抢身进来,毫无花俏的一个直拳,狠狠击向黄病虎的胸口,隐隐传出破空之声。

    “好小子!”黄病虎用手臂一拦,“啪”的一声响,噔噔噔退后三步,才停了下来,甩了甩疼痛的手臂,脸上有些诧异:“好大的力气!”上次交手,虽未同李青山硬碰硬,但估摸那时候他的力气应该没这么大才对。

    李青山道:“再看这招!”一下抢过来,连续进攻,拳头连击对方面门胸膛,攻势如狂风骤雨一样,将大开大阖的拳势发挥到了极致,气势猛烈到了极点。

    黄病虎一时托大,失去了先机,落入下风,却也被激起了胸中豪气,“我不信你就真能在气力上胜过我”,内力运转起来,沿着经脉涌至双臂,内力鼓荡下,手臂似乎粗了一圈,迎上李青山的拳头。

    习武之人,一身武艺全在这一股内力,他这么做已是动用了真实实力。

    “嘭嘭嘭嘭!”两人手臂相交,都是硬碰硬,每一次对击,都发出巨大的骨肉碰撞之声,仿佛野兽相互撕咬,十分粗犷和野蛮。

    黄病虎到底是经验丰富,看准时机,一拳砸向李青山胸口。

    李青山竟然不挡不避,反一拳打向黄病虎的面门。

    黄病虎心道:“我苦修内功多年,一拳之力纵然是牛犊也毙了,你纵然练的是外家硬功,也得受伤。”至于李青山的拳头,他更是不屑一顾,他拳头先击中李青山,李青山的身形必然有片刻僵直。

    “砰”的一声,拳头击中李青山胸口,李青山身形果然一顿,但立刻恢复原状,不受影响,黄病虎大惊,匆忙间使了一招懒驴打滚,拳风擦过他的脸颊,隐隐作痛。

    李青山嘿嘿一笑,站定不再追击。

    黄病虎站起身来:“你竟然没事?!”他那一拳的威力他最为清楚,就算李青山凭外功挡住拳头的力道,也挡不住拳上蕴含的真气,但竟然没有发挥作用。

    李青山摸摸胸口:“是很痛啊!”刚才似有一股气息透过他的皮肤,打进了他的体内,但是立刻被他体内那一股真气消解,根本没造成任何伤害,然后他马上回过气来,险些打中了黄病虎。

    若用黄病虎的说法来解的话,这便是后天内力与先天真气在质量上的差距。

    黄病虎哭笑不得,自己自信满满的一拳,竟然只换来这个评价,但凡是习武之人,都有争强好胜之心,大喝道:“那就再吃我几拳吧!”

    二人又战在一起,这一次,黄病虎不再留手,使尽了全部功力,身形更迅猛了许多,让李青山招架不得,拳头如雨点般落在李青山身上。

    在外人看来,是黄病虎压着李青山打,占尽了上风。

    但是两人心下的感受却各有不同,李青山只觉黄病虎的动作似乎变慢了,变得没那么难以捉摸,拳头纵然打在他身上,也只是痛一痛罢了,索性不再理会,一味进攻,像是暴风雨中的礁石,岿然不动。

    而黄病虎却是越打越心惊,李青山的速度反应力量,都比上一次交手要强的多,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已经没办法轻易攻击到李青山的要害,但打在其他地方又是浑然无用。

    而且在战斗之中,李青山出手越来越有章法,不时使出一两招极其精妙的拳法,让他陷入险境,拼却多年对敌的经验才能化解。李青山的拳风猛烈告诉他,只要中一拳,他就完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飞速的拉近。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怪异的场景,一个人连连中拳,气势却越打越胜,另一个人分毫未伤,气势反而越来越弱,

    黄病虎开始额头冒汗,觉得疲累时,李青山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牛本就是极有耐力的动物,越是修行到高处,神通和武艺的差距,也就越发的显现出来。

    黄病虎猛然弹跃开来,叫道:“停手!”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