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八章 “南”字之约
    男子一怔,只见灵参在空中起伏,他心中大急,运起轻功,向灵参抓去,灵参却直向悬崖之下飞去,他只能眼睁睁望着它消失在黑暗之中,郁闷的直欲吐血。

    “不行,我一定要把这灵参夺到手,回去就让父亲加派人马过来搜山。”

    男子只以为是灵参自己有神妙,但他若开启了灵目,当能看到灵参被一双苍白的小手紧紧的抓在手中,他螳螂捕蝉,却不防黄雀在后,一个他看不见的鬼影,一直藏匿在黑暗中。

    悬崖之下,小安用尽全身力气抓着灵参,乘着夜风向勒马庄飘去,心中欢喜的快要爆炸。也亏得他这些日子在槐木牌中滋养灵体,才有力气抓住这么重的东西,

    院落中,李青山打了个哈欠,忽然眼睛一亮,见小安从远处飘了过来:“小鬼,你跑到哪里去了!”

    小安矜持的咬着嘴唇,压着心中喜意,将灵参捧到他的面前。

    “咦,这是什么?人参?”李青山拿过灵参,轻轻一嗅,一股奇异的清香涌入他的鼻间,顿时觉得精神一振,体内那股真气似乎活跃了许多。

    李青山忽的想起了一物:“这个是……灵参!”有些不敢相信,让两个庄子相互争杀结为死仇,搭上数十条性命的灵草,现在就在他手中。

    青牛懒懒的嚼着青草:“不然你以为这小鬼,每天晚上跑出去干什么?”

    李青山见小安果然是满脸疲惫,但却是无尽欢喜,还用小手指向他的嘴巴,似乎要他吃下去。

    这些天来,小安每到黄昏便出去,接近黎明方归,与他少了许多交流,他还以为他是向往自由,有心放他离去,此刻方知,这一切原来都是为了自己。

    “你这家伙!”李青山鼻子发酸:“怎么不早说!”

    小安腼腆一笑,又指指他的嘴巴。

    李青山纵然是铁石心肠,面对纯澈的没有丝毫私心杂念的眼神,也不禁动容,问青牛道:“这灵参,小安也可以用的吧!”

    青牛道:“这灵参是难得的先天之物,其中蕴含的灵气,纵然是阴鬼之类也大有好处,不过,你若用了,就可轻松炼成一牛之力,你舍得吗?”

    李青山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灵参本就是小安得来的,就给小安来服用吧,神通我慢慢练就是了。”他行事的准则,并不因这灵参的诱惑而改变。

    小安立刻后退摆手。

    “好了,我记得你这份心意。”

    小安只是一味摇头,最后干脆化作一缕青烟钻入槐木牌中。

    “喂,快出来,你不要的话,我就丢掉了。”

    青牛忽然喝道:“他既然有心,你又何必固执,做小女儿姿态,难道你将来找不到比这灵参好百倍千倍的东西给他吗?”

    李青山心中一震,点头道:“牛哥说的有理,倒是我钻牛角尖了,好了,出来吧,这灵参就我来服用。”小安立刻飞了出来。

    “不过这东西理应有你一份,我不能独吞,你若再拒绝,我就要生气了。”

    小安方才答允。

    李青山晃晃手中的灵参道:“牛哥,这东西要怎么用。”小安阴鬼之躯,是没办法吃东西的。

    青牛道:“去找一根针,取一滴参液出来。”

    李青山便依言寻来钢针,然后刺入灵参之中,灵参在他手中颤动,但他对一株植物自然没什么可手软的。灵参渗入一滴参液,悬在针尖上。

    青牛道:“好,滴入他的灵台!”

    “灵台?小安,仰头!”

    小安忙仰起头,参液从针尖坠落,落在小安的眉心,他的身体像水波一样颤动了一下,参液在他的体内忽然放出璀璨的光芒。

    小安紧闭双目,脸上的神情时而痛苦时而欢喜,直到光芒消失,方才平复下来,缓缓睁开双眸,其中多了一股别样的东西,两行泪水滑落。

    “怎么了?”

    青牛道:“想必是回忆起了什么。”

    “是这样吗?小安,你想起你是谁,你家在哪了吗?”李青山忙半跪下身子,望着他的眼睛。

    小安犹豫了良久,指向一个方向,南方。

    李青山忙问道:“你家在南方吗?是哪个城,离这里有多远?”

    但这些问题,小安却回答不了了,只是茫然的摇头。

    李青山忽的拔出猎刀,在槐木牌上雕刻起来,木屑纷飞,原本无字的一面,转眼间出现了一个“南”字,举到小安眼前。

    月华之下,少年单膝跪地,认真的对孩子许诺:“无论有多少千山万水艰难险阻,早晚有一天,我会送你回家去。”

    孩子痴痴的望着他的身影,永难忘怀,一如他的眉心,参液滴落之处,留下一点红痣。

    李青山重将木牌挂回腰间,又询问小安感觉有什么变化,不知这灵参是不是有用。

    小安跃向空中,旋风似的在院中飞了一圈,带起李青山手中的猎刀,在院子中乱舞。

    若是寻常人,只能看见,一把刀自己舞动起来,仿佛有了灵性。

    小安不仅速度更快,而且能够驱使更重的东西,变得更有力量,若是暗杀偷袭的话,纵然是武林高手,也难逃一死。

    “牛哥,难道我也要如此服用吗?”“那就太浪费了,服用此参最好的方法是配合其他的灵草,炼制成丹药,但你没这个条件。可以将这灵参如其他人参一般处置,浸泡在酒水,这样灵参不会枯萎,上面的灵气却能浸润到酒水中,使之变成灵酒,你也可以慢慢吸纳其中的药力,对了还有,绝不要参杂其他任何的药材。”

    “这办法好!”李青山心知绝不可能一下子将这灵参消化掉,否则就不是功力大进,而是自爆而亡:“只是这等宝物,不带在身上实在不放心。”

    话音未落,一只酒葫芦向李青山飞来,李青山一把抓住:“那就多谢牛哥了!”他将灵参放入葫芦中,又注满了烈酒,才挂在腰间。

    他双臂交叉,身躯雄健,偌大酒葫芦挂在他身上,年纪虽然还轻,却充满了豪爽不羁的味道。

    “小安,你看我是不是越来越像个江湖中人了。”

    小安也笑了起来,却脸色一变,露出忧色,但他不能言语,就有些焦急,忽然心中一动,蹲在地上划拉起来。

    李青山走上前一看,小安竟写出一行漂亮的楷书来,他虽不懂得书法,也能看出小安的字体端庄秀丽,比他还要强的多。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