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四十一章 朱颜白骨道
    师爷只能应是,县令大人对于银子的渴望,已经压过了对黑风寨的恐惧,那就不是他能劝的了,而且黑风寨想必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官造反。

    胖县令气势忽然一消,小声道:“人总不是我杀的,黑风寨主不至于来找我的麻烦吧!”

    师爷捻捻鼠须:“应该不会,不过还是以防万一,向您妹妹求援,让知府大人派援兵过来。”

    胖县令道:“是,他虽然是知府大人,也是我妹夫,都是一家人,只要派来一个鹰狼卫,咱们就谁都不怕了.”他虽然长得粗胖,但偏有个妹妹生的如花似玉,被知府看中收了妾室,甚是受宠。他也跟着水涨船高,央求着妹妹吹枕头风,给他讨个一官半职。

    知府大人却不喜欢他,就随手打发到偏远的庆阳城中做了县令,既不让他有狐假虎威的机会,也让他远离了妹妹,可谓是一举两得。

    师爷心道:鹰狼卫哪有那么容易派来,能在知府府里找个像样的护卫就差不多了。“那李青山呢?”

    胖县令想了一想道:“他怎么也算是本官的救命恩人,等见了他,给他些银两,打发他到别处去吧,清河府如此之大,哪里不能去。”

    勒马庄中,黄病虎得到消息,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哈哈大笑:“杀得好!”自服用灵酒之后,他的病容消失,变得红润而有生气,一身武艺不但恢复,而且大进。

    “猎头,他如此开罪黑风寨,岂不是给勒马庄惹麻烦?他带着的可是您的裂石弓,您从一开始就不该给他,而且他现在已经失踪了,恐怕已经逃之夭夭。”

    小黑心中不满,当日在集市上吃了李青山的拳头,虽然不敢报复,但也有些怨气,原本他是村中青年一辈中的佼佼者,但在李青山一来就完全将他盖过,如今又出了这么大的风头,心中满是嫉妒。

    黄病虎道:“黑风寨找上门来,有什么手段,我们接着就是了,但是他不会逃的,更加不会来找我们寻求托庇,我不过是头病虎,他却是真正的下山猛虎。”

    于是,“下山虎”之名,成了李青山的第一个名号。

    而当几十个黑风山贼的人头被挂上城头,李青山的名号更被传播到了极致。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夜半时分,一个黑影窜上城头,取下三当家的人头,然后策马疾驰回黑风山寨,送到了寨主熊向武长面前。

    熊向武便如其外号一样,不但异常高大,而且毛发浓密乌黑,远远望去便如熊罴一般,一见便可知此人有天生神力。他起身环视一周,无论是分列两旁的当家,还是周围的山贼,没有人敢发出一丝声响。

    “轰!”他熊掌一般的巨掌猛力拍下,人头连同厚重的花梨木长案,一起被拍的粉碎:“无能之辈,就是这个下场!敢于挑衅我的人,也是这个下场!”

    木片向四周激射,离的近的几个山贼,全都被刺中脸面,却无人敢吭一声动一动。

    二当家摇着折扇起身,却是个书生打扮中年人,在这个时节,仍是一袭长衫,可见一身深厚的内力,“寨主,三当家是被人以裂石弓偷袭重伤,才会敌不过那小子。”

    “裂石弓?黄病虎!”熊向武眼中生出一丝警惕,“他不是生了重病吗?”

    “听说,他的病好了!”熊向武眉头成川,一阵沉吟。

    白老峰上,杨俊道:“还没找到吗?”愤怒让他的俊脸扭曲,他本就是纨绔性子,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少主,我最近听闻了一桩消息!”池达道。

    “勒马庄黄病虎的病好了!”

    “那又怎么样?”杨俊不耐烦的道。

    池达暗骂了一声草包:“听说他的病是痼疾,只有灵参才能治的好!”

    杨俊眼睛一亮,恨不得立刻就到勒马庄上质问清楚,但他还没疯,沉着脸道:“去请我爹来,灵参没那么容易消化,纵然是吃下去,也要给我吐出来!”

    在这样的喧嚣中,没什么人注意,李青山的房后被挖开了一块,那葬着白骨的瓷坛消失不见。

    大雪落下,潭水越发的刺骨冰寒,没有丝毫要冻结的架势,李青山嘴唇发青的潭水中爬出,躺倒在一片枯草地上,望着白色瀑布上灰色的天空,吐出的气息化作白雾。

    这种修行简直要人性命,但李青山偏生要将自己全部体力真气榨干,才肯爬上岸来略作休息。

    一口灵酒下肚,身体才恢复暖意,枯竭的真气又涌动起来。

    篝火上炙烤着野兽,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小安就像个职业的烤肉师傅一样蹲在一旁,一边转动着木叉,一边将从家里带出来的调料洒在上面,专心致志。

    见李青山出来,猎刀一舞割下一大块肉来,捧着送到他的嘴边,见李青山一阵狼吞虎咽,才露出笑容来。

    李青山吃的满嘴油光,忽然讶道:“你不是怕火吗?”小安害怕阳光,也害怕火焰,行事有诸多限制,本不可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蹲在火焰旁边,而且今天虽然是阴天,但小安也往往会藏匿在槐木牌中,不肯出来。

    小安踌躇不能回答。

    李青山笑道:“是跟牛哥学了什么神通吗?能从它手里套出点东西可不容易,干嘛要瞒着我?”

    小安犹豫了下,从草丛中艰难的抱出一个瓷坛来,李青山打开盖子一看,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里面一具小小的白骨,淋漓着鲜红的血液。

    红与白两种颜色,极为的刺目鲜明,充满了邪恶血腥的感觉。

    李青山一皱眉头:“这是什么?”

    小安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不说话。

    “朱颜白骨道!”青牛忽然出现,道出了五个字。

    “这也是神通?”

    “阴鬼没有肉身,虽然看起来自由自在,还能避过普通人的耳目,但在修炼的时候,却有先天的残缺,而且怕火怕光,被诸多法术所克制。”

    “但这并非没有办法解决,缓缓吸纳氧气不过是最为粗陋的法子,而广大佛法有云,红粉骷髅,白骨皮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念之间,红粉可以化为骷髅,白骨亦可以生出皮肉,有佛门高僧欲证菩萨果位而失败,为天劫所噬,不甘不忿,魔念顿生,由佛入魔,逆转法力,创《朱颜白骨道》,炼白骨舍利,修白骨魔神,自称白骨菩萨。”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