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四十二章 一牛之力
    李青山深吸了一口气:“白骨菩萨,又是魔道!”他虽然还不知道即将证菩萨果位的佛门高僧,到底高到何种程度,但也知道,这恐怕是一门远超乎他想象的神通。

    李青山面色凝重的道:“这门神通恐怕不容易修炼!”

    青牛道:“是的,此种神通贯彻生死造化,不但需要修炼者的魂魄资质极佳,而且要取生灵将死之时的鲜血进行祭炼,忍受血气灼烧,来取得大量的精气,不过现在只是以兽血来充数,最好的祭炼之物当然还是人血,特别是血气旺盛的习武之人。”

    李青山心中一颤,任凭什么人听到这种修炼的方法,都只能想到的邪法、魔道,而无论是什么传说故事中,用人命填塞来练功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反派,最后不得好死。

    不禁质问道:“为什么要练这个?”

    小安吓得脸色惨白,他灵智渐开,也知道这是极端邪恶的魔道。

    青牛道:“当然是为了帮你,嘿,难道这才是驭鬼的上层心法?”

    李青山浑身一震,再也说不出责备的话来,低下头唯有苦笑,“看来我们都跟错了师傅,注定要在这条魔道上走到黑了。”

    小安这才安下心来,腼腆一笑。

    一头梅花鹿在林间飞窜,躲避如影随形的阴风,但终于被一把猎刀隔断了喉咙,鲜血飞溅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瓷坛接住,热腾腾的血液刚落在其中,阴风就卷起一具淋着鲜血的白骨飞出。

    白骨盘腿端坐,竟如老僧坐定,竟有一种神圣与邪恶交杂的诡秘感觉,若是有高僧在此,若不定可领悟出枯荣交替,生死往复的佛道至理。

    李青山却只能看着小安附在白骨上,炼化血气,血气升腾如同一朵朵血焰,小安眉头紧皱,魂魄颤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魔道神通,多是取捷径,但捷径亦是险途,需要付极大代价,冒极大风险。血气灼烧魂魄之苦,更胜过被烈火焚烧身躯,还要凭大毅力维持神智,修炼神通,真不是寻常人练的来的。

    李青山握紧拳头,只觉心中也似有团火在烧,灼热不能忍受,小安在神婆身边所受的苦楚,怕也不及此刻的百分之一,伸手想要阻止。

    青牛道:○这不暐势为了你,你有你想做的事,想完成的心愿,他也一样,这是他的自由。”

    “他的心愿?”

    “是的,他的心愿就是,想要帮助你。”青牛忍不住为自己所说的俏皮话笑了起来,但见李青山毫无笑意,才收敛笑容,“你知道吗?我答应这小鬼的时候,他不知有多高兴,而他现在也很高兴,只要能够畅我胸臆,无论做什么都无怨无悔,不是你说的吗?”

    许久之后,血气才被完全炼化,融入白骨,白骨上附上一层淡淡的殷红。

    李青山将灵参取出,又取出一滴参液滴入小安的眉心,小安闭上双目,沉沉睡去。

    李青山转身再一次跃入冰冷的潭水中,唯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日子倏忽而过,十万大山俱都银装素裹,李青山每日下水练功,几乎每日都要弄一身伤才上来,若非他的体质已非常人,再加上灵酒时时滋补,身体早就垮了。

    小安则不断的捕杀野兽,初时只用野兔黄羊这种小型的食素动物的血来练功,到后来就用虎豹这样的血气煞气很重的食肉动物来练。

    二人仿佛竞赛一般,拼了命的习练神通,灵参泡出来的灵酒,味道也越来越淡。

    直到一个月后,瀑布依旧轰鸣奔腾,潭水中的漩涡依旧旋转不休,中心的大漩涡,隐约可见一个人影,在水中舞动。

    逆着无边激流,仿佛迎着无数敌手,李青山在水中运起《牛魔大力拳》,一招一式,与在岸上一样,丝毫不走形,反而充满了沉凝的力度。

    牛魔踏蹄稳住身形,牛魔炼皮抵挡激流,牛魔顶角击向漩涡。

    真气也如漩涡旋转起来吗,形成一个小小的气旋,真气流向四肢百骸,速度越来越快。

    潭水激荡,比平日汹涌十倍。

    李青山一拳击出。

    “轰”如闷雷在水里炸响,一股可怕的气息从水中传出,惊起无数鸟兽。

    小安心中一跳,仿佛有什么可怕的野兽被释放出来,远胜过豺狼虎豹,他紧紧盯着水面,水面恢复平静,那旋转不休的大漩涡,竟然消失了。

    青牛眸中浮出笑意。

    一个高大身影跃出深潭,落在岩石上,李青山古铜色的身躯雄健如牛,如同岩石雕成,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他一拳砸在足下的岩石上,“咚”的一声巨响,不像是血肉击打在石头上,倒像是石头在碰石头。

    片刻平静之后,“咔嚓咔嚓!”,那经过无数年潭水打磨的巨岩,裂开一道道缝,最后轰然破碎。

    在岩石破碎前,李青山已跃上潭边,望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这便是一牛之力?”他感觉自己身上似乎有无穷力量,整个身体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若是再遇上三当家那样的三流高手,只需一只手便可把他捏死,而他却别想伤自己一根毫毛。

    青牛道:“你总算入门了。”

    李青山拿起裂石弓,挽弓如月,原本坚硬的铁胎弓,现在柔软的像寻常木弓。

    “崩崩崩”李青山连连拨动弓弦,竟以三石之弓,使出了连珠箭法,这一连番的连射,弓弦爆响,弹抖之声似乎把空气都给切割开了。

    李青山觉得还有余力,更是不停,大吼一声,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各开了一次弓。

    力量,源源不断的力量,仿佛只要想要,就可以做成一切事,打败一切敌人,这才是神通的感觉,不属于凡间任何武功。

    小安在一旁观望,无限崇拜。

    “小安,该出山了!”李青山一把提起瓷坛,向山外走去,不是去黑风寨,而是庆阳城。

    瀑布声渐远,潭水再一次奔涌起来,漩涡重新旋转。

    “庆阳城”三个大字刻在高高的城门上,李青山仰望了一阵,这座他从小就听闻的城池,今天却才是第一次来到。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