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四十六章 丈二大枪
    掌柜的一愣,看你也算是个武林人士,不挑自己擅用的兵刃,却要重的,但他立刻笑出来:“有有有!”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卖得出去就好。

    这是李青山仔细筹谋过的,想要破黑风寨,那就真的是战场厮杀,想要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极致,唯有用尽可能最重最长的兵器,以兵器来压制对方人数上的优势。

    一个精壮伙计捧了鬼头大刀上来,掌柜道:“此刀重三十五斤,长五尺三寸,吹毛立断,少侠可满意?”

    李青山抓起刀柄,舞动两下,带起寒光片片,鬼头大刀在他手中轻若鸿毛:“太轻了,再重一点。”

    掌柜伙计看的咋舌,这得多大的力气。

    两个伙计抬着一把青龙大戟上来,掌柜道:“此戟重六十二斤,长八尺六寸,您看这月牙,不是手艺精湛的老铁匠,绝打不出来。”

    李青山弹弹戟尖:“这个倒还好,只是,太容易折断了,而且,难道就没有更重的兵器吗?”他还记得自己一戟挥出去,戟尖飞折的场景。

    当然,那多半是他不懂戟法,胡乱使用的缘故,但他要对付的可不是一两个敌人。

    掌柜的瞪了瞪眼,看李龙的面子,没有反驳“容易折断”这四个字,心道:“你到底拿兵器当什么使?”有心给李青山个难堪,挥挥手道:“那请跟我到兵器库中来,有一件兵器你定然满意。”

    李青山也好奇起来,跟着掌柜来到后院,越过实验兵器的演武场,来到兵器库中,里面的兵器更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但最为醒目的便是中间一把黝黑的大铁枪。

    枪似乎是用浑铁打造,枪尖和枪身浑然一体,连枪缨都没有,只在连接处铸着虎头,吞咬枪尖,散发出粗狂豪迈的霸气。

    “此枪名为霸王枪,长一丈二,重一百四十二斤,是本店最重的兵器,若是少侠要买,还另附霸王枪法一套。”

    “好,就是这个!”李青山走上前去,一把提起霸王枪,一股冰凉沉重的感觉压在手心,一抖枪身,有如蛟龙腾身,发出嗡鸣。

    掌柜和伙计们都是咋舌,能够拿得起是一回事,能够用的了又是一回事,如果拿着武器寸步难行,也不过是惹人笑话,但能将大枪抖起来,就意味着使用者的力量驾驭的了这把枪,这得要多大的力气!

    这正是李青山心中最为合适的兵器,有了这件兵器,就能给那黑风山贼一个惊喜,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一寸长一寸强。

    不过他不懂枪法,便问道:“枪法在哪里?”

    掌柜道:“少侠决心要买,这件兵器可不便宜,工匠费得心思且不说,但说那么多铁……”

    李龙道:“废话少说,要多少钱,你就直说,你若敢多要?”

    掌柜的伸出五根手指:“既然李少侠你都这么说,那我只赚个工本,五百两。”

    李龙立刻斥道:“什么,五百两,你想发财想疯了,这条黑铁棍,除了我这兄弟还有谁肯用,放在这里就是积灰,我看连一百两都不值。”

    二人在这唇枪舌剑的讲价,李青山眼神却在武库中搜寻,一点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黑暗的兵器库中,那光芒微弱为极为的醒目,仿佛不甘于埋没在尘土之中。

    李青山回顾左右,只见他人都没有看见这点亮光似的,心知是自己的眼睛不同凡人,装作不经意的走上前去,来到兵器架上,拿起一个木匣子。

    打开木匣子,只见一把精致的小刀躺在其中,只有一寸多长,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光,问道:“掌柜,这个怎么卖?”

    掌柜的一怔:“少侠你可真有眼力,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一位落难的名家子弟,将此刀留在这里,极其的锋利,我当时花了一,二百两银子才买下来。”

    李青山“漫不经心”的将小刀放回匣子里,念叨道:“可惜太轻太小了。”

    “此言差矣,这把小刀正是因为轻小,所以才有隐秘,在关键时刻留作防身之用!”

    李龙道:“你又胡吹,我们拿起那一件,都是你的镇店之宝,这把小刀就权当添头好了,我就不跟你计较这几两银子了。”

    “那怎能行!”掌柜的惊叫道,仿佛有人捅了他一刀。

    最终,一大一小,连枪带刀,敲定四百两的价格。

    掌柜的以一种肉痛的表情,将东西交给他们,心中却是欢喜,这两件废物终于卖出去了。那杆霸王枪就不必说了,打造出来根本没人能用,白白浪费了这么多铁,重铸又太可惜,他为这把枪将那铁匠骂的狗血淋头。

    而这把小刀的来历倒是真的,一个落魄的年轻人,拿着这把刀上门,让他十两银子给打发了出去。但他很快就后悔了,刀确实是削铁如泥的好刀,但是太过短小了,难道让人几十两银子买下来当飞刀使。

    李青山不懂得枪法,那《霸王枪法》就很快送到他的手上,果然不出所料,只是江湖上最普通最大路的枪法,上面的招式名倒是取的极为霸气,什么横扫千军,霸者横栏。

    李龙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

    李青山倒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仔细琢磨了一下,来到演武场上,一招一式的演练起来。

    枪法原比刀法更加难练,但他修成一牛之力后,不单是增强了力量那么简单,对于劲力的把握,甚至武学的原理,都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武器不过是肢体的延伸!

    李青山初时舞动的很慢,但紧接着就越来越快,只见一条大枪如黑龙乱舞,盘绕在李青山周身,演武场上狂风肆溢。

    李龙连连后退,足退到几十步开外,被这枪势惊的说不说话来,仿佛真的如绝世猛将,在战场上以一己之力,抵挡千军万马。

    枪头所指,寒光四射,血腥四溅,鬼哭神嚎。他虽没听到刘洪说的那一番话,却也理解了师傅对李青山为何突然变得恭敬起来,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惊人武艺,只看了一遍枪谱,就能融会贯通,再加上那狠辣无比的手段,这样的人只要不中途夭折,将来必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前途更远在二流高手之上,说不定真的能领悟先天,到达他所不能想象的一个境界。

    那样的人物,他只听师傅说过,但是从未见过,这庆阳城并不值得那样的人物驻足,但是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这样人物的崛起。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