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十一章 一流高手
    原本刘洪输在李青山手下,心下还不是很服气,觉得李青山是欺负他没用兵刃,他也是懂得刀法的,直至李青山单枪匹马讨灭了黑风寨,他才真正的心服口服,但也只是将李青山当作是天赋异禀,高自己一筹的人物,毕竟李青山还另有高手相助。

    然而现在,他有一种感觉,李青山只要愿意,一招之间就可以取了他的性命,他别说是反击,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属于老江湖的直觉,帮他躲过很多次的危机,绝对不会出错。

    难道他已经成了一流高手!?这不可能,不过只是一天时间而已。但眼前的事实,却容不得他反驳,他深深的怀疑,自己将灵参的事,通报给在铁拳门的清河府总舵,到底是对是错。总舵主一定会派人过来,灵参的价值没有人不知道。

    但是即便他不这么做,在杨安之的有意施为下,清河府也会很快得到消息,这里很快就会成为江湖人的云集之地。

    李龙也参加了庆功宴,望着这个同他一起走出卧牛村的少年意气风发,被一众士绅敬畏的模样,心中说不出是赞叹还是嫉妒,心情同样是复杂的一塌糊涂。

    但他敏锐的注意到了刘洪的神情变化,问道:“师傅,你还好吧!”

    李青山也闻听此言,敬酒道:“刘老英雄,方才走的太急,扰了酒兴,这杯酒就算是致歉了。”

    刘洪忙起身道:“咳,青山,你这么叫是寒碜我,什么英雄,只有老是真的,这个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了。小龙,快起来,你们是同乡,应当多喝几杯。以后劣徒,就劳青山你多多照顾了。”

    众人都lù出奇怪的表情,铁拳门在整个清河府都要势力,真正是家大业大,却要一个外人来照顾自家弟子。

    李青山也是一愣,笑道:“好说!”将酒一饮而尽,明明是极端平常之事,却引得众人一阵哄然叫好。

    李青山略作应付,肚子又“咕咕”叫起来,不少人lù出笑容,又赶紧把笑收了回去。

    叶大川道:“快做些吃些东西,去,让后厨再送酒菜上来。”他是越看李青山越喜欢,只要有这位“李捕头”在,便可轻易压服庆阳城黑白两道,让他这个知县真正的名副其实。而李青山强大豪迈之余,却又知道礼数懂得分寸,不是那种目中无人的轻狂少年,有时候老道的不像是个少年。

    李青山自不知叶大川的想法,他现在眼中只有这满桌酒菜,确实是目中无人。一开始他开维持着基本的仪态,但几口饭菜下肚,便顾不得许多了,索性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嚼,真正是狼吞虎咽。

    筷子一拨,一盘菜就空了,也就是他运劲巧妙,普通人还做不到。同时又吃的极为细致,任何菜到他口中,他一咬一磨,就化为粉碎,比旁人细嚼慢咽还要有效率。

    一只烧鸡被他一口咬下小半,连骨头都不吐,同样磨碎了吞下肚去,几下功夫,烧鸡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众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平生哪见过有人这么吃饭。

    不一会儿功夫,一桌酒菜,李青山吃下半桌,却还没有一点饱了的感觉,他的胃像是个填不满的大熔炉,以极快的速度将食物消化吸收,转化为能量,输送到身体的各处。

    酒楼上甚至渐渐响起叫好之声,“李少侠果然豪气!”“什么少侠,是捕头,有李捕头这样的豪侠保护,我们还怕什么山贼盗匪。”

    一个人吃饭,一群人围观叫好,连李青山自己都觉得有点古怪,他知道自己的吃相绝谈不上好看,对于这帮养尊处优、注重仪容的士绅来说,绝对可以打上“土豹子”、“饿死鬼”的标签。

    然而这些夸赞竟有大部分是真诚的,普通人这么吃东西,早被鄙夷的眼神淹没了,但李青山不是普通人,而是踏平了庆阳两大势力的强者,众人对这件事的评价,就立刻调转一百八十度,变成了豪迈霸气。

    李青山大吃大喝,酒菜如流水一样的送上来,只吃了三桌酒菜,才算是罢休。

    时候不早,众人散去。自有人为他安排好了住所,庆阳城中的一座面积不小的院落。

    他也不知喝了多少杯酒水,以他的体格酒量,也有些醉意,一回到屋中,就倒在床上,嘟囔了一声:“小安。”就昏昏睡去,心中感到非常的安心,若非有小安在,他根本不敢这么大醉大睡,非得时时刻刻提高警惕不可。

    这就是陷入众矢之的可怕之处,若是长此以往,即便你武功再高,精神也要疲惫衰弱,更加没有心思去习练神通武艺了。

    小安小心翼翼的帮他鞋子衣服脱掉,安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好像在完成一样神圣的仪式。然后如同shì卫一般,按着宝剑,守在床头。不知是否李青山昨夜的作为惊退了许多人,还是那些黑暗中的眼光仍要继续观望,李青山一夜安然,没有任何不知趣的人来叨扰。

    一觉睡到天光大亮,连续的争斗和杀戮所带着精神的疲惫感,才算真正缓解过来,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回想昨夜做的那个梦,不再是回顾前生的梦,而是新的梦,但具体是什么呢?他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发呆的时候,小安把一盆水端到他面前,李青山道了声谢,低头往盆中一望:“咦,我怎么好像瘦了!”mōmō脸庞,确实好像瘦了一些,他在山中每天肉食不断,炼成一牛之力后,体格明显健硕了起来,脸上也有肉了,不像过去那么消瘦,整个人精神显得极其饱满,健壮如牛。

    难道是因为这两日太操劳了吗?他心里嘀咕了一声,一下把头扎进水里,再抽出来,人已完全清醒过来:“走,该练功了!”

    院落的位置有些偏僻,很是清静,而且面积广大,适合练武,甚和李青山的胃口。当他走出门外,发现大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冬日的阳光落在雪地上,明亮的耀眼。

    李青山踏雪来到阳光下,伸了个懒腰,回头只见小安仍站在影子里,不敢踏出门外。

    李青山微笑伸出手:“来!”

    c!。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