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十五章 鹰狼卫
    此时天色昏暗,那人站在角落里,一身黑衣好似融入黑暗里,刘洪从一开始就很是在意,因为当他不看那人时,竟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吴堂主道:“刘舵主,我来给你引见一位大人物。”他对着比他年纪大许多的刘洪,仍倨傲的直呼其名,提起这位黑衣人,神情中却登时多了几分谄媚、几分自得,在为自己能跟这样的大人物拉上关系,感到欣喜:“这位是鹰狼卫的冯大人。”

    “鹰狼卫!”刘洪心中一突,咽了一口吐沫,如何没听过这鼎鼎大名的朝廷鹰犬,难怪吴堂主如此作态,就是铁拳门的总舵主铁布衣,也得小心作陪。难怪吴堂主如此自信,鹰狼卫出面吃下去的东西,谁敢让他吐出来。

    冯大人头也不回的淡淡的道:“吴堂主过誉了,我们鹰领在嘉平城,同你们铁门主,吃过几顿酒,才答应助你一次,我还有要事要回嘉平城,不能耽搁太久。”

    嘉平是离庆阳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城,不但有大河穿过,是极为重要的水路枢纽,还有矿山矿场,远比庆阳这山中小城繁华的多。吴堂主的铁锁堂就设在那里,总领包括庆阳在内的七个分舵,那里便设有鹰扬卫的衙门。

    吴堂主道:“是是是,定不让冯大人费心,刘舵主,还不快去让那什么李青山过来。”

    刘洪甚至不敢让门下弟子去办,嘱咐李龙好生侍候,自己出门去找李青山。

    李龙也隐约听刘洪提起过鹰狼卫,不过那离他的世界实在太过遥远了,所以并没太放在心上,没想到今天便亲眼见着了一位,不由替李青山担心起来:青山的灵参这次怕是保不住了,他若是逞强,我还得劝劝他。

    他同李青山并没有太多的交际,这只是出自原始朴素的同乡之情,而且李青山的武功比他高的多,若能加入铁拳门,就能照应他。他猛然想起,刘洪当日在酒楼上所说的话,让李青山多多照顾自己,恐怕就是料到了今日,对刘洪的恩情越发感怀。

    这城里,再没有人比刘洪更加消息灵通的了,他很快找到了李青山道:“青山,我们铁锁堂的吴堂主来了,想见见青山你,有些事想同你商量。”脑袋里却在疾速的转动,想着怎么把这件事尽量平顺的告诉李青山,但同时又不敢说的太露,怕惊跑了李青山。

    李青山道:“那也不必刘掌门你亲自跑腿。”

    刘洪讪讪,帮会之中,等级分明,堂主是比分舵主、分门主更高一级的存在,能坐上堂主的都是一流高手,自然能够驱使他这样的分舵主。

    “你们那劳什子堂主,也是为了灵参而来的吧!这件事,我正要到庆阳楼上说个分明,你让堂主也去听听吧!”李青山脚步不停,穿街越巷,向着既定目标前进。

    刘洪快步跟在旁边:“这可万万使不得,青山,我这是为了你好。”

    二人走过一条窄巷,忽然一个大和尚,手持黑铁禅杖挡在巷口,望着李青山嘿嘿直笑,本就是满脸横肉,脸上更是横贯着一条狰狞的伤疤,这一笑越发的凶恶。

    刘洪大惊:“疯僧屠空!”

    李青山望着光华闪烁的禅杖,又是一件灵器,果然,这个世界所谓的灵器并不特别罕见。

    刘洪不敢看屠空,低声道:“此人曾在江湖上名声赫赫的宝林寺出家为僧,因酗酒好杀,违反寺规,被逐出寺门,他狂性大发,凭一百零八式疯魔杖法,杀了满寺僧众,自改法号为屠空,纵横诸地,杀人越货,无论到哪里都是鸡犬不留,据说早已臻至一流高手的境界,离先天高手只差一步之遥。”

    亦有不少江湖中人在暗中关注着这一幕,窃窃私语:“真的是屠空,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唉,看来我们都没机会了。”“别说了,快走吧,如果被他发现,我们都活不了。”端的是凶名赫赫。

    屠空道:“小子,把灵参交出来,洒家留你个全尸,替你超度,以后还每年有纸钱供奉。”他不是狂妄,身为一流顶尖高手,只要不遇到先天高手,就可以横扫。

    “灵参的事,我会到酒楼上去说,想要就来听听吧!”李青山抽抽鼻子,敏锐的嗅到和尚身上的酒味、油味,还有血腥味,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禅杖猛烈挥下,铁环迸发出急促的鸣响。

    李青山终于停步,禅杖停在他鼻尖前,只差分毫,狂风扬起头发。

    “刘掌门,你先回去吧!”李青山声音听来似乎平静,但却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沉寂已久的血液沸腾起来。

    屠空被李青山无视的态度彻底激怒,一百零八式疯魔杖法全力施展,黑色禅杖挟带破空尖啸,化为重重杖影,浪潮般狂涌而来。

    小巷狭窄,根本无闪避的空间,李青山一握拳,手骨嘎嘣作响,面对重重杖影,不退反进。

    刘洪怎敢陷到二人的争斗中,转身便向巷外逃去,闻听身后轰鸣响起,劲风呼啸,二人展开激战。

    李青山在杖影中辗转腾挪,第一次见到了一流高手的可怕,招数不但势大力沉,又精妙细致,不露出一丝破绽,牢牢的将李青山挡在三步之外,不给他丝毫近身的机会。

    “铛铛铛铛!”

    窄巷中,李青山闪躲的空间,终究有限,拳头硬碰禅杖,发出一连串金属交鸣的巨响。

    屠空心中也有些骇然,这小子练的是什么武功,竟能以血肉之躯硬挡他的疯魔禅杖,却越发激起了凶性,贯起全身力量,一杖当头砸下,声势骇人之极。李青山眸中一亮,窥到了一丝破绽,抢身上前,化拳为爪,直取屠空中宫,却忽见屠空脸上露出不符合他粗豪形象的诡笑,心中警兆大生,“不好!”

    屠空忽然变招,禅杖由直劈化为横扫,方才那一劈竟是虚招。狭窄的小巷束缚这一招的发挥,但禅杖挥至,高墙乱石崩飞,丝毫不能阻拦禅杖的去势。

    轰!

    禅杖将李青山击飞,撞塌旁边墙壁,跌入院落,荡起烟尘。李青山几个回合,便吃了战斗经验不足的亏。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