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章 白鹰统领
    李青山只得跟了上去,此刻拒绝不过是自取其辱,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人可以说“不”。他的脑海中却在疾速思考着所见到的一切,炼气二层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先天吗?他马上要见的也是鹰狼卫中的大人物,不知因何缘故想要见自己,难不成也是为了灵参?

    一脑门子的疑问无从解答,然朝廷的实力之强,更远在他的想象之上,与其说是朝廷用荣华富贵来招募这些强者为自己服务,倒不如说,是强者组建了朝廷,统治天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过是美国大片的意淫,实际情况是,能力越大,权利越大。

    思量间,三人向城外行去,花承赞走在当先,几乎是以飘的姿态前进,越走越快,踏雪无痕。

    冯璋调动浑身真气,也努力跟上,虽然远不及花承赞潇洒,但也看的出是源自同一种步伐。

    再看身旁李青山,就没有那么飘逸,一纵一跃,每一步都是数十步距离,有如猛兽狂奔,将浑身每一根骨骼每一块肌肉都调动起来,有一种原始粗犷的豪气,竟然也跟得上。

    三人中,花承赞和冯璋运气,而李青山用力,立刻显出不同来。

    冯璋心想:这小子若是全力逃跑,我还真未必能跟得上,看他似乎不像个普通的一流高手那么简单。等我见了王统领,告他一状,废了他的武功再说。

    花承赞的眼力却要高的多,也在暗中评估李青山:“炼气一层,真气还很弱,应是那灵参的功效,还修了某种炼体的法门,气血很强大。”

    冯璋壮着胆子道:“花统领,您同王统领来此,是有什么要事?”让两位统领出动。

    花承赞笑望了二人一眼道:“顾老板来了,具体何事,我也不知道。”

    李青山只见冯璋愣了半晌,才像是忽然反应过来,脸色大变,浑身真气瞬间混乱,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滑倒,好不容易调整好身形,重新跟上来,眼观鼻鼻观心。

    李青山更加好奇起来,那“顾老板”是何许人物。花承赞方才说有人要见自己,而不是说“老王”要见你,难不成说的就是这位顾老板。

    庆阳城外,一片银装素裹的白雪世界中,山脚一棵迎客松下,不知何时,铺就一张长席,一张紫檀木小几,几上有几件极精致的酒器,一旁的红泥小火炉,正煮着一只小鼎。

    二人相对而坐,饮酒赏雪,风雅脱俗的宛如世外之人。

    而其中一个,却正是掌握着清河府刑名大权的王朴实,他实际年纪已在八十岁开外,但因为炼气的缘故,看起来只有四十岁上下,他那张出了名的严峻面孔,此时正洋溢着如三月春风般的笑容。

    飞鹰传来一纸讯息,将他从千里之外,无尽繁华的清河府城,召唤到这穷乡僻壤的庆阳小城,他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很荣幸。

    “老王,你的修为又精进了,用不了多久,这清河府就容不下你了。”

    王朴实这个外号,不是谁人都能叫的,纵然是副统领花承赞叫他老王,他也要瞪眼睛,但是对面这个人叫来,他更觉得荣幸,身体前倾:“愿为大人麾下之狼。”

    “我原本属意小花接替你的位置,只是。”

    “小花太不成器,辜负了大人的期待,哦,他们来了。”

    “顾大老板,人我给你带来了!”花承赞笑眯眯的,然后凑上去,抓向鼎盖道:“老王,这酒还没好吗?”

    王朴实打开花承赞的手,瞪着眼睛道:“不许乱叫,老实坐好,这酒必须煮够三刻,才够味道。”

    花承赞抽了一口冷气,捂着手在一旁盘腿坐下,“老王你下手太重了。”对顾老板道:“你知道他平时是怎么欺负我的吧!”

    李青山凭着灵目,远远的就看到了迎客松下的二人,如果说花承赞身上的灵气,是宛若流水般,那么王朴实就像是冻成了冰,沉凝有如实质,一举手一投足,都引动天地间的灵力,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奥妙。

    但当李青山来到迎客松下,心神全落在那“顾老板”身上,纵然是王朴实身上有怎样的玄奇奥妙,都无法让他的视线挪开分毫。

    一袭纯白衣衫,宽大飘逸,柔软的铺陈在竹席上,似与这白茫茫的天地融为一体。

    一张倾世容颜,似笑非笑,望着李青山,清丽如雪,却又隐含着芳华绝代。

    李青山原本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原本相信经受过前世网络美女冲击的自己,不会再又所谓惊艳的感觉。

    但此刻他愿意相信一见钟情,更相信这方世界,有着前世无法比拟的美好,心跳砰砰加速,几乎不能自抑。

    他曾在酒后口出狂言,说要“上世上最美的女人”,原本这对他来说,也不过是酒后的玩笑话,现在却萌发出强烈的念头,想要娶她为妻!

    而冯璋的表现却与他截然相反,只看了一眼,就将头低下,仿佛眼前的不是绝色佳人,而是洪水猛兽。

    花承赞轻蔑的瞥了一眼冯璋,而后笑望着李青山,眸中却滑过一抹哀色,只有最傲慢和最狂妄的人,才敢于如此直视她的眼睛,然后沉浸其中,再也不能自拔。

    “顾老板”一声轻咳,抽了抽鼻子:“你几天没洗澡了?”

    声音如冷冽冰泉流淌般动听,但说出话却让李青山瞬间呆滞,心中的某个完美形象崩塌了一些,很想大吼“你不能说这样的话”,在他的心目中,她纵然不能够像童话故事里那样,一开口就生出鲜花、淌出蜜糖,也该更诗意、更唯美些。

    花承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李青山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虽然整天练功,但身上也不至于有什么味道吧!但也多亏如此,由方才那种沉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李青山方才注意到,她腰间悬挂着一只银色小鹰,同王朴实腰间的一模一样。身上白衣在雪光的照耀下,也隐约可见白鹰展翅,翅膀延伸至双修,每一片羽毛都细致入微,有如传说中的羽衣。

    她是一位白鹰领。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