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 第二十二章 井底之蛙
    王朴实脸sè就不太好看,庆阳同样是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但他哪知道黑风寨是什么东西。

    花承赞想了想道:“好像我们的名单里这个人地方,不过排的太靠后,这么多年来都来不及着手。”

    李青山很久之后,才知道鹰狼卫从上到下,都会有一张名单,按照实力高低,作恶程度、影响大小、利益多少排序,鹰狼卫会派高手,从上到下,一一击杀,这便是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黑榜,你能在黑榜上排的够高,就证明你够强够横,但也意味着离死不远。但因为各种人物层出不穷,所以黑风寨基本属于永远不会被排上号的那种。

    “多嘴!”王朴实低喝道。

    冯璋见李青山恶了王统领,以为机会来到,壮着胆子道:“三位统领,这小子窃取灵参,乱杀无辜,坏我鹰狼卫的威风……”

    “你是在骗我?”顾雁影开口打断,不是疑问,而是惊奇,仿佛冯璋做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不,我没有……”冯璋想要狡辩,王朴实脸sè铁青的望过来,他顿时像是被扼住了脖子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们鹰狼卫虽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被江湖中人驱使,编这些不着三四的瞎话。”顾雁影摇摇头,不再理会冯璋,而是对王朴实道:“老王,可带了地图来?”

    冯璋的脸sè,简直像是被人劈了一刀,惨白没有一丝血sè,浑身大汗淋漓,要知道修为到这一步,都能够自如控制身体,这种表现,可见心神失守到何种地步。

    “带了!”王朴实从腰间从囊中取出一张偌大的地图。

    李青山睁大眼睛,空间口袋!

    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毛制成的厚厚地图,在小几上展开,上面竟也焕发着灵光,不是普通的地图。

    顾雁影道:“你将真气注入其中,默念‘庆阳城’三个字。”

    李青山将手放在地图上,脑中想着“庆阳城”,地图的一角,亮起极微弱的一点光芒,而且他的脑海中,自然收到诸多讯息,包括庆阳城的位置面积人口等等。

    顾雁影道:“你再想清河府。”

    李青山心念一转,只见百点光芒同时亮起,璀璨的彷如星河,每一个光点都是一座城池,而庆阳城的光芒几乎是其中最弱的那一批。而中心最亮的光点,即是清河府城。

    三百一十七座城池,纵横三千里土地,这就是清河府。

    李青山早知道这个世界的山河广大,但不意竟会大到如此程度,他曾听村中老人说过,但只当做夸张的故事来听,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恍然间明白,知府大人为何会随便将知县的位置交给不学无术的叶大川,因为一座小城,对整个清河府来说,根本无关轻重,而黑风寨,更是微不足道。黑风寨除非是直接扯旗造反,否则都很难将消息传至千里之外的清河府城。

    这个世界的朝廷,不但不是弱,反而是强的可怕。因为土地面积太大的缘故,所以才任由地方官吏如同诸侯般自治,但自治不代表自由。

    黑风寨也好,勒马庄也好,就是再折腾,也不过是在小地方折腾折腾,如果折腾的太厉害,直接一两个鹰狼卫派过来捏死你,丝毫动摇不了朝廷统治的基础。简直比李青山所知的任何朝代的统治都要牢固。

    “我管辖的如意郡,有九个府,半年前,在乐成府,白莲教为了祭炼法宝,血祭了一座城,大概二十万人。”顾雁影仰头饮了一杯酒,花承赞忙为她添满。

    二十万人!对李青山来说,黑风寨屠村的行径,已经是令人发指的恶行,但哪想更有人比之更恶千倍。

    李青山下意识的在地图上寻觅如意郡,便见近十倍的光点亮起,然而单从这地图上来看,一点光点的熄灭仿佛不过是一件小事。

    如意郡,纵横万里。

    李青山虽然对地理不是很有概念,但也清楚,这已经比前世整个中国的面积都要大的多了。刹那间,顾雁影明明近在眼前,却又似到了九霄云外,远到一个他无法触及的境地。

    犹如井底之蛙,见到了天空中鹰的姿态,唯有仰望的力气。

    鹰在天空盘旋,寻觅更大的猎物,又怎会将目光投注在井中,关注几只蝇虫的争端,今次也不过是偶然停驻在井边,看到了一只特别的青蛙。

    王朴实小心翼翼的道:“统领你此次前来,仍是为了白莲教之事?”

    白莲圣母,那可是金丹期的魔修,是他惹不起的可怕人物,掺和到这样的争端中,可不是什么好事,顾统领五次带人围剿白莲教,虽然每次都大获全胜,但光白狼卫就损了十几位,而他这个赤鹰领的实力,也只是白狼卫一级。

    顾雁影笑道:“那我怎么可能一个人来?白莲圣母受了伤,已经蛰伏起来,我的六爻卜术不过学过皮毛,找不到她,再说金丹修士可不容易击杀。”说到这里,她又望了一眼李青山,感叹自己的六爻卜术真的不足,连这位都算不清楚。

    既然不是为了白莲教,那如意郡值得她出手的人就真的不多了,诸人奇怪的望过来,顾雁影放下手中酒杯,顿了一顿,脸上浮起头痛的表情:“是幽妃大人的猫丢了,让我来找。”

    “找猫!”李青山愕然,原以为她会有什么多重要的要事,要来抓捕什么可怕人物,没想到她千里迢迢的赶到这庆阳小成,竟然只是为了找一只猫。

    顾雁影叹了口气:“我宁可去跟白莲圣母决斗。”

    王朴实和花承赞却知“幽妃”二字意味着什么,脸sè变得十分慎重,不敢插嘴多问,那恐怕涉及青州最上层的争端,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

    顾雁影说着话,嘴却不停,一杯一杯的将酒饮下,说到这里,已将一鼎酒饮尽,面上微泛一丝红晕,有如天地回春,妖娆不可方物。

    顾雁影洒然站起身来:“好了,酒喝光了,不说了。”从手上的玉扳指中,取出一个袋子,放在桌几上,“这些灵石你拿着,算是谢礼,好好修行,快些突破吧!”

    c!。网

大圣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