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四章:二比青年欢乐多
    走出大楼时,天已渐黑.

    兄弟二人带着一份初步合作意向协议书昂首阔步离开,志得意满。

    陈天都也大大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借助手机的力量其实心里也没底。全程都憋着一股劲,牛都吹到天上了,一股不选我你后悔一辈子的架势。没想到效果这么明显,直接从众多精英广告公司之中脱颖而出。

    这部广告的原型是泰国潘婷经典励志广告,他不知道未来是否真的会有这部广告片出现,但现在他借鉴了,未来就不会再有。第一桶金即将挖成,此前n次请老板喝酒没拉到一分钱、酒桌上喝到胃穿孔、走路都能被一板砖撩趴下、病床上当植物人一星期的阴郁,全tm一扫而空,“走着……”

    “大富豪?”

    “你请客。”

    “(#‵′)靠!”

    所谓大富豪,不过是学校附近一家昏暗小酒吧罢了。

    里面放着老旧的迪斯科,有时候也请些流浪歌手唱几曲。几盏圆球霓虹灯乱扫着昏暗灯光,痴男怨女就着气氛蹦蹦跳跳。酒吧外面烧烤连成片,老远都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孜然味。在这喝酒的,全不叫酒吧食物,一水的烧烤配啤酒。

    “那家伙,贼爽利。”

    对这两兄弟来说,能够大大方方请客下馆子只会发生在一种情况下——找老板拉投资。即使是请老板也有心疼钱的时候,如果饭桌上看出明显谈不拢而老板又一个劲的点着鲍鱼、龙虾该怎么办?

    “忘带钱包”、“不胜酒力”、“借尿遁”,或者“真诚的说aa制”,诸如此举不胜枚举。

    抖了抖合同书,上面明晃晃的百万大额晃花了人眼,越看越高兴。台上一丑男抱着吉他哼哼唧唧,唱的是水手,老旧。两家伙勾肩搭背喝开了,框框框,几提啤酒撂在桌子上。

    三月的京城天还有些微凉,正是吃火锅的好季节,几提啤酒下肚就忘乎所以了。孔乙己恢复**青年的本性,抓了瓶子当话筒,“陈……陈天都大导演,能接收我们报社的采……采访吗?”

    陈天都也九分醉,摆棋谱来不比人差,大刺刺道:“你们这些记者,就是烦人。本座好歹也是脚踩一谋拳击小刚的大导演,采访也知道不提前预约,你说我会接受采访吗?”

    “当然会。谁不知道您的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全国瞩目,祖国人民等着您的回信呢。请问陈大导演,这次您这次的电影票房……大作……”

    “十八个亿票房的大作,美金,十八亿美金!”陈天都扯着嗓子嚎叫,引的周围人一片侧目。

    这装叉游戏,二人没事时候常玩,尤其是洗完澡对着镜子的时候更是玩的嗨。孔乙己就算喝醉了也能配合默契,“十……十八亿美金的电影《浮城往事》,18亿你不怕撑死……”

    “撑死个屁,浮城个屁!记住了,叫《泰坦尼克号》,还会不会采访了,不会就换个人来……”大导演扣着鼻孔,十分不满。

    “好好,您说,谁叫您是大导演呢。”孔乙己赔笑。

    然而大导演的威风却还没耍够,陈天都摆谱越来越足,明显进入角色,继续装腔道:“你怎么干记者这行的,连我拍的什么电影都不知道,文凭是假的吧,怎么找到工作的呀你。”

    孔乙己也上火,大手往桌子上一拍“啪~~嘶,好疼。耍大牌是吧,信不信曝光你潜规则的事。我好歹也是名利场大记者,犯得着捧你臭脚?不采了不采了。”就要撂挑子。

    陈天都赶紧抓了孔大记者的手,一脸赔笑,脸色变的比六月的雨还快,笑道:“哎哟哟对不住对不住,没看到是您孔大记者的采访,怎么能拒绝怎么敢拒绝呢。咱们继续聊,就聊我的电影打破全球票房纪录,得到奥斯卡十四项提名斩获十一项大奖的事。”

    孔乙己瞪眼,“(#‵′)靠,有这么多奖吗?”

    “有哇!”

    陈天都大着舌头,脸色通红,掰着手指数数道:“孔大记者,我给你数数,最佳影片奖、导演奖、编辑奖、插曲奖、音乐奖、艺术指导奖、摄影奖、视觉效果奖、音响奖、音响编辑奖、服装奖!不多不少,刚好十一项。”最后十根手指头数完了,还搭上一支酒瓶来凑数。

    孔乙己直翻白眼,“陈大导演,既然你拿到这么多奖,想在奥斯卡领奖台上说什么获奖感言呢。”

    “i‘m-king-of-the-world!我是世界之王,嚯嚯嚯嚯……”陈天都兴奋过头了,一蹦就站到桌子上,举着酒瓶高声嚷嚷,气派十足。

    二比青年欢乐多,酒吧经理早盯着他们了。要不是看两家伙买酒还算多,早赶出去了,“那两家伙喝醉了,去警告一下不要打扰别的客人。”

    片刻后,桌边吵吵嚷嚷声音更大了,出乎预料,却是两青年比保安的嗓门还大,气势汹汹,“干什么干什么,有钱还不让喝酒,什么破酒吧。你知道我是谁,我是谁你知道吗?信不信一句话烧了你的铺子。”陈天都、孔乙己朝着光头大汉保安蹬鼻子上眼。

    “知道,一个世界之王一个大记者嘛。想烧我铺子,我不信。嘿嘿,都给我老实点,再敢上桌子就把你们两丢出去。”光头大汉恐吓着。

    陈天都二人立马火大,就要勒袖子干架时,却被一人抢白,“强哥强哥,给个面子,这两人是我朋友,有点喝大了,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叫他们老实点,找揍不是,呸。”光头大汉骂骂咧咧走开了。

    那人笑嘻嘻的凑上来打招呼,“二位兄台,小弟刚才不巧听到二位的对话,简直如雷贯耳啊,敢问二位可是演艺圈人士?”

    “你谁呀?”孔乙己不爽问道,“咦,你不是那个唱歌的丑男吗,我们认识你?”

    “丑……丑男?”黄博脸皮子直抽抽。

    陈天都大刺刺拦着他,开腔道:“管他是谁。是英雄不问出处,哥儿们今天路见不平、仗义伸手,是条好汉!来,走一个,干了这瓶酒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

    “框”一瓶酒落在桌子上哐当响,让黄博眼皮子直抖。

    这两家伙一看就喝高了,我还凑过来干嘛?没准明天就忘了干净。罢了,为了那点明星梦,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干就干!抓起瓶子一口闷掉。

    “喝酒是吧,一口闷是吧,没问题。”咕噜咕噜咕噜,几口灌下去,“尼玛,真爽歪。”

    黄博一口闷干净,“框”的将瓶子落在桌子上,抓起两串腰子直往嘴里塞。一抬头发现对面只坐了一个,“哎,另一个跑哪去了,别掉桌子底下去了。”

    孔乙己一拍他肩膀,又一瓶酒放在桌上,“酒量不错,好,以后就是兄弟,再干一个。”

    “哎哟,不是。兄弟,另一位兄弟跑哪去了?”他掀开桌布,下面没有。

    “在那呢?”孔乙己大着舌头,歪歪斜斜往台上指。

    黄博一转头,正好看到歪歪斜斜走到舞台上抱着他那把破吉他的,可不就是陈天都嘛,那个**丝世界之王大导演。

    “哎哟我艹,坏大事了。”哪还喝什么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撩就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陈天都调了调话筒架子高度,“叮叮叮咚”一连串吉他声响起,已经开唱了,第一嗓子就让全场惊呆。

    “嘿嘢~~oh~~ah~~”

    嘹喨的嗓音蓦然响起!仿佛劈开乌云的闪电,仿佛打碎堤坝的波涛!小小酒吧乌烟瘴气,喝酒的划拳的打啵的跳舞的,全被这一嗓子吼过来目光。

    黄博奔跑的脚下一绊,差点摔了个狗啃屎,“卧槽!”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何处不能欢乐无限。抛开烦恼,勇敢的大步向前,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一段唱完,底下全嗨了起来,陈天都玩兴大起,居然在台上大秀起吉他技巧来,挺着下半身的吉他,对着一个女孩来了一段极燃的炫技。他长的比黄博帅出n个层次,这么近距离炫技,直把那女孩简直嗨到天上。她男朋友一脸警惕的跑过来,虎瞪着陈天都。

    “哐哐……!”

    吉他声气势骤然一变,陈天都的姿势也从随意而松散,变成微微前躬,微眯双眼,口中仿佛能够吐出骇人的力量来,音调越来越高亢,一副要炸碎酒杯的架势,“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在日落的海边,在热闹的大街,都是我心中最美的乐园!”

    “我相信自由自在,我相信希望,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有你在我身边,让生活更新鲜,每一刻都精采万分!i-do-believe……”

    一曲唱了两三遍,音调一遍比一遍高。带给人的震动,更上一层,仿佛海天一线的狂风怒号,白浪滔天,但那弄潮儿,偏偏要迎难而上,屹立在海天之巅,阅遍了这世间的美景!

    加上这首歌歌词也极其励志,酒吧名字叫大富豪,但窝在这小酒吧混的,都不会是大富豪。每个人都有北漂的艰辛,几句歌词算是唱进每个人的心坎中。一个个都张大着嘴巴,感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胸腔里搏动,感觉一种不吐不快的气息,让他们没有办法再平心静气地坐在椅子上,跑进舞池中跟着旋律摆动身子。

    “wawooo~~帅哥,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一个中年妇女举着酒瓶朝台上嚷嚷,一把钞票丢上去。黄博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卧槽,随手丢一把起码上千了。这tm什么歌?”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