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六章:有钱就是大爷
    千禧年之前,华娱在香港。

    尽管这个年代的香港电影已经没落,却依旧是内地望尘莫及的。

    今年七月香港即将回归,举世瞩目,内地更是掀起一阵香港旅游热。但这并不能改变香港的排外之心,他们高傲是因为他们有钱,许多人打心眼里看不起内陆,尤其是歧视趁着香港回归一窝蜂涌往香港捞钱的南下务工者。

    他的上个剧本《浮沉往事》一开始也是想走香港这条捷径,信心满满往香港十数家电影公司都投了剧本,可到现在还是石沉大海,竟然连一个回应都没有。

    香港电影圈素来不注重剧本,卖座的电影剧本大多数都来自知名的编剧。普通编剧就算是有些好剧本,投给电影公司真到了高层手里,没有两三个月很难有回复。这不仅是因为疏忽,主要还跟编剧在香港娱乐圈里的地位低下有关。何况陈天都一内地的信件,更不会引起重视。

    积极性一次又一次被打消,也让他成熟起来。懂得了关系社会,现实不是童话。实在无法,才拉了孔乙己一起到处找投资,美名其曰“创业”。请人喝酒吃饭已经太多次了,最后都不了了之,唯一一次接近成功的却被他一酒瓶子撂翻……

    “陈大头,真是你呀!”忽然一声喊,打断了他的思绪,三个年轻人凑过来对着广告牌瞄了又瞄,最后一个脸上长麻子的青年拍了拍广告牌,啧啧有声道:“拍广告啊,什么广告啊,有模有样的嘛。听说你小子陪煤老板喝酒喝到胃穿孔是不是真的?”

    “干什么的。怎么跟导演说话呢,我们还要招几个摄影、灯光,你们干不干,要干在这来报道,别打扰导演。”孔乙己直愣愣的冲上去。

    “给你们做摄影举灯光,怎么不撒泡尿自己照照,我们可是导演系的。别以为拍个广告就牛比了。”

    “怎么着。大爷就是有钱,有本事你也拍个广告试试。”黄博也看出来者不善,二杆子属性发作,仰着下巴歪着嘴一脸我是坏蛋表情凑上去,“找茬啊,想挨揍是不,信不信哥给你打出屎来。”

    “你,简直有辱斯文,这里是中戏不是你们撒泼的地方,信不信叫保安把你们轰出去。”

    孔乙己啐了一口喝道:“还真不信了,有本事你就叫来试试。”几个未见过世面心比天高的学生,如何跟孔乙己这老油条抗衡,被顶的面红脖子粗说不出话来。

    “哼,不跟你们一般见识。陈大头,我只是来通知你,今年表演系的毕业大戏是《楼梯的故事》,我们导演系的毕业大戏题目定为法国文学家萨特的代表作《涅克拉索夫》,郭教授推荐你要参演你回去好好准备吧,别到时候丢了我们导演系的人,哼。”一转头牛气十足走了。

    留下孔乙己和黄博满脸不忿,“这家伙是谁呀,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黄博也凑趣,“原来你外号叫大头啊,不怎么像。”

    陈天都耸了耸肩肩,“路人甲,谁知道呢。嫉妒我长得帅的太多,给人起个绰号贬低打击不足为奇。”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与导演系会分别推出两台毕业大戏,这已成为中戏的传统。这样的毕业大戏都不会刻意迎合市场进行创作,而是会选择一些思想性和艺术性强的戏剧作品,充分展示学生的专业水平。《涅克拉索夫》是萨特境遇戏剧的代表作之一,比较适合作为毕业大戏推出,而导演系与表演系毕业大戏最大的区别就是导演系的学生不但要在剧中充当演员,并且也是整个作品的分场导演。

    中戏每年都会招进上百个新生,真正能名留校园名人录的少之又少,表演系还凑活,导演系则是十年也未必会有一个腕儿。因为机会太难得,哪怕是导演系的毕业戏,也成了一些导演展示舞台的场所,不会给应届学生多少发挥机会。

    陈天都知道就行,如今眼光放远,再不会被眼前狭隘的利益纠结,“再等半个小时,要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就转到北影。”

    快到中午时间,路上学生渐渐多了。

    “原来是拍广告”,路过的学弟学妹们报以百分之两百的关注,围观了过来。

    知道只要两个女孩角色后,大部分人讪讪离开,还有几个学妹盯着广告牌一条一条往下看。

    “学长,广告费多少啊?”有大胆的直接问价。

    “看条件,主角不会少于一万,配角不会少于六千,绝对业界良心,学长我这是在给大家伙创福利呀。”

    陈天都耐着性子解释,随手递出几张做工精美的宣传单,看见苗子不错的,他也会顺手递上一张无双影视公司的名片。手里握着大把资金,不够还可以再追加,这种好事多少年没遇到过了,自然是敞开了花。

    “学长,我叫袁荃,是96级表演系的学生,您看我的条件行吗?”一个双眼皮女生期期艾艾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女生。

    黄博、孔乙己眼睛放光凑过来,陈天都仔细打量一会道:“长得挺漂亮,眼神很有神采。头发有点短,会弹钢琴吗?”

    袁荃顿时咬着嘴唇,“不会,但是我学过舞蹈。头发本来也挺长的,前几年天气热给剪掉之后就再也没留过长发,这会儿真后悔。”

    “不太符合要求呢,别灰心这位学妹。来,拿张名片。以后还有合作可能。”

    孔乙己羡慕的看着这牲口跟几个粉嫩的学妹套近乎,挺着胸膛在女生面前晃悠,唯恐自己落后于人。他长的也不赖,可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站在陈天都身边。一对比,就什么也不是。

    一位中年妇女提着菜篮子走了过来,朝广告瞄了几眼。陈天都看到来人,赶紧起身相迎,“哎哟,是常老师,您这是,刚买菜呢。”

    这位是表演系的老师常莉,这年头导演系招生都不纯粹,表演都成必修课了。陈天都知道自己长得不赖,自然想过自导自演什么的,平时没少去旁听表演系的课。

    虽然长一张混血脸,造型太过时尚,而恰巧国内盛行古装剧、历史剧、战争剧,唯独时装剧太少,许多角色都有限制。但长得帅的男人就跟长的靓的女人一样有市场,他学习的这几年,空闲时间在各个剧组打工,自然也没少演龙套。

    “是小橙子啊,今年就该毕业了吧。这是接了拍广告的活,那也挺好。许多人都好高骛远一毕业就失业,你能踏踏实实从底层干起,很好,很好,最起码先要养活自己。”这位一开口,陈天都就有泪奔的架势。长这么大,被叫成什么绰号的都有,可是这“小橙子”还真是独一份,怎么有股老佛爷驾到的感觉呢。

    “老佛爷您说的是。”陈天都老实巴交的迎合,看到孔乙己还踏实坐在椅子上,抬腿就给他一脚,“小孔子,怎么就不长眼睛呢,还不给老佛爷让个座送瓶水。”

    孔乙己这才反应过来,委屈的摸摸屁股,赶紧过来拜见老师。黄博也手脚无措,中戏老师,多高贵的人啊,该去攀攀交情吗?舔着笑脸想要去攀谈一二,嘴巴里却像长了青苔,一下子词穷。看到陈天都聊的火热,羡慕不已。

    “顽皮!”常莉笑了笑,“别忙活了,我就是路过瞅一眼。”

    她皱眉看着广告内容,道:“你这拍广告的待遇倒是真不错,要求有点苛刻。我们班的学生不多,算得上长发飘飘的还真有。”

    陈天都道:“您现在带的是哪个班?”

    “96级,班里有几个小姑娘。只是你这还要会拉小提琴有点难为人了,就不能想想折,摆个花架子拍摄什么的?”

    陈天都也为难,道:“刚才也有个96班的妹子过来,叫袁荃,头发有点短长得有点成熟不太符合学生扮相,估计是您的学生。投资方对这广告看的挺重,所以要求严了点,其实没多少镜头,摆拍倒也行。如果真找不到合适的,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本来过会儿还要去北电,音乐学院看看的,既然常老师推荐,就把角色留着,给您多留几张名片吧,回头叫学妹给我打电话。”

    常莉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成。也别看我面子。如果实在不符合要求,咱也不强求。”

    “是,是,多谢老师理解,老师您慢走。”

    忙活到下午,女一女二都没着落,三人很干脆转道北影,一副要把京城影视学院都逛遍的架势。天要黑了,总算有了收获,一个笑容大方的女孩走了过来,递上一份简历,道:“导演,我想应聘二号角色?”

    陈天都接过简历还没发话,孔乙己就装蒜的走过去,盯着人家女孩直勾勾的瞧,“长得不错,有学生气质,头发还算长,就是有点发叉,这点不用担心,到时候会有造型师帮忙。外形条件还行,最重要的是你会弹钢琴吗,表演个阴谋得逞的表情看看。”

    “会弹普通曲子,太高深的弹不了。”徐婧蕾即将毕业还未走进社会,看人还是会看的。三人中,只有陈天都还有点导演模样,这两人估计是下属。但依然很听话的表演了几个表情。

    陈天都看她的表演很是灵动,跟中戏的袁荃不相上下。心中一动,掏出手机搜索了两个名字,片刻后沉默下来。

    “怎么样?”见他半天没表示,孔乙己悄悄过来问道。

    陈天都认真确认了一下对方面容后,再不犹豫,递过去一张表格,“请填写一下你的详细信息,明天到这个地方来面试,如果造型通过也顺便谈一谈薪水。”

    “啊,我通过了吗,谢谢导演。”徐婧蕾欣喜不已,她也是今年即将毕业。对一个女演员而言,能拍广告也是本事,何况飘柔的牌子还是很响的,最重要的是广告费很足,这事可遇而不可求。

    “别急着谢,明天让造型师看看,如果不符合要求还是没办法。”

    “那已经很感谢了。”

    徐婧蕾走后,黄博纳闷问道:“这就符合要求了,我看跟中戏的女孩没多大区别。”

    陈天都龇牙,“凑合着用呗,这女孩有股才气和倔强劲头,演富家女还行。”

    ……

    (求收藏、点击、推荐,新书总少不了这道关……)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