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七章:介意摸一下麽
    对于一个导演而言,什么东西最有成就感?

    将一个一无所有的剧组找齐四方英豪加盟,组合成一个团体,然后用摄影机将一幅幅画面制作成一则完整的故事——创世神造物的感觉,有没有!

    有钱能使鬼推磨。

    陈天都这些年各个片场打工没白费,各行各业都存着几个联系方式。京城要吃影视这碗饭的海了去,白天放出要组建剧组的消息,不用到晚上电话就会响个不停。

    他们手揣巨款,自然是掂好的选。反正都是劳累命,以前筹备电影拉投资的时候比这更惨更没底线的事情都经历过,现在自然是驾轻就熟。想要赚笔外快的不在少数,一个电话打过去,价钱合适,技能娴熟,立马敲定。

    灯光、摄影、道具、化妆都飞快拉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别小看拍广告,这也是一个微缩片场啊。陈天都就是要拿这部广告当做检验自己功力的试金石,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该是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了。

    “陈大头,还差个拉小提琴的老头角色没找着人?”孔乙己喊着,叫了几声大头,忽然觉得蛮顺口,就叫开了。

    “想死吗。”陈天都威胁的看他一眼,让孔乙己直打哈哈。

    他琢磨一下这个角色的原型,忽然看到黄博那猥琐的小眼到处乱瞅,心中一动,拿起一顶绅士帽往黄博脑袋上一扣,黄博本能的一躲。

    “别躲,能吃了你呀。”

    黄博咂咂嘴,这举动,莫非是要他来拍广告?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表情。他心理跟明镜似的,“惊喜来得是不是有点太快,哥前两天还在酒吧卖唱呢。”

    他猜对了,陈天都搜索过他的未来信息,也看过他主演的几部电影预告片,可谓是扮什么像什么。这样的演员,在全中国都找不着几个。尤其是天生一张老颜脸,扮个老头也丝毫不违和。左右打量一圈,很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抽空练练小提琴,卡农。”

    “我不会呀。”

    “那就学,好歹也是一唱歌的,至少别让人一眼看出是假货。”

    “那……那,这意思就是让我演街头艺人了?!大导演,能问一下我的片酬多少吗?我可是未来影帝,接到的人生第一笔片酬,总不至于太寒酸吧。否则未来粉丝们翻旧账,会数落无双影视公司周扒皮的。”

    陈天都一摆手,笑道:“这事找老孔,我不管的。”

    孔乙己顿时嫉妒的看着黄博,“还想要片酬,先付了房租再说。臭要饭的,给你一百块去吃早餐。”

    “别呀孔哥,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我可是你属下头号大将,未来少不了要冲锋陷阵的,你不能亏待自家兄弟。”

    “放手放手,死基佬,再凑到我身上揍你啊。”

    两人扯起皮来没完没了,陈天都在一边写写画画完全不受打扰。

    他不是万能的。

    不管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多么丰富,陈天都严格说来其实还是第一次执掌导筒,第一部作品虽然是广告,也可以看做微型电影。真正执掌导筒,才知道很多东西光是看是无法学会的,没犯过错,没吃过亏自己亲身体会,都是无法将之转化为自己的经验。

    他需要有人帮忙,自小一起长大的孔乙己就是最好人选。

    华谊兄弟跟冯笑刚在未来会出版一本书,叫《大片时代:冯笑刚与华谊兄弟》,吹嘘他们这一电影界最为成功的组合延展中国电影近年的发展历程,围绕着商业电影、票房、档期、大片制作以及“冯王组合”等来勾勒当下中国电影产业的新局面。且不论这对组合的根本联系点是关系还是金钱,但后世连张一谋张卫平的“二张”组合都分道扬镳,他们还在合作,并且打下不小的江山就足以让人羡慕的。

    孔乙己能做好吗?

    在他看来,孔乙己学着精打细算、苛刻吝啬才是一个合格制片人的首要因素,但很多地方还需要加强。在好莱坞剧组地位最高的大多都是制片人,一个作品前先拉头找投资找导演找演员,他们才是电影最重要的掌控者。什么时候等孔乙己能独当一面,不要让陈天都自己去干预算统计、联系演员候场、预订盒饭的活,那才算真正轻松了。

    一个个角色人物的搜索寻找,一个个拍摄场地的踩点选择,一件件道具的挑选购买,包括各种可能情况的预算和消费统计,忙的不亦乐乎。

    三人早出晚归,又忙活一天。其他演员包括灯光、摄影、道具都飞快的拉齐了,摄影机也租借了两台,还在音乐学院找了个教授担任音乐指导。

    虽然很累,那股成就感却油然而生。

    “原来剧组组件是这么回事,今天算是长见识了。”黄博觉得小日子很充实,虽然一分钱没赚到,酒吧的生意都给耽误了。

    孔乙己在一边疯狂的按着计算器,抱怨不已,“还没开拍就花了五万块,真要疯了。老陈,你选服装能不能不要那么时尚啊,连个街头拉小提琴的老头都穿的跟英国佬似的,学生服还要订做太不符合国情了吧,也不看看咱们国家哪家高中生校服是白衬衣百褶裙这么清纯的?简直是浪费钱,浪费金钱就是浪费生命,你这是在谋杀,咱们可是连女主角都没找着呢。”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陈天都做了个禁声手势,走到天台接电话去了。

    黄博问道:“老陈的手机哪买的,挺科幻啊。”

    孔乙己翻白眼,“天上掉下来的。”

    “师哥你好,我是常老师推荐的学生,听说您要拍广告找人,我……”电话对面有些嘈杂,女孩的声音倒是清澈,就是有些怯怯。

    “你在哪?”陈天都打断了她。

    “啊,我在……在学校的公用电话亭处。”

    “等我十分钟。”陈天都挂了电话披上外套就走了出去。

    听到对面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少女有些茫然。但还是抱着憧憬的目光,等在原地。

    一万银子呢,谁不稀罕。这年头没名气的女演员,接个电视剧演全集,也就那么点薪酬。拍部广告就能拿一万块,说出去别人肯定不相信。加上飘柔牌子不算小,有些人哪怕为了出镜,免费都愿意干。

    三月的京城,夜晚气温更低,等在外面还是挺冷的,站的久了双腿就会发麻。她也没手表,不知道等了多久。忽然远处有声音在叫唤,诧异回头看去,一个男人正在向她招手。知道导演来了,她赶紧跑过去。

    “随便找了个教室坐坐吧,希望暖气还没关。”

    “嗯。”

    推开一间漆黑的教室门,开灯。里面正好有一对野鸳鸯在角落里抱着啃,看见门忽然打开,赶紧松开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少女看到这一幕,顿时脸红。

    陈天都却乐了,“哟,演激|情戏呢,有前途。要是再露大点,以后保不准也是一线性感明星,准上位。”

    “你谁呀,关你什么事。五十步笑百步,你不一样带个女的找黑屋。这地方是我们先来的,你们要干事就去别地儿。”那男的捏捏嘴不敢言,女的倒是泼辣的很,一边收拾bar一边朝陈天都嚷嚷。

    陈天都哈哈一笑,“还真有不要脸的。提醒你们,这教室可有录像的,小心被门卫逮着现场直播。”

    “啊——”

    这一句话让两人脸都绿了,赶紧起身往外走。男的走的急,没迈出几步裤子都掉了,顿时惹来身后少女一声惊呼。

    章紫怡也没料到碰见这样一幕,直感到脸上发烧,“这位师哥也太坏了。”

    小插曲过去,陈天都这才转身仔细打量着章紫怡。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一幕尺度太大,脸色有些秀红。眼神很亮、嘴唇有些倔,是个美人**,“把辫子解开,看看你的头发有多长?”

    “哦。”

    见面第一句话就让人解开辫子,还真有点害羞。

    话说这位师哥不就是比她大两届吗,怎么使唤起人来这么顺口。章紫怡忽然发现自己其实见过他,对他后脑勺的小辫子记忆尤其深刻。这不就是几天前在门卫室外画画的导演系师哥吗,像金城武的那个。今天仔细看,发现比金城武还要帅,该是混血儿吧。

    陈天都用挑剔的目光看了又看,“介意我摸一下吗?”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