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八章:没关系,摸吧
    “介意我摸一下麽?”

    “啊!”

    章紫怡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双眼发愣。

    “不要误会,是你的头发,因为是洗发水广告,so……”

    “没关系,摸吧。”章紫怡松了口气,故作大方主动侧过头来。

    陈天都也不嫌弃她油兮兮的头,摸了几把,手上一把油嗒嗒。章紫怡脸都烧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出来时不先洗个头呢,丢死人了。

    陈天都擦了擦手,也没有多说什么,道:“说实话,你的发质算不上好,头发稀疏柔软也不算密,发根都发叉了,要注意保养啊。女演员要成名就得靠靓装,连头发都护理不好,还怎么当明星。好在这些都不算大问题。带简历了吗,给我看看。会拉小提琴吗?”

    “不…不会拉小提琴。”章紫怡双手恭敬的递上简历,有些担忧。

    对这个广告她是很贪心的,如果因为不会拉小提琴被淘汰,实在不甘心。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又多插一句嘴,道:“师哥,常老师说可以演着会拉小提琴的……”

    还敢顶嘴?

    陈天都不由抬头多看了她一眼,性子蛮直吗,这以后要成名了还这样是会吃亏的。道:“那边有把扫帚,你就当是小提琴,表演一下陶醉在小提琴的音乐中的情景。记住,你的角色是一个聋哑人。”

    “聋哑人?还挺有挑战性!”

    章紫怡琢磨一下就干脆利落的起身,显然对表演还是蛮有自信的。

    也不嫌弃扫帚脏,装模作样抵在脖子上就演了起来。教室里格外安静,章紫怡本来以为自己没问题,可是拉了几下又觉得不对味,聋哑人,聋哑人……到底怎么做才能突出呢。加上教室静悄悄的气氛,让她演了一会就彻底没了信心,脸色越来越沮丧。

    正在这时,忽然教室里响起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正是那首经典的卡农。

    章紫怡感激的看了师哥一眼,“那是手机吗,好高端的样子,音乐好清澈,不愧是导演系的师哥。”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表演。

    陈天都看了一会儿,其实并不是太认可。但是要会拉小提琴又要长的漂亮还要有一头黑长直,不要太难找。

    随手联上时空网络,搜索了一下“章紫怡”,一大堆内容弹了出来。“谢特,这么多信息,都是流量啊。”他随意扫了一眼,顿时眼珠子都快凸出来,“十几个影后,国际巨星,就她?合作的都是大导演,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什么,师哥?对不起,我没听清楚。”章紫怡纳闷的停下。

    “行了别拉了,跟我来。”

    陈天都主动叫停。

    “师哥,咱们去哪儿啊?”章紫怡一把丢掉那倒霉的扫帚就跟了过去。

    “放心,不会拐卖你。”

    “呵呵,师哥你真会开玩笑,对了,我还不知道师哥叫什么名字呢?总叫您师哥多生分。咱这是往男生宿舍方向吧。”

    “我叫陈天都,93级导演系今年就毕业,比你大四岁,叫我……天都哥哥就行了。嗯,先给你找把小提琴练练手。”

    “天都哥哥?”章紫怡咂咂嘴,牙酸,叫不出口。

    一路直奔男生宿舍,章紫怡倒是第一次进男生宿舍,有心想要不进去偏偏陈天都头也不回就冲了进去,一点也不为她考虑。一咬牙就跟着走了进去,宿舍阿姨居然不管的。

    看到502的号牌就一脚踹开,里面几个牲口都吓一跳。一个麻子脸正骚包的举着小提琴哼哼唧唧,正是白天想找茬的那位同窗,“陈大头是你,想干嘛。拉到个广告就目中无人了是不,这可是我们502宿舍。”

    “胡作为,有表演系的学妹光临,可不要丢了绅士风度哦。”陈天都笑眯眯让开身子,后面正是水灵灵的章紫怡。

    “哎哟”,“卧槽”,“妹子”,“我的裤子”,“尼玛”里面顿时一片嘈杂。胡作为尴尬的套好衣服,挤出一个微笑,“学妹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行了,别拽文了。”

    陈天都笑嘻嘻道:“这位学妹早听闻导演系有个叫胡作为的音乐才子,拉得一手小提琴泡妞挺有一套,特地想借你小提琴一用,顺便学个曲子。人家小姑娘大着胆子闯男生宿舍,你该不会拒绝吧。”

    胡作为一瞪眼,“你小子,什么泡妞,说的这么难听。”转眼又舔着笑脸对章紫怡道:“在众多西洋乐器之中,我认为小提琴是最优雅的。学妹想学小提琴吗,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章紫怡也是聪明人,温顺的笑了笑道:“那就多谢学长了,我想学卡农这首曲子可以吗。”

    ……

    一部广告片投资预算达到30万,这个数字几乎是可以拍一部文艺片的价码了,现在却只为了区区几分钟的镜头。陈天都不禁感慨人生无常。拿了人家的钱,自然要精益求精!

    当你喝着排骨汤吃着韭菜饺子悠闲的坐在电视机前看到一掠而过的广告时,你肯定想不到,一场不过才四分十几秒的小广告,拍摄起来竟然那么麻烦,这背后,多少操心的琐碎小事,每天都有状况发生。不是这个没准备就是那个迟到联系不上。

    除了人为因素外,广告拍摄起来倒是很简单。

    陈天都对要拍什么东西了如指掌,多一个镜头不多,少一个镜头不少,干脆利落。因为三个主要演员的表演都很棒,一点就透,这也是陈天都为什么执意要找表演系学生的原因。

    最麻烦的其实还是音乐和那点化茧成蝶的特效。一个让人很难堪的事实,为了让画面更真实,这么点特效居然还要跑香港去做。

    “脖子,你可是未来影帝,看出人家科班出身的学生跟你的表演区别在哪里吗?”还差最后一场戏,古典音乐大赛现场。孔乙己正在指挥群众演员坐好,陈天都拉了黄博聊开了。

    这会儿,他有点明白章紫怡这个瘦不拉叽的女孩未来为何会有那等成就,长的不差,有股灵气,最重要的是在片场十分认真。哪怕是为了一个广告,一有空就主动跟着音乐老师学拉小提琴。这么短时间内即使是天才也不可能学会卡农的,她只要掌握好技巧和动作就行。

    “那也没啥,主要是我的镜头太少,表现不出我的特点。”黄博不服气。

    陈天都道:“我没说你差。”

    黄博一愣,“那是什么个意思?”

    陈天都认真道:“你的确有自己的表演特点。不拘泥与形式,表演更加生活化、真实化,这是你从龙套生涯中领悟的。表现一个街头卖艺老人的时候,也能演好那份慈祥。但是正因为路子太野,缺乏基本功。你看老徐,该骄傲就骄傲该傲娇就傲娇,表情一分不过。你看紫怡,一个哭戏,眼泪豆豆说要从中间掉下来,就绝不从两边流,这就是专业。如果你的灵性耗尽了,以后碰到千变万化的角色要求,还能表现自如吗?观众是最善变的,可不会喜欢永远都看一张脸。”

    徐婧蕾凑过来,“在夸我呢。”她跟陈天都同届,年龄比他还要大一岁,比较放得开。大家都是同龄人,叫她“老徐”也不会介意。还说陈天都是第一个叫她老徐的人,以后就要这称谓了。

    章紫怡也听到了陈天都的话,顿时谦虚笑了笑,“天都哥过奖了,在学校练哭功,可不都要这么要求嘛。”

    黄博心里有些慌神,“那该怎么办?难道要考电影学院,我也想考,关键是人家不收你啊。”没有过明星梦的人是不会了解那份执着,哪怕有一点机会都会死死抓住,否则未来也不会有那么多脱衣服侍奉导演的女演员。

    陈天都道:“退而求其次,你其实只需要一个进去学习的机会。一个人只要肯学,在表演系、导演系、戏剧系或者配音系,还有区别吗?”

    黄博若有所思。

    孔乙己看陈天都对黄博屡次关照,心中不爽,“这家伙有这么厉害吗,我看也就普普通通。”

    “嘿嘿。”陈天都笑了笑,“拍戏的事情你不懂,叫你联系的特效工作室怎么样?”

    “联系过了,人家开口就要十万。”

    “我去,这么点东西就要十万,抢钱啊,好莱坞也没这个价。”

    “不然能怎么样?摆明了宰你。谁叫咱内地的电影工业发展缓慢呢。”

    陈天都沉默,半晌后才道:“慢慢谈,做特效的那么多,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其实内地也有高手,只是路子太窄还无法形成产业链,也无法取得圈内信任。他们不接就找韩国、日本,或者干脆找峨眉厂,我就不信了。”

    站起来拍拍手,“准备开拍了,最后一个场景,一鼓作气拿下它,然后大家就可以领钱回家睡老婆。”

    礼堂里轰一下笑开了,几个工作人员在陈天都指挥下飞快就位,“ready,action!”

    实在没有难度,若非为了配合色调,拍出那种怀旧风格,只怕效率会更快。

    徐婧蕾表演完钢琴志得意满的走下台,主持人本来要宣布比赛结束的,忽然被后台告知还有一人。章紫怡一头“黑长直”,抱着满身创痕甚至用胶布贴起来的小提琴走了出来,长发披肩,眼神执着,他听不到却能看得到。音乐,是可以看见的。

    演奏的曲目是四倍变奏版卡农,那段世界上最经典的音乐之一。

    一曲之后,场下观众和评委齐齐张大了嘴巴,足足三秒没有动静,继而一名观众率先起立鼓掌,全场沸腾。

    广告拍完了,一个个兴高采烈领钱走人。章紫怡和徐婧蕾领着厚厚一叠的银子,一脸开心过来道谢。还特意询问一下广告什么时候播出,在哪播出。

    陈天都笑笑,“你们会看到的。”

    ……

    (疯狂求票,收藏,点击!您随手一点,就是给老驴莫大支持!)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