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二十四章:小露一手
    “导演,我的32号镜头是从哪里开始拍摄?”一个年轻摄影师找不准方位,傻乎乎的跑过来触霉头。

    他是总摄影师贾努兹-卡明斯基的属下,该去问贾努兹的,可眼下贾努兹还要负责十几个镜头呢,哪有功夫管那么仔细。贾努兹是斯皮尔伯格拍摄《辛德勒名单》时候的摄影机,老搭档了。对他而言,就应该拍摄汤姆-汉克斯这些主镜头,场面太大的确不好调度。

    开场大戏如果再拿不下,他也就白费了斯皮尔伯格的重用。

    “大家都急的火烧眉毛了,如果我太过悠闲岂不是成了靶子?”陈天都觉得自己该找点事做,就主动拦住了那个摄影师,“你的摄影镜头从底角起拍,看到海滩上木桩没有,贴近海水二十公分做防水处理,不要让海水沾到镜头。冲锋艇冲过来的时候,随着波浪起伏做上下十度范围内摇晃镜头拍摄,懂了吗?”

    年轻人点头,感激的伸出手,“我要泰格-沃森,谢谢你副导演。”

    “圣诞-陈,你可以直接叫我圣诞,好好干吧。”

    一转头又看到一个断臂群众演员还在那使劲摆弄着自己的断臂,“你有什么问题?”

    剧组的群演大部分都是真正的军人,看到陈天都胸口的工作牌,那人楞了一下,解释道:“副导演,我在查看断臂一会丢在哪比较合适?”

    陈天都看了看他,还挺帅的。瞧了瞧四周,地面太低,一会一开拍肯定尸体倒一堆。

    琢磨一下道:“记住了,一会你的胳膊炸断了倒地上,然后倒在地上。在心里数数,数到八秒之后爬起来,在原地低头来回走两遍,再从地上拾起自己的胳膊往前走。”

    那人犹豫道:“这能行么,导演不会责怪,会有镜头拍摄吗?”

    “叫你做就做,出了事也不会怪到你头上。”陈天都板起脸,随手又指着一个坐在沙滩上的年轻士兵,“还有你,想露脸吗,做个恐惧的表情给我看看。”

    那莫名被点名的士兵楞了一下,马上双手架在脸上踉跄往后退,脸上努力做着恐惧想哭的表情。

    表演很浮夸,倒还算真实。

    陈天都有了主意,“一会开拍后,你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全倒下,你也马上就会死,这个时候你应该极度恐惧,丧失继续向前冲的勇气。一会就像现在这样表演,要记住那个感觉,再真实一点。如果你能真的哭出来,那就绝了,镜头绝对会保存至大银幕上映时!”

    士兵恍惚的点点头,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陈天都又赶紧回头叮嘱摄影师泰格-沃森,“泰格。”

    “什么事,圣诞?”

    “拍海水三秒后转拍冲锋艇五秒,之后转入90°方向拍那个断臂士兵,他会转两圈拾起胳膊再走掉,你就顺势对准他旁边那个年轻人,明白吗?”

    泰格比了个ok手势。

    不少士兵看到陈天都在指点,忙举手问自己一会儿该怎么办?

    陈天都一一为他们解答,一批又一批,始终耐心解释,“你们都是真正的士兵,应该庆幸自己出生在和平年代。想想二战时候的先辈们吧,当登陆艇遥望海滩,士兵们该兴奋嗷嗷叫着冲锋吗?不是,他们心里应该有恐惧,同样是士兵,我想你们应该更能体验枪架在脑门上的感觉。他们疲惫不堪,浑身湿透,然后跳下登陆艇,但是迎接他们的却是密集的子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死在身边,而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爬上海滩……”

    “伙计们,不要想着演戏,哪怕是为了祭奠先辈们,也要拿出现代军人的气魄来,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想着自己就是二战士兵,脑袋顶着枪子往海滩上冲锋。”

    他的解释能起多少作用,自己也不知道。全看一会的表演了,反正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他只是众多副导演中的一个,而且更偏向文案工作,也只能处理一些群演的问题。至于主演们的镜头,自然有斯皮尔伯格亲自指导。

    但海滩就这么大,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里。

    再次开拍,真的来到二战中似的。

    连群士兵演员的表情也到位了不少,仿佛真的体验到了多年前先辈们心中是多么恐惧。

    最夸张的是刚才陈天都让哭的那个年轻士兵,满脸哭的稀里哗啦、嗷嗷大叫,“你还能再假点吗?不过这场面,配合这疯狂的抢滩登陆战,别说,还真的挺显眼。”

    拍摄结束,坐在监控器后面的斯皮尔伯格再次仔细观看所有镜头。

    “咦,这里怎么多出许多跳跃镜头,哪个机位掌镜的?”亚当-古德曼眼尖,一下子发现毛病。

    陈天都纳闷,他与亚当-古德曼同为副导演,可这位也太嚣张了吧,导演还没说话呢。但他还是站出来,“是我让摄影师这么拍的。”

    亚当斜了他一眼,淡漠道:“你看,这几个镜头调转混乱,根本没摸清战场的中心在哪。这个镜头更是瞎闹,生硬的90°横转,把其他摄影师都拍进去了在明显不过的穿帮,简直是胡扯。你的工作应该集中在编剧和文案上,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大家商量,以后这样浪费胶片的事情就不要做了。”

    “对不起,我自作主张了。”陈天都诚恳道歉。

    “只有一个摄影机吗?”斯皮尔伯格忽然问道。

    “什么?”亚当等人一愣,摄影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这算什么问题?

    只有陈天都知道他在问什么,“是的,32号摄影机泰格任务不明,我才自作主张的,是我的错。”

    “嗯……”斯皮尔伯格沉吟半晌,又将这一段镜头反复看了一遍,道:“这几组镜头拍的很真实,你是怎么想的,能说说看吗?”

    陈天都感到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这还是开机之后第一次,道:“我知道导演你想要拍的更加真实,否则也不会在前20分钟的片头部分都用一场记时大战的形式开场。我的想法是,如果想要纪录片的形式拍摄,可否用手提摄影机跟踪拍摄呢,就像一个战地记者,在枪炮战场上做出最直观的拍摄记录。”

    “那样镜头不会摇晃得厉害?”托比霍金斯跟他关系最好,担心的补充一句。

    “那样才更真实啊,再说我们有卡明斯基先生在这。”

    斯皮尔伯格问道:“可怎么解决色彩问题呢,色彩太艳丽不符合残酷战场的氛围。我需要一种冷酷的额真实感,又不至于太超出时代。”

    “为什么不问问卡明斯基先生呢?”陈天都提议,“他才是专业的。”

    卡明斯基很快就跑了过来,一起商讨。他不愧是奥斯卡级别,马上就想到解决办法,“可以使用老式的摄影机试试,那种40年代的老式机器……不行,光线还是问题,即使给胶片进行处理也很麻烦,也不一定能出现你要的那种刚冷淡效果。”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开来,也忘记继续斥责陈天都。

    陈天都掏出手机翻了翻,找出他说的那款机器,认真研究了一会后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卡明斯基先生,如果拆掉保护镜会怎么样,光线是否可以直接进入镜头并反射开来呢,也许会比原来更加分散和柔和。”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