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六十七章:喜闻乐见
    只见陈天都收敛表情,淡淡惆怅道:“这个问题我无法给出标准答案,因为这正是需要我跟在坐各位一起探讨的问题。我要讲的是国产电影与好莱坞电影在准备期间所做的功课区别。”

    “众所周知,好莱坞大公司在拍电影的时候,已经形成了套路化的模式。他们的电影模式不变,都能像工厂机械化生产一样,能不停的旧瓶装新酒,拍出新的电影来。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做,不怕观众厌烦吗?答案是他们准备充足。”

    “一部电影开拍之前,就要经过多番风险计算,严格控制成本,精益求精准备各项细节。他们会做市场调查问卷,大概有多少观众会对这种类型感兴趣。他们尊重编剧和剧本,一个剧本在开拍之前的确会经过数次、多人的修改,但是最后一旦定稿,就绝不会有人再去更改。而在国内,这一点往往是导演说了算,想改就改,随性所欲。开拍之前,也不会去调查有多少人愿意看你的故事。”

    “他们不断追求成熟的拍摄技术,更加追捧新技术!近些年,也有越来越多的电影人意识到新技术给电影带来的革新和重要性,以百十人的规模,设计出上万人共同参与的战场、模拟宇宙大战等等。《泰坦尼克号》也可以耗费五年时间,精心打造一艘大船去完成拍摄。好莱坞已经称霸全球了,可他们依旧不断追求技术的更新,可我们的技术却还处于懵懂时期,所以我在美国工作一年之后,赚了钱第一时间就是收购一家特效公司。”

    “这是一个有软件有硬件的完整电影工业体系,他们拍电影也有一套完善、科学、严谨的工作模式,往往会牵扯数家专业公司为一部电影服务,最后将风险降到最低,这才是保证他们的电影长盛不衰的关键。”

    说到这里,许多人已经开始感慨了。徐祥、常莉等几个老师也唏嘘不已。

    成功绝非偶然,好莱坞如今已经打遍全球,可他们为电影做出的准备的确是其他国家比不了的。

    “最后一点,我们需要一个成熟且竞争残酷的市场。”

    不知不觉已经讲了这么久,大家意犹未尽,但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陈天都微有些感慨,他的声音开始放缓,道:“就拿一水之隔的香港来说吧,我们都是从小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一批人,对香港电影都有着特别的感情。”

    “咦,居然提到香港电影。”两家香港报社的记者们顿时聚精会神,要听听他怎么说。

    “而我们引以为傲的‘东方好莱坞’电影,从80年代黄金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也已经逐渐爆发,加上地域性的一些因素,渐渐有些式微。但即使如此,他们每年依然有数百部电影投入市场供观众选择,获得观众追捧的电影可以获得一个月甚至两个月以上的放映时间,斩获数以千万计的票房,而失败者则需要接受观众的唾骂跟批评,往往数百万的投资只能获得几天甚至帮个月的上映时间,连成本都收不回!”

    “香港的院线资源也被私人及公司所控制,他们可以自由的选择上映的影片。而内地的院线都在国家的控制中,所以,我们的电影上映需要服从国家的分配。小|平同志曾经提到过改革要不断的尝试跟学习,我也偶然听闻电影局的领导们已经在展开探讨院线资源改革问题,这真是一件令人喜闻乐见的事情。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迟,一旦达成院线改革,我们的电影不用等待那漫长的审批时间,直接上映同观众见面。”

    他小小的拍了一记广电局的马屁,也让几个嘉宾“喜闻乐见”。

    “电影的好坏,就应该交给观众去检验。脱离了观众的电影,不会走的太远。谢谢大家,我的演讲完了,祝大家以后带领中国电影走向辉煌!”

    陈天都以一句祝福的话结束了他的演讲后,啪啪啪啪,鼓掌声很快在礼堂里响了起来,便如雷鸣一般,只见诸位恨不得把手给拍烂的样子,就知道陈天都此次演讲是多么的成功了。

    说到底,他虽然不敢把国内电影的种种弊端全曝光,但毕竟有一个神器,可以提前看到未来电影发展的历程,这可都是后世影视界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跟曲折,才总结出来的经验。

    对于现在的人而言,不但新奇而且可行性很高!

    望着下面仰慕、赞赏跟恍然大悟等诸般目光,陈天都忽然感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他虽然没有什么力挽狂澜的豪气,也会做一些该做的事。

    这场演讲会起到什么作用,能给别人带来启发还是郁闷,陈天都都不会再管了。

    八达岭长城,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寒冷了。

    这是一个罕见的阳光明媚的早上,并不多的游客来打长城买票点如往常一般游览,只是今天最好观景的一段长城处居然被封阻不让人去玩了。

    负责带队的导游不禁暗地摇头,他走到城墙边上往那处封阻的地段望去,顿时吃惊道:“天啊,那边好热闹,是在拍电影?”游客们顿时被吸引,齐刷刷凑过去眺望,“拍什么电影啊,居然在这么好的天气让长城关闭景区,谁这么厉害,难道是香港电影。”

    “不会有辰龙吧。”有人吆喝,游客更感兴趣了。

    “别挤在这了,是一个中国导演拍摄的好莱坞电影,《黑客帝国》。没有辰龙。今天一天那一段都不会开放,大家往另一端吧。”管理员戴着红袖章开始赶人了。

    居然有看过电视的知道情况,“是陈天都啊,那个拍出几亿票房电影的年轻人。”游客们议论纷纷表示着自己的失望,管理员却心里乐呵,利用便利悄悄溜过去观看别人是怎么拍戏的。

    在中国几个场景拍摄的镜头,主要是劳伦斯和陈天都的武学教授。

    当陈天都定下在西方动作电影中出现的东方武术元素的同时,演员就注定要面对极为痛苦的训练。劳伦斯已经提前一个多月训练了,可是真正拍摄的时候,依然有点力不从心。

    就连陈天都自己,也屡屡出错。

    他自己跟劳伦斯练习的时间很短暂,若非有些功夫底子,只怕根本拍不出那种效果。

    八极拳宗师王世泉是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中年人,手上功夫极其了得。他听说拍的这部戏是要放给全世界看的,他就更加认真,“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八极拳动静结合、舒展大方、协调优美、神形兼备,你找到我算是找对人了。看刚才这一招,你个高个子不能像个麻杆,发力要起于脚跟、行于腰际、贯手指尖,故暴发力极大。动作流畅一点,看我的,啪啪啪,三下击退,就这么简单。别看八极拳动作质朴无华,其实勇猛刚劲、发力狂爆,拳谱中还有‘晃膀撞天倒,跺脚震九州’的说法。来,你们再练一次。”

    他不光说,还边说边做。

    啪啪啪,将你击倒还叫你重做一次。对劳伦斯和陈天都来说,当真是有苦难言。劳伦斯这个黑人,也第一次见识到了真正的中国功夫是怎么样的。事先谁能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居然三两下就将他放倒呢,倒也因此而更加认真几分!

    c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