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六十九章:大师对话
    在此间,陈天都也参加了电影频道“《世界电影之旅》大师对话”特别节目的录制。

    主要嘉宾是斯皮尔伯格和张一谋,主持人是赵正祥。因为语言不通,陈天都更像个翻译陪坐在场。他表现的很谦虚,一些两人听不懂的话,他心甘情愿给翻译一遍。

    央视的收视范围是全国性的,没有一家电视台能对他起到半点威胁。国人很佩服上央视的东西,人或物。

    在此之前陈天都在好莱坞已经有些名气,可国人并不知道这小伙子长什么样,五大三粗呢,还是一脸大胡子。也许这期电视节目播出之后,大家才会更加熟悉他。

    斯皮尔伯格对张一谋的才情赞赏有加,特别希望他能拍摄科幻片,张一谋也当即表示:“我非常想拍这样题材的电影,中国有很多的充满想像力,浪漫的题材,有很多古老浪漫的故事。希望这部电影拍出来能像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那样成功、好看。”

    顿了顿,他补充道:“可以说,中国电影目前为止是没有科幻电影的,我听说天都的这部电影正是科幻电影,我非常期待。年轻人的想法是很先进的,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中国电影的未来就需要像他这样敢于创新的年轻人。”

    陈天都笑了笑,“我是好高骛远的,因为科幻片是最容易打入好莱坞的武器。在此之前,别说中国了,哪怕全世界能拍出好看科幻片的也只有好莱坞。相对于科幻片,我其实更希望拍像张老师那样的经典故事片。可惜我浅显的生活阅历让我不敢轻易下手,只好选择天马行空的科幻片。我期望能通过这部科幻片,给大家带个好头。”

    张一谋立刻摇头,“可别学我们。中国能拍故事片的比比皆是,可能拍科幻片的目前还找不出第二个。拍好这部《黑客帝国》,比拍十部故事片都要重要。”

    他说的诚恳,陈天都却不敢接受,开玩笑的语气叹道:“亚历山大啊。我真不敢想太多,只希望不要《黑客帝国》拍砸了,给咱们中国电影人丢脸。”

    斯皮尔伯格代表的是好莱坞,自然也逃不过一些敏感话题。赵正祥带起了开场的谈话气氛后,立刻就切入正题,问道:“斯皮尔伯格先生,现在有些国家抵制以你为代表的好莱坞影片,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斯皮尔伯格自然不会被难道,想了想道:“其实在《侏罗纪公园》拍出来以后,就有人批评我,我的《侏罗纪公园》抢占了他们的市场。我不得不承认世界电影市场都是由美国的电影所占据的,美国的影业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品牌,当然的确会造成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你觉得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最终还是观众来决定什么样的影院来放什么电影。如果你说我抢了你所有的电影市场,你为什么不干脆拒绝我,不让我的电影进入你的市场呢?很多人想赚钱,还是让我的电影进来,你能怎么办呢?这是很难解决的。”

    张一谋道:“其实这个问题,天都在他的毕业演讲上也提到过。打造一个有竞争的电影环境,把决定权交给观众,是一个道理。以前我们专注于拍文艺片,专注于拿奖,因为可以拿到国家津贴。但现在这条路越来越窄,我们的观众流失了一百倍,这个数字是触目惊心的,必须到了做出改变的时候了。”

    话题又扯到陈天都身上,陈天都赞同道:“把决定权交给观众,这需要电影人更用心的制作电影。也许大家现在还有商业电影只看重钱、没有故事内涵的想法,可现在,我们必须挽回我们的观众。只有观众,才是检验一部电影质量的唯一标准。”

    赵正祥一副很感兴趣表情道:“其实我们对陈天都更感兴趣。你的剧本居然被斯皮尔伯格导演看中,而且是一部讲述美国二战故事的剧本,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很简单,为了吃饭。”

    “……这部电影在中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故事里一些美国价值观非常明显。你是怎么想到的,家庭环境给了你启发吗?”

    “是有些作用,让我眼界更开阔,而不局限与国内的战争中。如果我把环境换在国内,恐怕这部电影也拍不出来,那我还得继续奔波,不是吗。家庭环境的启发其实并不大,主要是我刻意逢迎,因为我要毕业了,必须找份赚钱的工作,让自己不挨饿。”

    赵正祥:“……”

    “好吧,谁能想到一部经典的诞生,原因是这么简单。艺术是复杂的,往往又是简单的。陈天都导演让我们看到了艺术家艰苦奋斗的一面。那么,你在国内有自己崇拜的导演吗?”

    陈天都立刻手一指,“张老师我就很崇拜。”

    这个问题太敷衍了,赵正祥不满意继续追问道:“除了张导呢?”

    陈天都想了想,“其实有很多。不过我最佩服的导演,是冯笑刚导演。”

    “哦,为什么呢?”要知道冯笑刚的电影可是没有拿过任何奖的,他那一套并不被圈子里的老一辈欣赏。

    “我佩服他开创了中国商业电影的先河,他的贺岁片俨然成了国内电影的一块最保险的品牌。而且他的电影让投资商赚钱了,观众看了也会笑,这才是时下国内最需要的导演代表。”

    “陈天都导演对商业电影很推崇?”

    “并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一个好导演的类型。国内现在需要的是商业片导演,但是文艺片导演的坚持也是中国电影必不可少柱石。现在国内的电影环境并不好,可有些导演依然在坚守自己心中的理想,一直致力于文艺片阵地。他们是我非常佩服的,也会为中国电影留下一片永久的沙地绿洲。”

    张一谋轻轻鼓掌,表示认同。翻译过后,斯皮尔伯格也为之点头。

    “好吧,这个问题,我还是想问斯皮尔伯格导演,作为导演哪些是你永远不会妥协的东西?”

    斯皮尔伯格道:“有一件事情是我不会妥协的——我不会拍一个电影,不把自己的心放在里面,纯粹为了赚钱。很多人认为我拍《侏罗纪公园》续集是为了赚钱,其实我是喜欢那个故事所以才拍。另外就是历史。我的很多电影其实都很类似,比如《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等,都是历史的一些见证。对我来说,和历史有关的影片题材是我最关注的。随着我年纪的增长,我不再只是假设我是观众。我觉得说我必须要说一些我心里想的东西,而不是给观众看观众想看的故事,这是和我前半部的生涯完全不一样的。”

    ……

    c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