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时代 第八十四章:请教
    (求三江票,一人投一次,我们就能一劳永逸,奠定胜局。三江翰林院,只取第一,第二没用的!)

    ……

    纷纷扰扰的奥斯卡结束了,媒体照例都要炒作一阵子的。

    每年当奥斯卡小金人悉数颁出后,加州政府都会专门为获奖者和提名者举行一场价值数十万美元的官方豪华晚宴,无电视转播,但《名利场》等刊物往往会拍出名留青史星光熠熠的经典照片。

    对于中国电影观众来说,本届奥斯卡最叫人惊喜的自然是陈天都的首座奥斯卡小金人。他在说出“春节快乐、万事如意”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激动呢。

    由于奥斯卡颁奖期间,《第六感》在国内还处于上映阶段,陈天都首获奥斯卡的消息传开,居然还让本来不温不火的票房小爆了一下,这让发行方惊喜不已,趁势大作宣传,最后票房近乎涨了一半。

    不得不让人感叹奥斯卡的吸金能力。

    而最叫人大跌眼镜的莫过于“大兵”的功败垂成。

    由于“大兵”早在半年前就登陆中国,凭着对战争环境的逼真再现和至真至诚的人文关怀打动了无数国人的心。因此相对于《莎翁情史》情节与演员的陌生,从感情上,不少中国影迷还是真心希望投“大兵”一票。无奈奥斯卡偏偏青睐“莎翁”,许多人难以理解,其实细想起来,“莎翁”能击败“大兵”,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少媒体报纸的娱乐版,都给奥斯卡做了点评。

    首先,而“大兵”太惨了,太沉重了,看了叫人心里难受。看来希望活得轻松些,快活些,全球同此凉热。其次,从斯皮尔伯格本人创作生涯来看,“大兵”显然不能算是其最佳作品。此片固然对战争残酷的再现已超越前人,但它只停留在真实的震撼这个层面上,看后给人思索、回味的东西并不多,从这点上它带来的冲击力不如斯氏的前作《辛德勒名单》。由于斯皮尔伯格本人都无法超越自我,奥斯卡就更没有理由把大奖授予这部“等而次之”的作品。”

    其三,媒体的恶意炒作往往会帮倒忙。纷纷预言它会十拿九稳捧走奥斯卡,结果让一向挑剔的奥斯卡评委们产生“逆反心理”,这已有前车之鉴。看来,冷静、客观对待一部片子才是促销的好办法。

    ……

    究竟是否如媒体猜测的那样,都已经不重要了。

    奥斯卡已经结束,看完了一场长达三个小时的华丽秀,留给中国电影观众的,又剩下什么呢。

    最佳外语片、意大利影片《美》反映的是二战期间一个普通家庭在集中营的生活;《拯》虽然运用了广博的战争场面,但如果没有“关爱人”的主题,该片不会有比普通战争片更好的结果。

    奥斯卡尽管遵循着西方影人的评奖规则,但评选出来的影片,其市场行情通常能在全球看好。

    《恋》到去年年底已经在本国收回了2590万美元的票房,而《美》全球票房已经接近1亿美元,《拯》即使在中国的票房也是名列前茅的。

    联想到我们的某些国产片,有的尽管获了大奖,可观众却不大爱看。

    不少编剧导演关注的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热衷于宫庭政变。把远离时代看成经典,将胡编乱造视为创新。更有一些人,将丑化中国人自己的影片送出去参展,以博那些存在偏见的西方评委的欢心。

    对中国电影来说,奥斯卡不是唯一的奋斗目标,其评选出来的作品更不是唯一仿效的范本。但这个当今世界电影最权威的影节,却可以为中国电影人积累经验、传递信息。

    本届获主要奖项的这三部电影,它们对人生主题的关注,以及低成本的制作和对现代科技的运用,已经成为引人注目的三大特点。

    夜幕降临,街道上灯火璀璨、酒店房间的阳台里,陈天都微皱着眉头地坐在藤椅上,摆弄着手中的神器手机,但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只是在机械性地胡乱翻动。

    距离《黑客帝国》的剧组开机,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剧组穿梭于纽约、洛杉矶和中国,每天都在推进着外景的拍摄工作。

    自从奥斯卡之后,斯皮尔伯格好像也忙完了,每天都往剧组跑。

    陈天都跟在他身边的确学到了很多东西,只要有空,就会跟斯皮尔伯格聊一些电影的话题,大导演也是有问必答。

    也许是一心二用,费心思太多,陈天都总感觉自己演戏的时候不够投入。如果演技不够好,那么干脆就放弃表演,专心做导演。可是相比起导演,他更加在乎自己参与那个角色之中进行表演,宛如体验第二个人生,这样才够精彩。

    “是这样的,我总感觉自己入戏很困难,情绪不够高。”

    眼看戏份杀青将近,整个剧组都显得更加轻松,一次休息空档中,陈天都问出了心中的问题,道:“譬如我想演一组镜头,这个人是一个警方卧底,正在执行机密任务,但是这个任务时间太长了。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他觉得自己跟罪犯已经没有区别了,但却又要坚守心中的正义。我能感受到那种坚持,却总觉得欠缺一点什么,总是达不到心中想要的完美状态,该怎么表达才好呢?”

    这个问题搁在心头很久了,源自他最近下载了两部电影,都是讲同一个故事,却有着不同的表达,风格自然也完全不同。

    没错,就是《无间道》。

    一个是香港版《无间道》,一个是杰克尼科尔森版《无间风云》。

    凭心而论,他更喜欢港产原版的,因为更符合东方人内敛的性格。而杰克尼科尔森完全是个强盗,许多东西都是完全照抄,让人鄙夷。但这老家伙作为好莱坞有数的大导演,在美版中许多镜头和故事的表达,还是值得欣赏的。

    陈天都看中这部戏很久了,因为电影并不大,400多m的文件他三个月就下完了两个版本,却有些捉摸不定……嗯,很多问题。

    斯皮尔伯格想了想,道:“你说的这个问题其实不算问题,你心里觉得缺少的那一点点东西,但那也许和表演无关。”

    “无关表演?”陈天都很诧异。

    “是的。”斯皮尔伯格点头,道:“你要知道,一个镜头画面里不是只有演员,有时候一个道具起到的作用,比起卖力的表演要强上很多。就比如你上次拍摄的《黑客帝国》地铁最后一战中,在对峙的时候用到一张飘扬的旧报纸来渲染气氛。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又关乎表演吗?”

    陈天都一愣,犹豫一下诺诺道:“应该像《阿甘正传》里的羽毛一样吧。”

    斯皮尔伯格笑了笑,道:“放大到整部电影,表演只是它其中的一部分,镜头的剪辑、配乐,这些都让表演变得有价值,我们现在不是默片时代了,你试试关着声音看电影,你不会感受到这么多。”

    “如果你想做一个演员,体会角色进入其中就够了,现在有很多表演研究学派。但是作为导演,你要兼顾自己的表演同时,也需要将其他一切都掌控在手中。譬如我们和摄影师沟通,和剪辑师沟通,正面特写的镜头,他拿奥斯卡;侧面近景镜头,他只拿金酸梅。”

    斯皮尔伯格认真道:“一部电影为什么让导演做主?因为导演掌握电影的全部。我的意思不是说表演不重要,表演的重要性当然毋庸置疑,但你不要想在拍摄现场就拥有了最好的电影效果,那是不可能的。你觉得缺少的那点东西,应该在现场之外。”

    “侧面烘托、气氛渲染。如果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你就不会遇到问题。”

    陈天都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懂了。

    他非常喜欢陈永仁这个角色,因为这个名字跟自己的父亲、二叔的名字很像。他想要自己去演,可是担心自己无法完美的表达出角色,无法做到如梁朝伟那般精湛的演技,所以犹豫了很久。

    电影不是演员在演戏上就结束的,画面的设计、镜头的语言、后期的剪辑,这些都是导演的“表演”,导演掌握着电影的全部。

    他走的是一条自导自演的路,等于从掌控到表演都全程是自己在创造故事,应该是一部更加符合他气质的电影,一部与两部原作都不相同的《无间道》!

    斯皮尔伯格锐敏察觉出里面有什么故事,问道:“最近又有新故事吗,下一部电影?”

    陈天都笑了笑,“也许吧,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现在只想看到《黑客帝国》上映。”

    斯皮尔伯格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c

大片时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