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14章 高空
    “玩了才会后悔,你会被吓傻的。”夏亦初有些没面子地回了他女友一句。

        “才不会呢!”夏亦初的女友一脸不在乎的神情。因为座椅都是双人座设计,看着身边空着的座椅,夏亦初的女友有些失望地噘起了嘴,并向夏亦初扮了个鬼脸。

        两人嬉笑的时候,工作人员走过来帮所有游客一一扣好了安全栓,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工作人员退出到安全区域,恶梦飞椅项目开始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夏亦初的女友向站在外面的夏亦初挥了挥手,一脸期待地等着飞椅离地而起,夏亦初正想和她再说几句什么玩话以掩饰自己刚才的胆小,让他有些没料到的一幕发生了……前一刻他还站在栏杆外面看他女友坐恶梦飞椅,下一刻的时候,他居然自己已经坐下了,而且出现在了他女友身边的座位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有恐高症,明明不想体验这恶梦飞椅的!也没有刷卡进去,怎么的就被安全栓给锁死在了这座椅上!

        “我不要坐啊!快放开我!”夏亦初大喊大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不是说好要陪我玩的吗?有什么好害怕的?就算你害怕,也不过两、三分钟就下来了,不会有事儿的。”夏亦初的女友安慰了一下他。

        “我不要坐这东西!”夏亦初继续向远处的工作人员大喊大叫着,但是恶梦飞椅的所有吊椅已然腾空而起,瞬间离开地面十余米高,并且开始了旋转。

        “我不要!我不要啊!”夏亦初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患有恐高症的他,就算站在有护栏的几层楼栏杆边都会恐惧,现在却是就靠着几根钢索悬挂在一个小小的吊椅上,双腿还悬空着,这实在让他无法平静。

        而且,恶梦飞椅才刚刚开始上升他就已经害怕了!

        “别这么紧张,一会儿就下去了。”夏亦初的女友继续安慰着他。

        “我要死了!”夏亦初感觉到屁股下的吊椅越转越快,越升越高,此时的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心跳更是达到了每分钟两百多下。

        夏亦初被惊吓到极致,本能地闭上了眼睛,想着不管再怎么高,只要闭上眼睛就不害怕了……但他突然发现,他在闭上眼睛之后,居然还能看清楚身周的一切,看到他所坐的吊椅钢索已然被转盘甩成了平直状态,并继续向高空升了上去。

        已经离地有四十多米了!

        不过好在一切如同他女友所说,吊椅一共才五十米高,很快就要到顶了,到顶之后就可以下去了……

        就在夏亦初看着转盘所在的圆柱即将到顶的时候,那圆柱却突然向天空中疯狂地延伸了上去,瞬间长到了数百米之高!而且原本上升速度已经缓下来的恶梦飞椅,此时又开始了急速提升,眼看着下方的公园和人群变得越来越小,耳边也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

        有恐高症的夏亦初已经彻底被吓傻了,他不停地惨叫着、努力想闭上眼睛,但无论他做什么,他仍然能清晰地看到、感受到现在的高度,这让他心脏的跳动都快达到了极限。他感觉着下一刻,他的心脏随时都会因为过度紧张而爆裂开来!

        恶梦飞椅上到数百米高空之后,又开始了上下摆动旋转,原本已经撑到了极限的夏亦初,这会儿彻底崩溃,裤子都已经湿了。

        “救救我!”夏亦初沙哑着嗓子向身边的女友求助着,两只手也死死地抓住了女友的身体

        “你,会永远,在这里,转下去,然后,死在这里。”身边的女友却是一脸漠然地看向了夏亦初,片刻之后,她的脸也发生了变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女生。

        不是女生,而是一个脸色惨白、嘴角眼角流血的恐怖吊死鬼!

        “你!?”夏亦初看向这女生不由得大骇,他女友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我是顾玲,你应该对我有些印象吧?”女鬼阴恻恻地和夏亦初说了一下。与此同时,恶梦飞椅也终于停止了转动,悬吊在了数百米的高空。

        夏亦初稍稍喘了口气,却突然感觉着所有的吊椅上的游客全都向他这里看了过来。夏亦初下意识地回看了他们一眼,却是不由得肝胆俱裂……他们哪是什么游客啊?全都和身边的吊死鬼一模一样,脸色青白,眼睛和嘴角都在流着血水……

        这一切当然都是孟皈创建出来的鬼域。

        孟皈听顾琴说过她和她姐姐长得很象,于是按照顾琴的模样设计了这个女吊死鬼,口角眼角流血,脸色青白,弄成这模样之后,想来夏亦初应该分不太清楚吧?

        “小玲?”夏亦初确认了女鬼的身份之后,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被你在苍南大学10号教学楼五楼女厕所里杀死的女生,你不会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吧?”孟皈继续用一种很恐怖的声音和夏亦初说着,同时伸出苍白而枯瘦的鬼爪伸向了夏亦初身前,‘叭!’地一声打开了他座椅的安全栓。

        “不要啊!你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杀的!”夏亦初死死地抱住了身前的安全杠,这里可是数百米的高空,安全栓被打开的话,他随时都可能掉下去摔死!

        “你杀了我,还四处散布我被情所困自杀,利用公安局的关系逃脱了罪责!是也不是!?”女鬼向夏亦初怒吼了起来,与此同时鬼爪强行把安全杠从夏亦初的怀中拉扯开了,两人坐着的吊椅也摇晃了起来。

        “不是我!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杀你?都是婷婷下的手!是她吃醋杀了你!我不得已才帮她伪造了现场、帮她洗脱了罪证!”夏亦初失去了安全杠的保护,吓得是面无人色,连忙伸手死死地抓住了吊椅上的钢索。

        “哦?婷婷?你女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都老老实实交待了吧!不然的话……”孟皈听到夏亦初的话之后,感觉着顾玲之死事有蹊跷,于是接着深挖了下去。

        悬挂住吊椅的八根钢索在这时候突然‘叭!’地一声断了一根,吓得夏亦初全身一哆嗦。

        “小玲,一年前发生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怎么会认为是我杀了你呢?”夏亦初被吊在数百米的高空,安全杠被打开、钢索还断了一根,胆子早吓破了,此时在女鬼顾玲的恐吓下,把当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出来。

        事情的真相和孟皈原本想象的很有些不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从系统那里,孟皈得知女厕所的吊死鬼是因情所困,在女厕所里上吊自尽。他理所当然也会这么认为,而且也没有深究此事,做什么额外的调查工作。

        如果孟皈不是遇到了顾琴,他甚至连吊死鬼的身份姓名都不会知道。

        当然了,他也不需要知道,他的目的在当时仅仅只是把女鬼驱离10号教学楼就行了。

        后来他遇到了顾玲的们妹顾刨超顾琴说顾玲根本就没有恋爱,更不会因情所困上吊自尽,而且顾琴怀疑是夏亦初杀死了顾玲。孟皈在听顾琴说了之后,甚至还很狗血地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比如夏亦初见色起心,见顾玲一人去上厕所,于是尾随了进去试图偷窥或猥~亵顾玲,顾玲发现后反抗挣扎结果被夏亦初所杀,然后尸体被悬吊于排水管制造出了为情所困自杀的假象。

        而现在夏亦初所说的一切,则完全推翻了之前孟皈的假想。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