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16章 泰迪熊
    “你必须把这一切罪行公之于众!把所有参与了这罪行的人全部公之于众!”孟皈接着和夏亦初说了一下,吊椅的钢索‘叭!’地又断了一根,吊椅也在高空剧烈摇晃了起来。

        “我会的!会的!求求你放过我吧!”夏亦初连声答应着,他死死地抓住吊椅的扶手,一脸绝望地看着吊椅余下的几根钢索。

        “这次,只是个警告,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孟皈又丢下一句话之后,吊椅余下的钢索‘叭!叭!叭叭!’地连声崩断了开来,整个吊椅也从数百米高空向地面急速坠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亦初一路惨叫着,直到最后和吊椅一起猛地跌落在了狂欢谷的地面上。此时,他身下的裤子已然湿透了。

        “你怎么了?”

        沈婷坐完恶梦飞椅从空中下来之后,发现站在护栏外面的夏亦初坐倒在地上,一脸的汗、脸色苍白,裤子也湿了一大片,嘴巴里还胡乱叫喊着被人围观,她连忙上前来蹲下身扶住了夏亦初。

        “啊!啊啊!啊……我……我在地上?”夏亦初仍然没有从刚才的极度恐惧中回过神来,他无比惊恐地四处张望着,确信自己没有从高空中坠落摔死,身边也没有女鬼顾玲之后情绪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但呼吸仍然显得很是急促。

        “不会吧?又没让你上去坐,在下面看我坐都能吓成这样子?”沈婷很不解地向夏亦初问了一声。

        夏亦初瞅了沈婷一眼……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难道是他的幻觉?怎么感觉着那么真实可怕?顾玲是沈婷害死的啊!可她为什么找上了他?

        虽然夏亦初先前在吊椅上的时候,答应了孟皈要把一切真相公之于众,但现在发现那一切似乎只是他的幻觉之后,多半是不会那么去做了。那真相一旦公于之众,毁掉的就不只是沈婷了,两个家族牵扯到的人太多,甚至会把两个家族都连带着毁掉。

        夏亦初对沈婷无比地讨厌和憎恶,很想为顾玲讨还一个公道。但内心深处,他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就象被什么掐住了脖子一样。

        “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夏亦初回头看了一眼恶梦飞椅,又向四周的人群看了一眼,在沈婷的搀扶下站起了身来。

        夏亦初并不知道,刚才那女鬼并不是顾玲,只是某人的分身而已,而分身的主人……孟皈此时就站在他面前,站在正围观他的那些人群之中,冷冷地看看他和他的女友沈婷。

        此刻连孟皈都没有注意到,在一众围观人群的不远处,有一个大肚子孕妇以怀中抱着的泰迪熊为掩护,正拿着手机对着这边不停地拍摄着。她拍摄的那些照片里有夏亦初和沈婷,还有孟皈,甚至还拉近焦距对他们三人面部进行了大特写。

        孟皈从夏亦初口中得知真凶是沈婷之后,便在沈婷身上使用了标记卡和洞察卡。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半钟,五个小时之后,也就是下午四、五点钟左右,他将再度创建一个鬼域,把沈婷也拉入进去进行一番恐吓。

        虽然有了夏亦初的供辞,但谁知道是不是片面之辞?最好是有沈婷的供辞相衬印,如果双方的供辞吻合在了一起,这样在网络上的可信度就更高了,也会让网民们更加关注。毕竟牵扯到的夏、沈两家都是苍松市的大家族,如果没有足够的猛料,将很难引起上面的重视,一举把他们全部扳倒。

        在夏亦初的供辞里,顾玲是沈婷杀死的,罪行都是沈婷犯下的,也就是是说杀人凶手是沈婷,夏亦初顶多算是个包庇罪。所以,把逼迫认罪的重点的人选放在沈婷身上也是很有必要的。

        见夏亦初坚决地向狂欢谷外走去,沈婷也只好跟了上去,夏亦初走得很急,沈婷只得小跑了起来。为了追上夏亦初,沈婷一不小心和站在路中间抱着个泰迪熊、没来得及闪躲开的大肚子孕妇撞了个正着。

        “啊!!”

        沈婷把孕妇给撞了,孕妇的手机和泰迪熊被撞掉在了地上,但惊叫声却是沈婷发出来的,她甚至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无比惊恐地看向了孕妇掉落在地的泰迪熊,就象大白天见了鬼一样。

        孕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只是手机和抱着的泰迪熊被撞掉了,身体倒没什么大碍,反而是沈婷瘫倒在了地上很受伤的样子。孕妇虽然看向沈婷的神情有些不悦,但什么也没多说,从地上拾起泰迪熊和她的手机之后,便向旁边走开了。

        “怎么了?”夏亦初听到沈婷的尖叫声只好停下脚步向她喊了一声。见沈婷一直沉默着不起身,夏亦初只好走过来把沈婷从地上拉扯了起来。沈婷起身之后两人没再多说什么了,急急地走去了停车场,上了车便驱车离开了。

        “这女人为什么会害怕泰迪熊?”孟皈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想起了他先前任务获得的奖励泰迪熊,现在还放在道具栏里一直不知道做什么用,难不成是用来吓唬这个女人的?

        又或者,泰迪熊与顾玲有关?所以杀了顾玲的沈婷才会在见到泰迪熊之后如此惊惧?

        向顾琴问一下吧,这正好是个可以打她手机的理由。

        孟皈叫了个车不远不近地跟住了夏亦初和沈婷,上车之后取出手机拔打了顾琴给他的号码。这还是孟皈要到顾琴的联系方式之后,第一次拔打她的手机。

        『……』

        『我们说好一起老去看细水常流』

        『却将会成为别人的某某』

        『又到分岔的路口』

        『你向左我向右』

        『我们都强忍着不曾回头』

        『……』

        “你好。”顾琴的声音在一段彩铃之后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顾琴同学你好,我是孟皈,这两天和你在一起10号教学楼守夜的。”孟皈在手机接通、听到顾琴的声音之后稍稍有些小激动。

        没恋爱过的男生啊……听到自己喜欢的女生的声音时,就象听到天籁之音一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兴奋。

        “我知道是你。”顾琴似乎笑了笑,大概是听出了孟皈语气里的紧张和激动。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就是……你姐姐生前是不是有一个泰迪熊?”孟皈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和顾琴没什么多的废话闲扯,索性直接切入了正题。

        “泰迪熊……我妈妈生前给姐姐买了个泰迪熊,妈妈过世之后,姐姐一直把它带在身边……”顾琴的声音变得有些哀伤起来。

        “原来如此……”孟皈大概地知道了沈婷为什么会害怕泰迪熊了。

        “你查出什么了么?”顾琴向孟皈问了一声。

        “是的,我已经从夏亦初那里拿到了他的口供,他把一切全都招出来了,你姐姐确实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的!根据他的口供初步判断杀死你姐姐的人不是夏亦初,是他女友沈婷!下午我会想办法找沈婷核对这一切,然后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孟皈和顾琴说了一下上午的结果。

        “我姐姐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的?”顾琴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是的,小琴,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夏亦初认罪的口供我已经录下来了。”孟皈回了顾琴一句,他把对顾琴的称呼也不自觉地改成了小琴。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