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19章 逃亡犯
    “你杀了人居然还如此嚣张!如此理直气壮!”女鬼分身很惊讶地看向了沈婷。

        在此之前,孟皈的猛鬼分身恐吓过杀妻恶男李誉、恐吓过无良老板黄智强、还恐吓过高富帅夏亦初,他们无一例外被吓得魂飞魄散,连声求饶。

        但这沈婷还真是个例外,居然一点儿都不害怕。

        “我杀你这贱人有什么错!?”沈婷继续恶狠狠地看着女鬼,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你真是不可救药啊!”孟皈感叹了一声。

        “你杀了我啊!杀了我啊!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永远滚出我和亦初的视线!小妖精!小贱人!没羞没臊不要脸!”沈婷一动也不能动,确信自己是真见鬼了,但神情仍然无比地凶悍,不停地大骂着,和刚才看到泰迪熊时的害怕判若两人。

        对泰迪熊的恐惧,源于这一年来她一些不为人知的经历,当然也与顾玲有关。泰迪熊之前几次、包括今天的出现,似乎都意味着顾玲的鬼魂即将回来向她索命,这让她无比地恐惧。但今天,当顾玲鬼魂本体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反倒不害怕了,只想和顾玲拼命,终结了这一切。

        就象一个死刑越狱逃亡犯,在逃亡被捉之前总是四处躲藏很是恐惧,但当真正被警方抓捕到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

        还有就是今天中午,夏亦初因为顾玲,居然对她起了杀意,这让沈婷心中无比地绝望,然后她就把这一切恨意,全都转嫁到了顾玲的身上。

        沈婷固执地认为,顾玲是一切罪恶之源,如果没有顾玲的出现,她和夏亦初一定会很幸福,她根本不愿意去想,这份爱情,一直是她单方面在强求,即使没有顾玲的出现,她一样不可能得到她想要的那种幸福。

        现在的沈婷,在见到顾玲之后……哪怕只是顾玲的鬼魂,都象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两只眼睛血红着想要再次杀死顾玲。她要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她的爱情,此刻的她就象一只受伤的母兽一般,向顾玲亮出了她所有尖牙利爪。

        畸形的爱情,盲目的敌视,已经彻底扭曲了她的人生。

        孟皈彻底对沈婷没话说了,甚至他在创建这个鬼域的时候,都不曾想过沈婷会是这么一种表现。不过从沈婷的表现和她说出的短短几句话来看,基本可以确证夏亦初没有撒谎了,那些都将成为未来把他们绳之于法的证据。

        顾玲和夏亦初之间根本什么关系也没有,而且她一直在努力躲着夏亦初,仅仅因为夏亦初喜欢顾玲,沈婷就对她施以毒手残忍折磨殴打了整整四个小时直至把她打死,事后还掩盖事实真相并以污言秽语损害顾玲的名声,这恶行根本无可饶恕!

        现在孟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鬼域尚未结束的这几分钟时间里,把这疯女人暴揍一顿,让她虚拟体验一下当初顾玲所承受的一切。

        晚十点半钟到凌晨两点多钟,四个小时,把一个无辜的女生殴打致死,怎样的恶魔才能做出如此的暴行?

        一切如顾琴所说,这世上,有些人比鬼更可怕。

        “去死吧!恶婆!这几拳,是为被你残忍杀害的小玲!”孟皈对着沈婷的脸就是一通猛揍,直接把她打翻在了地上。现实之中,孟皈从没和人打过架,更没有打过女人,但这沈婷的穷凶极恶,实在让他有些控制不住了。

        当然了,这种殴打全都是虚拟出来的,不可能对现实中的沈婷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在鬼域里让她承受了很拟真的恐惧和痛苦而已。

        “小狐狸精!你以为你配得上亦初吗?你爱他吗?你为他做了什么?你知道我有多爱他?你知道我为他付出了多少?你以为我和他走到今天容易么?你这贱人!就凭一张脸蛋儿就想从我身边抢走他!简直无耻之极!”沈婷被打倒在地之后仍然满口大骂,一点儿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你也配说‘爱’这个字?恶心的女人!这几脚,是为一直承受着愤怒和痛苦折磨的小琴!”孟皈不想再和沈婷废话什么了,猛鬼分身又是几脚踢在了沈婷的身上、脸上,踢得她满脸是血惨叫连连。

        “小贱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是我杀的,与亦初无关!你要报仇冲我一个人来就是了!不要再去找我家亦初!”沈婷惨叫过后却是又冲孟皈大喊了几声。

        孟皈准备再加几脚在沈婷的身上,最终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踢踹过去了,在这个短暂的鬼域之中,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能对这女人做些什么了。他终究不是个暴力狂,对于一个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完全生活在自己固执的想象中、杀了人仍不知悔改的疯女人,对其施行人道毁灭以免其再次为祸他人,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顾玲,求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这个可怜的女人吧!我爱亦初,我守了他十几年了!我不能没有他!我还不想死,我想穿婚纱和他一起牵手走进教堂!我想做他的妻子,为他生好多孩子和他白头到老……求你了!放过我们吧!”沈婷见女鬼不吱声了,却是突然一改先前的凶悍语气,向女鬼苦苦哀求了起来。

        “神经病!”孟皈大骂了一声,伸出鬼爪拎起沈婷的身体之后,大步走出了卫生间,打开窗子把沈婷从十几楼高空给扔了下去,就象在扔一袋垃圾一样。

        “啊!!!!”

        沈婷发出极为凄厉的惨叫声,却是在落地之时再次从床上坐起了身来。

        她发现,刚才的一切似乎仍然只是一场梦,虽然很真实,但并没有真实发生。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变得越来越狰狞起来。

        ……

        和一个变~态女人打交道,需要极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行,沈婷的疯狂和扭曲,显然都有些超出了孟皈现在能承受的极限了,他毕竟只是一个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之前并没有过什么超出常人的经历。

        尽管如此,孟皈心里仍然有了一个疯狂的计划,如果法律不能惩治了这恶女人,他将亲自动手将其人道毁灭。

        为无辜的顾玲和顾琴姐妹,也为这世间的公道和正义。

        结束对沈婷的自由鬼域之后,孟皈努力平复了心情,然后在路边随便吃了些东西,便打车去了苍南大学。

        10号教学楼五楼护栏边,孟皈意外地见到了顾琴,她今晚很早就到这里来了,应该是在等孟皈,等孟皈带回来的消息。

        顾琴换了套衣服,一身休闲装,倚在护栏边给人一种懒散而惬意的感觉,让孟皈站在她身边之后,很有想伸手抱一抱她的冲动。

        “所有证据,我全都拿到手了。”孟皈取出手机把一个网址发给了顾琴,那是他利用猛鬼系统上传的视频,但还没有在网络上公开发布。

        顾琴看着视频,听着夏亦初所供述的一切……特别是在听到夏亦初说的,她姐姐顾玲被沈婷殴打了整整一夜之后,两只眼睛都哭红了。

        孟皈轻声安慰着顾琴的同时,总感觉有什么人在背后窥视着他和顾琴,但当他回过身来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发现。现在站在教室外走廊护栏边的除了他和顾琴之外,只有少量几个学生,但那几个学生都只是在低头玩着手机。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