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62章 银行卡
    “有什么事?”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打开铁门走了出来,隔着铁栅很警惕地向孟皈问了一声。

    这中年妇女就是附近街道上赫赫有名的崔银花,她弟弟崔金荣在附近派出所当所长,有了这个倚靠,她老公季达财在附近经营了一家旅馆、几家发廊,还有一个洗浴中心。她家的私宅则出租给了混迹在她家旅馆、发廊、洗浴中心的小姐们,她自己做了兼职的妈咪。

    在城市边缘做这个行当,一定要有保护伞,不然是很难做下去的。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了保护伞之后,就成了独家生意,可以控制附近的价格以赚取垄断利润。所以崔银花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就算不从她老公那里领零花钱,只她自己做妈咪收取这些小姐们孝敬的管理费和房租,每个月都有两、三万之多。

    “我是张曼琪的亲戚,在下面县公安局上班,她父亲委托我过来调查他女儿张曼琪的事情。”孟皈向崔银花说明了一下来意,并把手机里的一张张曼琪的照片拿给了崔银花。

    “张曼琪?谁呀?”崔银花皱起了眉头,她这里铁打的窑子流水的鸡,从事这个行当的女人们来来去去,名字太多她随便听到一个肯定没那么容易记起来。

    “两年前在你手底下做了很长时间的一个女人,住在3楼02室,租住时间比较长,你应该会有印象的。”孟皈提醒了一下崔银花。

    “她?哦……她早就没住这里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你去别处找吧。”崔银花经孟皈这么一提醒,倒象是回想起了张曼琪这个人。

    “她已经死了,家里人先以为她失踪了,最近才打听到她死之前最后的落脚地就在这里,所以委托我过来取走她留下的一些遗物,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另外她家人已经向我们局里报案,我这次过来也是顺便了解一下她的死因。”孟皈接着和崔银花说了一下。

    张曼琪的谋杀案,孟皈自然会去找那水月新楼的前房主,他到这里来主要是把她的银行卡找到以转交给她的家人,完成她的遗愿。

    崔银花听说‘报案’二字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惊慌之色,但迅速就镇定了下来:“她哪有什么遗物?那房子她没住之后就租给了别人,没说房间里有什么东西遗留。另外她可不是死在我这里啊!你不要信口胡说,我底下那些房子今天租给这个,明天租给那个,她们来来去去,我知道她们是死了还是活着?你要是查案的话,可以去找东山街派出所,让那里民警带你过来查。”

    崔银花说完那些话之后,便转身走回了她的房子里,把房子的铁门也给关上了,不过孟皈并不在乎这个,他已经在她身上丢了张标记卡和监视卡。

    崔银花回到房间里之后,在她家客厅里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随后她去了一个杂物房间,从里面拖出了一个纸箱子,打开纸箱之后,里面是一个登记薄,还有很大一摞租房协议。

    崔银花很快就翻找出了张曼琪当初的租房协议,然后根据上面的一个编号,在纸箱中又翻找了一会儿,最后找出了一个旧信封,打开信封之后,从里面取出了张曼琪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她基本上把当初与张曼琪有关的一些事情都回想了起来。

    离开杂物间之后,崔银花拿起手机给她弟弟,也就是东山街派出所的所长崔金荣打了个电话。

    “金荣啊!今天我这里来了个人,好象有点儿麻烦。”

    “什么麻烦啊?昨天水月新楼出了命案,所里来了两个记者,我这里很忙,你没什么重要事别打扰我。”崔金荣问了崔银花一声。

    “重要啊!很重要啊!你现在说话方便不?别让别人听到了。”

    “你等等……我去我办公室吧……好了,办公室门反锁了,你说吧。”

    “那人说他是下面县公安局的警察,到这里来调查以前我手底下做过的一个小姐的死因,你不知道的,这小姐身上我还真有些麻烦。”崔银花和崔金荣说了一下。

    “哦?是哪个?俩月前柳青被姐夫虐死的那个事儿吗?还是半月前黄春梅被我那几个喝了酒的兄弟轮死的事儿?不是都找人花钱打发了她们家里吗?还上门来闹?”崔金荣向崔银花问了一声。

    “不是,是个叫张曼琪的,两年前突然不见了的那个,我以为她失踪了也就没管了,谁知道今天会有人找过来……”崔银花有些心慌慌地和崔金荣说了一下。

    “人死在你家里吗?是姐夫弄死的吗?”

    “不是,她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和你姐夫根本没关系。”

    “那你怕个毛?你什么也别和他说,他再找你的话,你让他到我这里来我找人和他谈。”崔金荣和崔银花说了一下。

    “我和他说了让他去你那里,我找你不是那事儿,是那个张曼琪……当初我在收拾她租屋的时候发现了一张银行卡,还有她的身份证。我拿到取款机上一试,用她的生日把密码试出来了,里面有五万多块钱。后来我见她半年多都没再出现,就把这笔钱取出来了,今天过来的那人说替她家里人来要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崔银花只好把这事儿给说了出来。

    “你手上又不缺钱,怎么贪那种小便宜?”崔金荣抱怨了崔银花几句。

    “五万多块钱……不少了,两年前我手中哪有那么多零花钱?反正……这事儿你要帮我摆平了,别整出什么麻烦来了。”崔银花也有些不高兴了。

    “这事儿还不简单?你把钱存回去还人家不就行了?”

    “不行啊!那张曼琪死了,万一他们县里要追查这事儿,报到市局里去了,查到我这里来怎么办?你小心把你那些龌龊事儿都一起查出来!”崔银花威胁了崔金荣几句。

    一来进了她腰包里的钱,她是绝不会吐出来的,二来……这事儿一旦承认,后面的麻烦说不定越来越多。

    “两年前的事是吧?”崔金荣向崔银花确认了一下。

    “是的。”

    “你是在取款机上取的那五万块钱?一年多之前?”崔金荣接着向崔银花确认了一下。

    “是的,她身份证和银行卡现在还在我手上存着呢。”

    “你赶紧把她身份证和银行卡给销毁了,然后不管有谁问你什么,你都不要乱说,一律让他们到派出所来找我。”崔金荣和崔银花说了一下。

    “银行里不会有记录吧?”崔银花有些担心地向崔金荣问了一声。

    “记录个毛!一年前之前,取款机的录像早就覆盖了,不会有事的……不过……以后你在做这种事情之前,最好还是和我商量一下,别等到麻烦上头了再来找我,不是让我措手不及?”崔金荣教训了崔银花几句。

    “知道了!就别再说了!”崔银花有些不高兴的语气。

    “你更年期啊这是?”崔金荣也有些不高兴了。

    “你才更年期!”

    挂断崔金荣的电话之后,崔银花便把装有张曼琪身份证、银行卡的那个信封点火给烧掉了,残渣丢进马桶里给冲走了。不过她肯定没想到,孟皈已经通过监视卡和猛鬼系统,把这一切全都用视频记录了下来。

    求收藏~求推荐票票~~

    c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