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87章 卫生所
    张朝晖明显看出了孟皈是个新手,但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好在这一路没出什么问题,孟皈在林静的指导下很顺利地把车子开到了古井村。

    驾驶车辆这事情,对男人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手感熟悉之后就没别的什么了,整个车子就象和人融为了一体一般,心随意动,让车轮成为了人腿脚的延伸。

    “最近黑岩镇也不太平,凤栖市有一个抢劫杀人团伙被打击之后,其中的头目逃了出来,据说很可能逃到了附近乡镇上来。那头目名叫王维,据他的团伙成员供认身上背着至少五条人命!抓起来肯定是枪毙的那种,最近市里一直在樱桃镇那边拉网搜捕,就怕搜着搜着,人跑到我们这边来了。”张朝晖进村子的时候一边走一边和林静、孟皈说了一下。

    “逃到这里来不正好?张所长把他捉拿了岂不是大功一件?”林静和张朝晖玩笑了一句。

    “我宁可他在别处被抓,千万别到黑岩镇这边来,我这里的事情已经够头疼的了。”张朝晖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行人到达石井村的时候,村长周建民接待了他们。当时周建民办公室里刚巧还有另外四个人在场。

    一位是云丰晚报的记者赵楠,一位是云丰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刘锐峰,他是赵楠的男友,过来主要是陪她。他二人是吃过午饭从云丰市驱车过来的,差不多只比孟皈等人先来了一步。

    赵楠是一名记者,也是云丰市的知名作家,出版过好几部灵异类的小说。这次赵楠是打着报社采访的名义到石井村来,其实是游玩,另外为她自己的新书采集素材。而她的男友刘锐峰半月前出了医疗事故,被单位暂时停职心情不好,正好被她拉出来散散心。

    四位中的另外两位,一位三十多岁的短须男,是云丰市地质研究院的工程师,名叫马文涛;另一位年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是云丰市考古研究所的副所长,名叫纪德安。

    这两位本来是黑岩镇附近的黑岩山考古小组成员,纪德安是考古小组的组长,马文涛是他请来的地质顾问。两人有很深的私交,在结束了对黑岩山上一处古墓的考古工作之后,没有随组员一起返回云丰市,而是绕道到了古井村这边,想要对古井村后面的乱葬岗进行一番地质、考古方面的评估,看能不能让市里立项划拔资金。

    说白了,这二人的主要目的就是找个机会到这里来玩玩,古井村是个神秘的地方,对这些搞地质、考古的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周建华的小孙女大概是觉得这里人多,显得很是兴奋,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笑着闹着。这种年龄的小女孩很喜欢笑,也很讨人喜爱。林静很快就问出了她的年龄是四岁,名字叫周丽,可能因为李丽的缘故,林静很快就和四岁的周丽熟络和亲热了起来。

    在听到村长周建华向公安张朝晖、孟皈等人说起乌家宅院闹鬼和乌坚强昏迷,然后醒来之后疯癫了的事情之后,赵楠立刻凑近了过来。对一名灵异作家来说,没有什么比民间传说里的鬼故事更能吸引她的了,只要把这故事整理出来,稍加渲染就会是一部很不错的小说。

    当村长周建华提出要带林静和孟皈去见那鬼宅宅主乌坚强的时候,记者赵楠也立刻提出了要一起去看看,她男友刘锐峰当然也只能做陪。地质马文涛、考古纪德安二人刚才一直在和村长周建民聊天,现在没什么事情做也跟上了众人,对他们的工作来说,多了解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没什么坏处。

    虽然村长周建华不想让他小孙女周丽跟着,但调皮的周丽还是不停地围着众人跑着圈,一边跑一边笑闹着,象电池超人一样,一刻也停歇不下来。

    鬼宅的主人乌坚强下半身已瘫痪,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因为一离开村子就会发作严重的哮喘甚至不明原因的窒息,而且医治不好。所以现在村里一直把他留在村卫生所的一间病房里,由村子招聘来的护工进行日常护理。

    村卫生所也是一个小院子,看着和其他的农家院落没什么区别,只是门口挂着个大大的牌子,白底黑字的那种,看起来很正规的样子,就象个小社区医院。

    众人过去的时候,一些村民正在村卫生所里看病打针,不过原本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乌坚强,在孟皈一行人刚刚踏入卫生所院门的时候就清醒了过来,在病床上坐直了身子。

    “你先上去吧,我水喝多了,去上个厕所。”孟皈在进门之后和林静说了一下,然后钻进了卫生所大门附近的厕所里。

    村长周建民也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先和站在村卫生所院子里的一名医生聊了一会儿,这才带着众人向村卫生所的楼梯走了过去。孟皈正好上完厕所出来,追了几步跟上了众人。

    “别让小丽进来。”村长周建民走到二楼乌坚强的病房门边之后,和周丽一直缠着的林静说了一下。

    “好的,我看着她。”林静无奈只得把周丽抱了起来,站在了病房门外向里面瞅着,由孟皈到里面去了解具体的情况。

    “小强啊!我来看你啦!我是你周叔啊,还认得我吧?这几位是市里来的各行业的专家,帮你家驱邪的,说不定能治好你的病。”村长周建民进了病房之后见乌坚强醒着,于是和他说了一下。

    乌坚强却是不搭理他,一直用眼睛瞅着走进来的孟皈,就仿佛孟皈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一样。

    “他一离开这村子就会发哮喘?”记者赵楠的男友刘锐峰向旁边背着身子的那名穿白大褂戴口罩的护工问了一声。刘锐峰是个医生,同时也是一名哮喘患者,但从来没听说过哮喘会有这种地域性发作的先例。

    “嗯。”护工含含糊糊地回了刘锐峰一句,伸手拉了拉自己的口罩,然后借着面前的镜子偷偷观察着房间里的众人。

    “你是来捉鬼的么?”乌坚强向孟皈问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

    “是的。”孟皈向乌坚强点了点头。

    “咦?小强你清醒过来了?”村长周建民很奇怪地看着乌坚强,在之前他可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和人说过话。

    “那宅院里不是鬼,而是恶魔,你懂不懂什么是恶魔?”乌坚强不搭理村长周建民,而是又向孟皈问了一声,神智确实很清楚的样子,但脸上仍然是那种很诡异的冷笑神情。

    “鬼是人死后的魂魄形成的,而恶魔则是天地之间的恶气、邪气自然凝聚而成。鬼可能会保留有一些人类的智慧甚至是感情,但恶魔就只会杀人。”记者赵楠替孟皈回答了这个问题,身为一名灵异作家,这点儿基本知识还是懂得的。

    “恶魔会把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拉入地狱深渊之中。”乌坚强转头看向了赵楠,他那诡异的眼神让赵楠在和他目光接触之后,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知道你的家人、还有那些失踪的人都去了哪儿吗?你如果知道些什么,告诉了我们,或许我们可以帮你找回你的家人,治好你的怪病。”黑岩镇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张朝晖向乌坚强问了一声。

    求三江票票~~

    c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