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猛鬼分身 第90章 无所遁形
    “我这几年一直一个人住,有时候不想在外面吃饭,就自己琢磨了一些饭菜,先开始是最简单的炖排骨,把藕和排骨买回来往锅里一堆,加上水和盐就成了。后来慢慢学着炒青菜、白菜、包菜,还是自己做的饭菜吃着最放心,至少没有地沟油和乱七八糟的化学品调味料。”刘锐峰边忙活边和赵楠说了一下。

    他和赵楠虽然是男女朋友,但确定关系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工作很忙,就算在一起吃饭,也都是外面喝喝咖啡、吃吃西餐什么的,还一直没有机会在一起象这样亲自动手下厨,对彼此的厨艺也都不是很了解。

    “我还想在你面前露一手呢!看样子没机会了。”赵楠讪讪地回了刘锐峰一句。

    果然,白菜什么的下锅之后,赵楠更加手忙脚乱了,最后还是刘锐峰主勺,才把几盘菜凑和着炒出来端上了桌。这时候电饭煲里的米饭也已经蒸好了,刘锐峰熬的排骨汤香味也飘散了开来,孟皈和林静挤不进厨房,在院子里已经把饭桌、椅子都摆好了。

    天色差不多完全黑了下来,三间房的堂屋门外高高的屋檐下吊着一个灯……当地村民把一进门的厅房叫堂屋,看体形应该功率很大,上面落满了灰尘,但刚才孟皈已经垫着凳子上去用抹布把它上面的灰尘抹干净了。

    开关在门里面,打开这大灯之后,照得整个院子里都亮了起来。堂屋的门口最亮,孟皈和林静把餐桌、椅子就摆在这里。赵楠和刘锐峰把菜端上了餐桌,招呼着孟皈和林静二人上桌一起来吃。

    “哇!闻起来好香啊,肯定好吃。”林静很有些饿了,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品尝了几个菜,然后向赵楠竖起姆指,一副很夸张的赞不绝口表情。

    “都是他炒的。”赵楠向林静解释了一下。

    “你男友真厉害,你以后会很幸福的。”林静和赵楠说了一下。

    “是吗?哈哈……你再尝尝这个……”赵楠听到林静说的话显得很是高兴,两个女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然后你称我林姐,我称你赵姐,真不真心不知道,反正喊起来很亲热。

    ……

    “你好象一点儿也不怕?我们现在可是在一栋鬼宅里面啊。”孟皈自己跑去盛了碗饭添了些汤出来在餐桌边坐了下来。林静是那种喜欢先吃菜,吃得差不多了再吃一点点米饭的习惯,但孟皈喜欢先盛上一大碗米饭,和着汤菜一起吃。

    “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有什么好怕的?而且……我都是死过几次的人了。”林静一脸很看得开、无所谓的态度。

    孟皈没再说什么了,这一路过来确实是有些饿了,米饭和菜感觉特别香,晚上说不定还要熬夜战斗呢,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你们是从事驱鬼行业的?”

    吃过饭之后,赵楠已经和林静混得比较熟了,于是把林静和孟皈拉着,对他们进行一次现场采访。

    虽然她从本心里看不起这些装神弄鬼的神棍,但灵异小说作家的本能,让她知道从这些人口中可以得到大量她想要的写作素材,所以还是决定展开这次的采访。

    赵楠觉得灵异小说本来就是装神弄鬼吓唬人,林静和孟皈从事这一行,肯定会自编自导一些鬼故事到处招摇,把他们这些鬼故事文字化之后,赵楠新小说可能就有了足够的素材可以动笔了。

    那本小说的名字赵楠已经想好了,就叫《古井村的诅咒》。

    “驱鬼灭鬼的事情主要是孟大师在做,我只是他的助手。”林静指着孟皈向赵楠介绍了一下。

    “孟……大师,看起来年龄不大啊……”赵楠对孟皈倒是很有几分好奇,在她印象中的那些神棍应该都是些半老头子、老瞎子之类,然后整天神神叨叨的,但孟皈显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看起来更象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

    孟皈瞅了林静一眼,并没有开口……这怎么的就成大师了?林静你有点儿节操好不好?吹牛都不会脸红一下……

    说起来孟皈驱鬼的经历也不算丰富,顶多算是入门,先前也就和沈婷化身的1级厉鬼战斗过,还是在被逼入绝境情况下,脱了裤子掏出黑缨枪把那丫……弄死的。

    然后就是张曼琪那次,他根本还没动手,张曼琪就自我了断了。

    所以,驱鬼大师确实称不上。

    不过孟皈的不吱声,并没有让赵楠觉得是谦虚,而是被看成了高傲。

    “他今年二十三岁,你肯定不相信他能驱鬼灭鬼,但今晚如果有鬼出现的话,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也只有他能保护我们的安全。”林静听出了赵楠语气里的怀疑,孟皈又不开口解释,于是就只能她继续吹嘘下去了。

    “那到时候我们都要仰仗孟大师的保护才行了。”刘锐峰一脸不屑的神情插了句进来,身为一名医生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鬼神之事,他对孟皈和林静的鄙视比起他女友赵楠对他们的鄙视更为彻底,出于他觉得应该谦逊做人的本能,还是尽力想收敛了内心的不屑和鄙视,但仍然免不了表现了出来一些。

    孟皈笑了笑,对他们的不信任根本不以为意,他也不需要在他们面前表现什么,过来古井村,只要能完成系统任务、达成他自己原有的目的就行了。

    “孟大师有什么好玩的驱鬼故事讲来我们听听?”赵楠向孟皈提了出来。

    “就是某地闹鬼,然后我们过去,做法把鬼灭了,后来那里就不闹鬼了。”孟皈被缠磨不过,只得给赵楠讲说了一下。

    他仅有的两次和鬼物作战的经历,第一次因为脱了裤子使用了黑缨枪的缘故,不太和~谐,所以不能讲。第二次涉及到了五条人命,公安机关和归元宫现在还在追查,当然更不能讲。

    说起来水月新楼别墅小道士徐沧连杀四人,当时孟皈就在场,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是误杀应该会主动前去阻止徐沧的。但当时的孟皈也不知道别墅里谁是人谁是鬼,在树上观察着别墅里一切的时候,他当时的怀疑对象也和别墅里当时处于被蒙蔽状态的徐沧、朱瑞克差不多,而且徐沧从开始杀人到连伤四命过程很短,并没有给孟皈多少思索判断事情真相的时间。

    另外,当时孟皈身为旁观者,不在当事人之列,没有生命威胁,脑子自然也不会全力转动去主动思索谁是人谁是鬼。直至最后别墅里只剩下了徐沧和张曼琪二人,而且张曼琪也主动承认了自己是鬼物之后他才现身,那时候几条命案已经发生了,孟皈想救人也已经晚了。

    “呃……”赵楠对孟皈的回答显得很是失望。

    “他这人比较内向,不太善于言辞。”林静只得找了个台阶给孟皈。

    一旁的刘锐峰却是哼了一声,脸上鄙夷的表情几乎都无法掩饰了……这假装的神棍明明是心虚,现编都编不出来,这女人却能用‘不善于言辞’来遮掩,果然神棍根本全都是些没节操的物种啊……

    “我看你们和普通人也差不多啊,在面对鬼物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付那些鬼物的?”赵楠是个记者,知道在面对所谓的‘不善言辞’的人的时候该怎么撬开对方的嘴巴,也知道如何让撒谎、弄虚作假的人无所遁形。

    求推荐票票~~

    c

超级猛鬼分身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