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一章 目前为止很正常
    郝仁,人如其名,是一个好人。

        其家住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北方小城,如果北京打算修个二十环三十环的话也能勉强算是天子脚下,其人则是地地道道的普通小人物,要是全天下的好人卡都按谐音算在他头上的话勉强也算是名扬天下,走在路上没人认识,顶着一张除了有点男人味之外怎么看都普普通通的四方大脸过了二十来年,人生目标是做一个好人,除此之外毫无特色——这就是他了。

        如今正是暑热刚来的五六月份,北方天气虽然凉快一些,但白天要是顶着大太阳走在马路上也让人很是心情烦躁,因此车水马龙的市中心到处都能看到各式车辆奔流不息,却看不到有多少行人在外面行走,而穿着白色T恤、灰色长裤、面貌普通的高个子青年正是这少数行人中的一个。郝仁手里攥着几张纸,尽量挑着两旁的树荫或者建筑物的阴凉地方走路,旁边马路上车辆的鸣笛和树上知了的聒噪都让人心情烦乱,但这乱七八糟的动静却好像不怎么影响这个年轻人的心情,他只是低头默默赶路,偶尔因为天气原因才忽闪忽闪自己那已经快湿透了的衣服,然后低头看着手上的东西——其中两份是招工的广告,还有一份是刚才路过广场时一个学生妹发的宣传折页,宣传折页上画着一个笑颜如花的漂亮姑娘,下面则印着一行大字:金荣妇产专科医院,专业治疗……

        郝仁觉得这年头的学生越来越不敬业了,当初他在外面打工发折页的时候就从来不会给一眼就能看出是光棍的爷们手里塞这种东西,但不管怎么说,这种硬质折页扇风还是挺合适的。

        “最后两家,还不行就算了。”郝仁嘟嘟囔囔地看着手里的最后两份招工广告,幸好这俩地方都挨着,他可以很快搞定今天的“任务”,而其中一个就在前面,是一家从外表绝对看不出有多大实力的广告公司,但人家门口的招牌响亮啊:银河传媒泛文化发展与推广公司,一听这名字就是半年内必倒的货,郝仁当时就是冲这个名字来的,主要目的不是应聘,就是想看看能想出这么个神奇名字的公司老板会是何等奇人。

        他兴致勃勃地走了好几百米才绕过马路的隔离护栏,然后顶着大太阳跑到这家名字特别牛X的广告公司门前,惊讶地发现——这公司果然倒闭了,门口的招牌还挂着,但玻璃门上贴着关门大吉的通知,日期是两天前的,而他手里的招工启事则是四天前……这真是个日新月异变化频繁的世界,这年头公司倒闭前两天还要顺便招俩新员工压压惊么?

        顺手把广告公司的招工启事搓成团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郝仁低头看向最后一份,并在两秒钟后把它也搓成团扔进了同一个地方,顺便反思自己前两天筛选这东西的时候是不是瞎了——公交公司招聘办公室文员一名,要求二十五至四十岁,能吃苦耐劳懂电脑有工作经验者优先,性别女。

        他攥着这玩意儿兴致勃勃地来到市中心,就为了看一家在倒闭前两天还忙着招工的广告公司的玻璃门有多亮,简直吃饱撑的。

        郝仁,性别男,爱好女,年龄二十五岁,无**嗜好,优点是吃饭不挑食,目前单身,没几个亲朋好友,自己一个人住在城南老城区父母留下的旧屋里,和大多数男青年一样,他的人生目标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做到月入过万,娶一个漂亮媳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有辆车,父母是没办法孝顺了,所以至少要自己过得够好才能算不给家里丢人,现在这一系列人生目标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他今年二十五了。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他今天来市里是想找工作的,但其实他个人对此并没什么生活来源方面的迫切需求:前面就提到过,郝仁住在父母留下的一座旧屋中,应该感谢老一辈人留下的家业,起码这房子挺大——那是一座两层的老式房子,已经被改成类似家庭出租公寓的结构了。

        若干年来,郝仁一直靠往外出租房子维生,只是由于自己住的地方实在偏远,甚至偏远到了想等着老屋拆迁恐怕都得下几个十年计划的程度,所以租金收入也就那样,不算少,但也绝对发不了财,能让他这个单身汉过上挺宽裕的日子,但也仅限于此了。

        平心而论有这种稳定收入郝仁是没必要出来找什么工作的,但这人呐,闲的时间太长了就有点矫情,总觉得自己应该稍稍努力一下,开拓开拓人生道路,再加上更重要的原因——自己那老房子地方实在太偏了,偏到快脱离人类文明的程度,自从最后一家民工夫妇都从出租屋搬走之后,已经连着小半年没人来租房子,看着连续数个月空荡荡的两层“公寓”,郝仁发自肺腑地意识到一件事:除非市政规划朝着他那边倾斜,否则要想活下去恐怕真的只能出来找工作了。

        在家研究了三天城市规划,郝仁认为自己家周边一夜间变成商业中心的可能性实在不大,考虑到作为一个大老爷们不能就此荒废自己,他终于决定先找个工作,起码有收入维持着生活嘛。

        怎么说当年自己也是打工赚学费的勤劳好男人,朗朗乾坤还能饿死自己不成?

        不过命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这头一天在外面瞎跑基本上……也就只剩下瞎跑了。

        想这么多也没用,郝仁伸了个懒腰,决定就在路边小公园的树荫长椅下面歇会,等过了中午最热的这一个钟头再去找个小饭店填填肚子,然后坐车回家。也幸亏这是座连三线都很难算上的北方小城,即便经济发展挺快,这里也还能保持点小地方的闲适和敞亮:起码城市公共用地规划就不错,绿树成荫,就连市中心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不少的小公园可供休憩。

        他找了张纸把长椅擦擦干净,随后大喇喇地躺下,用那张印着女子医院logo和漂亮姑娘的折页盖住脸遮挡阳光,就这么浑不在意地休息起来。当然,他也不敢就这么睡过去,毕竟这年头小偷越来越多,好人都不够祸祸的,虽然自己兜里没啥值钱玩意但给人掏了也不好,他只是打算稍微眯会,起码散散身上的暑气。

        但就在他刚刚躺下好像还没一分钟的时候,透过折页边缘洒进来的阳光便已经暗淡下来,好像是有人来到了自己旁边。郝仁略有意外地露出脸来,惊愕地发现天边已经是夕阳西下,而一个娇小又纤瘦的女性身影正站在自己旁边,这道身影正好遮挡了已经下沉的夕阳,因为逆着光的关系看不清这位女性的模样,只能通过一个暗淡的轮廓确认对方是个短发的苗条姑娘。

        “呦,你醒了?”

        这个陌生姑娘似乎很是自来熟的样子,一边挥手还一边大大咧咧地跟自己打着招呼。郝仁一下子坐起身子,他先是惊讶地看看四周景色,确认现在真的已经是夕阳西下,自己原本只打算眯一会却真的一觉过去了半天时间,然后才有机会认真打量自己眼前的陌生人。这时候陌生姑娘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这逆光而站的位置让人看不清自己的模样,于是她咧嘴笑了一下,微微侧过身子好让对方能看清自己的模样。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这是郝仁的第一印象。

        对方一身挺清凉的打扮,上身穿着件贴身的白色短袖衫,衣领上缀着一片略有些孩子气的塑料小狗装饰,下身则是深色的短裤+休闲鞋,看起来好像一个偷偷翘课出来逛街的女大学生。这个自来熟的女孩子留着一头披肩短发,可能是很喜欢运动吧,皮肤带着些微的小麦色,健康又充满阳光,她的容貌秀丽可人,最让人注意的是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比郝仁见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充满活力,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要从这双眼睛中透出来一样。

        而在她身后,则是一个看起来颇有分量的大型旅行箱。

        看着有点发愣的郝仁,这个短发的漂亮姑娘绽放出一个空前灿烂的傻笑(虽然这么说貌似有点不合适,但郝仁确实认为这就是个傻笑),那笑容干净而纯粹,现在这年头似乎已经很少能在与之同龄的女孩子脸上看到了,对方在随身的小包包里使劲掏摸了半天,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递到郝仁面前:“劳驾,请问一下你知道这地方在哪么?”

        郝仁拍拍脸蛋子让自己清醒起来,先不管这个冒冒失失的姑娘是怎么回事,而是低头一看纸上的地址……诶呦我去这不是自己家么?!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