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章 然后一下子就不正常了!
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二章 然后一下子就不正常了!
    郝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纸条,上面写着市郊挺偏僻一个地方的地址,他对这个地址再熟悉不过:那不就是自己家么!

        “你找这地方干什么?”郝仁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姑娘手里会拿着自己家的地址,老实说这一刻他还挺有点激动的,不过他也挺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这辈子所有的桃花运都已经在小学三年级以前跟女生同桌的时候用完了,所以他仍然一脸淡然,只是略带好奇地看着面前的漂亮姑娘。

        身材不错,容貌不错,虽然身高略有点残念但活泼开朗的模样完全可以扳回一分……

        “我找房子住啊!”漂亮姑娘非常干脆痛快地答道,“我找一天了,实在找不着才决定找人问问——不过公园里就剩你一个能问的。”

        郝仁总觉得眼前这姑娘的自来熟程度是不是高了点,但他的注意力还是很快被对方提起的“找房子”三个字所吸引,因为夏日午睡而昏昏沉沉的头脑稍微清醒一下,他猛然想起件事:哦,自己是个房东来着,前两天刚在市内小报上打了个广告说有房出租,那眼前这姑娘是找房子住的?

        好久不开张,今天终于又能收到房租了!

        郝仁把那张纸叠起来交还给对方:“我当然知道这地方,我带你去。”

        漂亮姑娘顿时露出高兴神色,把纸往包里一塞,拍拍皮包:“谢谢哈!我真找好久了……”

        郝仁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迈步刚想往公园外走,脑袋里激灵一下子终于想起有什么事不对劲了:“诶等等!你说你在市中心找这个地址找了整整一天?!”

        漂亮姑娘使劲点头,透着一股憨直可爱:“嗯嗯,对啊!这地方还挺难找的。”

        “当然难找!”郝仁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语气,他突然有点怀疑眼前这姑娘是不是以前跟自己认识而且有仇,今天是专门过来逗自己玩的,“你没发现那上面的地址写着南郊么?!南郊!你在市里找一郊区地址找了一天?”

        “可是这上面写着在白石楼啊,”漂亮姑娘抬起手指着某个方向,郝仁知道那是市中心某个商业大楼的位置,“白石楼不是在市里的么?”

        郝仁一下子愣住,然后才反应过来:“是南郊白石路,不是市中心白石楼!”

        他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呢:这位妹子敢情你看地名的时候只看前面俩字的么?

        “啊哈,”漂亮姑娘赶紧回忆了一下,这才露出有点尴尬的模样,“我忘了,我平常有点马虎。那你知道这个南郊白石路是吧?带我去呗。”

        郝仁还是总觉得眼前这姑娘有哪不对,但他是个遇事懒得多想的人,再说对方只是个找自己租房住的房客,这两年一直当房东,他也早就习惯不多管房客的事了,于是他抬手指着公园门口:“得坐公交,南郊离这可远,等咱们到那应该差不多就晚上了。哦对了顺便说一句,我就是你要找的房东,你找那房子是我的。”

        漂亮姑娘一听,顿时露出惊奇神色,整个人一惊一乍起来:“啊呀!?你说真的?”

        郝仁刚一点头,眼前这个精神头十足的女孩子就差点蹦起来:“呀,真巧!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巧的事,房东咱们这是有缘吧?!”

        郝仁揉揉额角,从刚才开始就感觉眼前的女孩子有些跳脱,这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你……就不怕被人拐了?万一我骗你呢?”

        这还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了,其实他真觉得眼前这姑娘有点二……不,是特别二!在市中心找郊区地址找了一整天不说,还三两句话就相信了一个陌生人,甚至眼瞅着就要放心大胆地让陌生人给自己带路,领着她跑到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区去,这年头女孩子的防范意识怎么都这么弱了么?是她运气特好还是最近人贩子消极怠工,这妹子怎么就没让人拐了呢?

        郝仁脑海里嘀咕了一大堆,不过也就是一两秒的功夫,而对面的二货姑娘(这么说没问题吧?)也好像刚刚反应过来,她很警惕地看着郝仁:“拐?那你是人贩子,打算拐卖我么?”

        郝仁:“……当然不是!”他觉得自己应该离这妹子远点,要不是看着对方是“客户”的份上,他肯定不会跟这种二货交流这么长时间!

        二货姑娘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行,我可怕被人骗了。那咱们走呗?”

        郝仁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迈步离开公园时突然感觉脚步分外沉重。

        二人很快就乘上了从市内开往郊区的公交车,这一路真是一点都不无聊:郝仁发现自己这位新房客不但自来熟、性子跳脱、有犯二嫌疑,而且还是个嘴皮子闲不下来的角色!在车上他听对方兴致勃勃地跟自己聊了一路,从国内外的二线明星现状到各地的二线城市房价基本上没有她不说的。郝仁也不知道这些话题是从何开始的,反正对方一点都没有尴尬或者说不下去的时候,只要他能稍微点头答应一下,二货姑娘就能找到继续说下去的动力然后接着balabala……不过这倒不是大问题,听她说话权当解闷了,而且郝仁还趁这个机会大概了解了自己这位新房客的情况,这可是作为房东的必修课: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大致知道租户的情况,才能防止一些很麻烦的事情。

        二货姑娘姓刘,叫刘莉莉,而且她很大方地让郝仁直接叫她“莉莉”就可以,她自称是个走南闯北的宠物医生兼闲散作者(也不知道闲散作者到底是个什么职业),刚从另外一个城市来到这里,打算在此常住,住的地方不挑,只要遮风挡雨干净方便就可以,反正工作自由嘛……

        郝仁根据这点情报判断自己的新房客是个很有闯劲,暂时没有稳定工作,但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他对此颇为满意。其实这么一个小姑娘再怎么看也找不了多**烦,虽然性格好像有点二……但那也是她自己的问题不是?郝仁当好自己的房东就行了。

        就和之前预料的一样,等这趟线路超长的公交车吭哧吭哧在南郊一个小站牌停下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差不多全黑下来了。

        郝仁领着莉莉从车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后者嚷嚷起来:“这里就是白石路啊?”

        “牌子上写着这是南郊站!白石路是个老街,而且得走小路,你见过公交车开到胡同里的?”

        “哦……哈哈,我容易搞错事情,房东你多担待啊,”莉莉干笑两声,一路上balabala说下来,她好像又单方面跟郝仁熟悉了一些,她扭头看看四周环境,眉头微微皱起,“这里挺冷清。”

        公交站位于一条看起来颇有些年头的马路边,周围所有建筑都是二三十年前的风格,坑坑洼洼的路面,已经关门而且门面窄小的沿街商店,还有商店背后老旧局促的五层单元楼,仅此种种就能体现出一个地方有多荒凉陈旧,而这条街以及附近一片已经是南郊仅有的“市区”了。有时候郝仁自己也会怀疑这一带到底是不是已经彻底被现代社会给遗忘掉,但每个月月底他都会重新对社会充满信心:莫慌,供水局不会忘记你,供电局不会忘记你,燃气公司不会忘记你,就连联通公司跟卖保险的都不会忘记你,有如此多的人时刻挂念着身处远郊的你,还有啥不开心的……

        “赶紧走吧,”郝仁示意莉莉跟上,“本市治安虽然不错,但这地方毕竟偏僻,天色晚了难免有醉鬼在外面晃悠,先回我那帮你安顿好再说。对了我也顺便提醒你一句,晚上尽量不要乱跑,你安全我也省着麻烦了。”

        按理说这几句话是不应该说的,作为一个房东,说这句话很容易让房客吓跑或者心存疑虑,但郝仁从来都是个实诚性子,虽然很怕麻烦,但更不愿意骗人或者占人便宜,所以他一开口就把这里情况都说了个明白。这也是他最近房子租不出去的原因之一:好不容易来过两个看房子的,但都被吓跑了。

        然而莉莉这个看着娇小的姑娘却压根没当回事:“房东你放心吧,我打架很厉害。”

        郝仁觉得自己今天绝对遇上一个不正常的家伙:“我不是说这个……嗨我就明说了吧,你就一点都不怕遇上坏人啊?”

        作为刚认识一天的半个陌生人,郝仁知道自己不该管太多闲事,但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遇上这么奇怪的姑娘,跳脱自来熟无防备到了近乎二货的地步,作为一个好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然而莉莉只是高兴又浑不在意地甩甩手:“房东你真是个好人哈,不过我不怕坏蛋啊,我力气特别大,打架也厉害,以前遇上的坏人都被我打跑了。”

        郝仁忍不住嘀咕:你还真遇上过坏人……因为都打跑了所以现在这么性格奔放没戒心么?

        莉莉看郝仁不说话,便自顾自一笑,伸手拉起自己那个特大号的旅行箱跟了上来,然而只听到“咕咚咕咚”两声响,旅行箱上的两个胶皮轮便脱落下来,很快滚远了。

        “啊哈哈,看来东西有点沉。”莉莉尴尬地挠挠头发。

        “不,是路有点坑……”郝仁眼眉一跳,看着坑坑洼洼的破路忍不住叹口气,觉得自己身为男士应该做点什么,“来,我帮你提箱子……诶我去你这里面到底放了些什么?!”

        他刚一下手就感觉莉莉这个箱子很不对劲,那重量简直好像里面放了等体积的水泥似的,他五大三粗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提不起来!

        然而莉莉压根没注意到郝仁脸上的古怪神色,她只是哈哈一笑,一只手拎起自己的大箱子扛在肩上,整个过程轻松的如同在抓一包棉花。

        郝仁张着嘴巴看着这个比自己低了一头的瘦小姑娘将一箱子起码百十多斤的东西扛在肩上健步如飞地往前走,几乎有点怀疑自己的世界观是不是出了问题,直到莉莉在前面大声催他赶紧带路他才反应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嘀嘀咕咕:没事,就是天生力气大嘛,平常看综艺节目还少么……

        两人就这么一个balabala一个略有心事地走着,很快便离开了还算宽阔的大路,转进一条黑沉沉的小路:从这条小路走到头就是所谓的“白石路”,郝仁家传大屋就在前面。

        天色已经黑下来,小路旁的两盏路灯还坏了一盏,周围是陈旧破败的老房子,让这里气氛更显得阴森恐怖,如果不是正好天上有一轮接近满月的月亮照着,即便郝仁这个熟悉环境的大男人走在外面也会感觉毛毛的。他忍不住看了跟在身旁的莉莉一眼:这姑娘仍然全无戒心地跟在自己身旁,而且看上去还心情很好的样子。

        黑沉沉的夜幕,人迹稀少的小路,人生地不熟的环境,身边跟着一个不知根底的陌生男人,以上四条随便哪个都够让一个三观正常的女孩子警惕起来,但这个“刘莉莉”却丁点紧张都没有,是真缺心眼还是怎么着?

        “扑啦啦——”

        正在郝仁胡思乱想替一个陌生女孩瞎操心的时候,一阵诡异的扑翼声突然从上空传来。

        这四周静悄悄的时候突然有一阵动静响起当然吓了他一跳,他立刻循声望去,却正好看到一个怪异的黑影瞬间划过两侧高墙间狭窄的夜空。

        那黑影好像是一只蝙蝠,然而体积……似乎不太对?

        “呵……大晚上的什么东西。”郝仁当然不想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掉面子,于是故意大声嚷嚷了一句表示自己一点都没被吓住,然后抬眼看向莉莉,他以为自己会看到前者被吓住的模样,然而……

        在那一瞬间,他看到莉莉头上突然冒出了一对仿佛狼的耳朵!

        (新书上传,大家使劲宣传一下,另外订阅月票先没法求,那就求推荐收藏什么的吧!)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