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四章 狼人秘术
    郝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银发少女,那寒风中飘扬的银色长发和夜色下发出荧光的金色眸子,更重要的是那一对尖尖的耳朵都让人难以转移视线,假如不是对方面容没变,郝仁几乎要认不出这就是前不久才被自己从市中心领过来的二货姑娘刘莉莉了。

        但这确实就是她——不但容貌可以确认这点,那身衣服也可以证明。

        这时候四周的风是冷的,头顶上的月光是冷的,身上的衣服是冷的,嘴里呼出的空气都是冷的——郝仁觉得自己已经快被冻住了,但这异常的寒冷反而让他可以保持清醒,尤其是在周围到处充盈着浓的化不开的血腥气时,这丝清醒更加重要:他得以一边戒备周围情况一边整理自己的三观,好尝试搞明白为什么会在现实世界里遇上今天这样的事儿。

        他没有再跟之前一样大大咧咧地和莉莉搭话,或许是周围环境诡异让他失去了说话的心情,也有可能是看到莉莉那奇特的外貌让人有点不知如何开口。平心而论兽耳娘确实挺萌的,但天知道眼前这位兽耳妹子有没有变身之后性情大变的设定:郝仁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从莉莉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原始野兽的气息,这让他胆战心惊,然后就开始在脑海里滚屏播出猎奇向的海内外作品了。

        随着周围寒气和血腥气愈发浓重,小路地面上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而天空明月也不知何时被染成淡淡的红色,郝仁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夏衣,此刻在这寒风中已经哆嗦的越来越厉害,而莉莉却仿佛完全没有受此影响,她只是用力吸着鼻子,耳朵抖了几下:“狡猾的蝙蝠,用血腥气把自己的气味掩盖起来了……房东你别离我太远,那些会飞的家伙专门在夜里活动,擅长的就是偷袭。”

        “变身”之后的莉莉说话时带着一种生冷感,但听到她说话的内容郝仁还是忍不住松口气:看样子没有性情大变,他也敢开口询问了:“莉莉,这怎么回事?你……”

        “我是狼人,”莉莉的耳朵比刚才竖的还精神,语气中带着自豪,“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就是狼人!不过以前我一直隐藏身份来着,这是第一次被人看见……切,跟那些会飞的家伙沾上关系果然没好事。”

        “哦。”郝仁答应一声,心说自己从小到大的世界观兴许是没法继续用下去了,但就在他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莉莉突然一声低喝:“来了!”

        几乎在莉莉话音落下的同时,郝仁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轮红色月亮边缘抖动了一下,随后一个黑点从月晕中骤然放大,朝自己这边猛扑过来!

        黑点放大成黑影,郝仁隐隐约约觉得这影子好像不是蝙蝠,而有点像是个披着斗篷的人形,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更多,因为那影子已经近在眼前了!

        浑身肌肉早已经在刚才蓄势待发,随时等着闪避,现在发现自己被作为目标他第一反应就是向旁边闪开,而就在他用力一跳的同时,那影子几乎擦着他的头发扑空过去。

        黑影没有扑中目标,眼看就要撞在地上,莉莉也没放过这个机会,她在郝仁闪开的瞬间便一个鞭腿甩向袭击者,攻击方式简单粗暴,出腿瞬间甚至带起了“砰”的一声空爆,随后就是噼噼啪啪连续十几声。郝仁只能看到那银发的狼耳少女几乎化为一道与黑影速度不相上下的银白闪光,用最简单的拳脚攻击和那团模模糊糊微有人形的影子打斗起来,没什么招式也没什么章法,每次出拳出腿都是直来直去,但却简单粗暴卓有成效:空气在刚猛无比的拳脚击打中几乎荡起肉眼可见的波纹,而那团黑影终于渐渐落入下风,最后突然收缩成蝙蝠形状急冲向天空,看上去竟然是准备逃跑。

        莉莉最后一拳打了个空,此刻黑蝙蝠已经飞到墙头,她气恼地皱起眉,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仿佛豺狼示威时的“呜呜”声,郝仁对这声音非常熟悉——他小时候住在老家山里,那地方晚上有狼。

        就是这个动静!

        但这可不是开口称奇的时候,郝仁知道自己是被卷到不得了的事件中去了,要是放在平时他看完小说电视之后还能满怀期待地琢磨琢磨这种神奇经历,然而现在他只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一刻:那只蝙蝠逃到空中并没有离开,“它”只是在高处不紧不慢地绕圈盘旋着,似乎是在嘲笑地上的狼人飞不起来,一边飞还一边在空中画出各种轨迹,一会是个S,一会是个B……

        郝仁知道,只要这只蝙蝠还在天上绕圈,自己就绝对没安全,狼人姑娘虽然看着肉搏能力挺强,但显然不会飞也不会远程攻击,更重要的还是个二货——蝙蝠再冲下来直取自己的话莉莉真不一定能挡得住!这姑娘万一没反应过来呢?

        “呜呜……”莉莉喉咙里愤怒的威胁声越来越压抑,耳朵上的绒毛也在根根炸起,随后她突然抬头对着月亮发出一声清亮悠远的嗥叫:“嗷呜——”

        就在她抬头嗥叫的一瞬间,天上的蝙蝠一个俯冲急速扑来,郝仁当时就差点跳起来:所以说这个狼人姑娘是个二货!这么生死一线的对峙场合你还摆个屁的poss!

        但就在那蝙蝠裹挟着一团黑雾即将冲到莉莉身边的时候,郝仁突然看到后者手腕一抬,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飞出去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破空尖啸声,飞扑下来的蝙蝠只来得及让自己稍微雾化便被狠狠击中,狼狈地逃回了高空,这时候郝仁也终于看到莉莉另一只手上提着的是什么东西了:那玩意儿方方正正线条分明,红彤彤冷森森让人胆寒,正是一块板砖!

        “哈!有本事你继续飞啊!”狼人少女对天上盘旋的蝙蝠大声挑衅着,“别以为长翅膀我就没法对付你了!自从知道自己是个狼人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研究怎么对付你们这种会飞的混蛋,这一手天马流星砖我练了整整五年!来,战个痛!”

        郝仁一头栽在地上:这怎么传说中的狼人必杀技竟然是扔砖?而且还成功了!

        天上那只蝙蝠刚才想必是被一砖砸的不轻,这时候飞起来都歪歪斜斜的,而且四面八方的血腥气和冷雾好像也跟着消退下去,显然是蝙蝠力量无以为继的结果。“它”和狼人少女对峙了几分钟,而趁着这个机会莉莉也飞快从地上又捡了一块砖头算是重新装填完毕,看到这一幕,那只蝙蝠似乎终于泄气了,在天上盘旋了最后一圈便掉头朝着黑沉沉的夜空飞去。

        莉莉毫不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抬手嗖嗖两声就把手里的板砖全扔出去,郝仁看不清这两砖的轨迹,只看到那蝙蝠的身影又歪了一下,显然是其中至少有一砖砸准了——练习五年的天马流星砖果然可靠。

        但郝仁更担心莉莉扔出去的板砖最后飞到了什么地方,这只狼人少女力气奇大,那板砖出手的初速度大概跟炮弹比起来也差不多少……只能祈祷这破地方地广人稀,但愿别有倒霉蛋被这场异类争斗给波及到。

        袭击者被击退了,周围的环境也渐渐恢复到正常,血腥气就好像幻觉一样消散了个无影无踪。夏夜的些微燥热重新涌来,郝仁揉揉鼻子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喷嚏:这温差变化果然不是正常人能受的,看样子一场感冒是免不了了。

        他抬头看向之前的狼人少女,看着那一头靓丽银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回原先的黑色短发,一对精气神十足的狼耳朵也消失不见,砸了咂嘴,却不知该说点什么。

        莉莉再二这时候也能感觉气氛尴尬,但她好像早有所料,或者说早有这个觉悟,只是扭头对郝仁露出一个略有点尴尬的微笑,便弯腰捡起自己的大旅行箱扛在肩上,扭头准备离开:“呐,房东,房子我不租了……你赶紧回家吧。对了,别往外乱说今天的事啊,我会很麻烦的。”

        说完这句话,莉莉扭头就走。

        “等会!”在莉莉已经走开几步的时候,郝仁终于回过味来,“这么晚了你上哪去?跟我回去,趁早把你行李安顿安顿……”

        莉莉惊愕地回过头,那双在夜色下闪闪发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困惑:“为什么?你不怕那个会飞的家伙再来?那家伙可能是冲着我来的——我是狼人,跟那种家伙是死敌。”

        郝仁咬咬牙,最后嘿嘿一笑:“因为老子是好人!”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