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二十三章 吸收
    郝仁借着路灯从地上找回了一撮黑狼毛,感觉这个冷汗简直是以前仆后继的阵仗从脑门上渗出来,但也幸亏这两天接触的邪门事着实不少,他的神经多少有点成长,没被当下这诡异情况给弄的失去方寸,冷静下来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确认周围没什么可疑的“异象”——这是跟莉莉以及薇薇安相处两天之后得到的经验,“异类”活动的时候都会伴随明显的异象,比如莉莉的野兽压迫气息和薇薇安的血色寒风,他觉得刚才那个说不清是梦境还是什么玩意儿的情况或许也跟异类有关(毕竟这两天净遇上这种事了),但找了一圈他也没发现异常之处,而且自己那从来都超灵的第六感也没动静。

        “房东?”莉莉眨巴着眼睛,异常明亮的眸子在夜色下略有些诡异,“怎么了?”

        “你觉得这周围有没有什么……怪东西?”郝仁突然想起狼是一种对危机相当敏感的生物,顺便还想起了被噩梦惊醒之前那狼群扑来的可怕一幕,不过他甩甩头就把第二个念头给扔一边去了,“比如其他‘异类’什么的。”

        莉莉抽抽鼻子,又在郝仁无语的目光中趴在地上仔细闻了一圈,这才站起身摇头:“没有,都是熟悉的气味,没有陌生人来过。房东你遇上情况了?”

        “回去再说。”郝仁攥紧了手里的毛发,迈步朝家里走去,莉莉有些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但还还不忘把躺椅扛起来带回去——她果然是个看家护院的好手。

        客厅里,郝仁表情肃穆地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一头雾水的莉莉和满脸好奇的薇薇安,旁边坐着“滚”,“一家四口”就此齐全。因为家里的茶几被两个女超人顺手给毁了,所以现在众人面前摆了张略有点老旧的矮桌代替,郝仁把那撮黑狼毛放在桌子上,看着薇薇安的眼睛:“我遇上怪事了。”

        接下来他尽可能详尽明了地把之前那场怪梦讲述了一遍,尤其重点描述了“梦”里那个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以及天上两轮银月的景象,最后指着桌上的狼毛:“醒来之后手里就有这个了,你说我这是做了次高速廉价版的穿越啊,还是不小心掌握幻想扭曲现实的本事了?”

        薇薇安皱着很好看的眉毛,没有搭理郝仁不着调的调侃,她捏起几根狼毛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野兽的气味,而且没有黑魔法的痕迹,这东西确确实实是从自然动物身上弄下来的。那边那个大狗,你鼻子更好使,来闻闻这个。”

        莉莉哦了一声,把狼毛放在鼻子下面深吸口气:“好像跟我熟悉的狼气味不太一样,而且确实带着一种……不同于这个城市的气味,有种泥土青草的味道混杂在里面,只有狼人能分辨出这么细微的东西。”过了一会她终于反应过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等等,你刚才说谁是大狗?!”

        “诶,轻点!”郝仁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破桌子,幸亏现在莉莉是人类形态而且也没动真格,这桌子不至于跟茶几一样报废掉。随后他看向薇薇安:“那你觉得这怎么回事?这是所谓的魔法?”

        “单纯梦境的话很好解释,各种幻术和催眠术都能达到一样的效果,”薇薇安仍然皱着眉,“我都能编织出足够让几百个人共同沉睡的大梦境,而且在你醒过来之前绝对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换上个想象力丰富的也绝对会以为自己是穿越了。但你从梦境里带出东西来……这个就没法解释了,反正我所知的魔法里没有能做到这一点的。当然也可能不是魔法,暗面的世界很复杂,我知道的也有限。”

        “其实也可能是这样啊,”莉莉突然插了个嘴,她一脸的兴致盎然,“先用幻术或者催眠术让房东做噩梦,把噩梦内容设定好,然后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偷偷摸过去把这些狼毛塞在他手里……”

        薇薇安一愣一愣地听完,忍不住嘴角一抽:“你能别这么破坏气氛么?”

        郝仁倒是觉得莉莉这说法挺有道理的,除了蛋疼之外还真能完美解决当前问题,这该怎么说呢,二货有二货的世界观,而且通常情况下都简单粗暴异常好用……

        不过莉莉之前也确认了现场没有陌生人的气息留下,所以这个蛋疼的猜测也没多少说服力。

        “总之可以肯定我遇上的不是正常事,反正自然环境肯定不能让我做个幻想侵蚀现实的梦,”郝仁叹了口气,“我多少认命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还有什么邪门玩意儿尽管过来吧——不过在此之前我得想个办法让自己平平安安活下来,跟你们这帮超级生物在一块……弄不好是要死人的!”

        薇薇安和莉莉都知道郝仁跟一个自称为神的女人签订劳动合同被绑上贼船的事,因此这次都没提主动离开什么的废话,而是认真思考起来。薇薇安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起码比莉莉聪明),她看得出来郝仁虽然是个小市民,普通人,怕麻烦的懒散青年,但这家伙的胆量和接受能力却强的出奇,每次遇上足够让人三观尽毁的事情,他也是惊讶不过十秒钟就开始认真分析寻找出路了,这次也是如此,这是个很难得的品质。但即便胆量和接受能力再强,郝仁也终究是个普通人,薇薇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一个普通人瞬间变得厉害起来。

        “那个渡鸦12345就没给你个金手指什么的?”莉莉趴在桌子上好奇地问道,“我看人类的小说里都这么讲啊,你都给神打工了,那个时空管理局多少也该给你点劳保用品吧?”

        “她可能忘了,我也没问,”郝仁想想也是,“下次碰上她当面询问一下。她那个手机号是打不通的,要找她估计只能再去那鬼地方一趟……总感觉那个时空管理局越来越不靠谱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你已经做过一次怪梦,而且没有在梦境里解决掉源头,按一般幻术的规律这个梦境肯定会继续生效,你总不能不睡觉吧,”薇薇安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变成吸血鬼形态,“我先给你弄个护身符,不管你中的是幻术还是什么,只要把它压制下来很快就会消散的。”

        郝仁顿时想起薇薇安那一身的“护身符”,下意识问了一句:“你那堆零碎东西靠谱么?”

        “谁跟你说我那些宝贝了?”薇薇安秀眉微皱,“我说的是高阶血族的力量!”

        话音落下,薇薇安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尖牙在手指上咬了一下,顿时一滴泛着诡异金红色光晕的血液便从她指尖冒出来:“过来,让我把这滴血涂在你手背上,应该足够压制那个噩梦了——如果它真是幻术的话。”

        郝仁犹犹豫豫地伸过手去,看着薇薇安将那滴带着诡异微光的鲜血涂抹在自己手上,忍不住嘀咕起来:“我记着传说中吸血鬼可以用自己的血把普通人也变成吸血鬼,你说我该不会变异吧?”

        “别想了,那是唬人的,”薇薇安嗤笑一声,“我听过你们人类的传说,什么咬一口就能增加个下线……血族繁衍要真这么容易还有你们人类什么事啊?赶着青铜器时代我们就铺满亚非欧了,还至于被猎魔人和教会联手弄的这么惨?”

        她说着吸血鬼被人类逼至边缘的历史,但却对身为人类的郝仁毫无敌意,这倒也挺有趣。

        “诶?怎么会这样?”

        薇薇安惊讶地叫了起来:她的血滴在接触到郝仁皮肤的一瞬间便飞快地消失了!

        就好像被吸收一样,而且是速度惊人的吸收。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