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四十一章 高调的猎魔人?
    高瘦男子嘿嘿一笑,脸上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你们可能感觉荒唐,其实我是个猎魔人,专门满世界驱鬼……”

        猎魔人!

        对方话音刚落,郝仁就听到身旁传来哗啦一声,扭脸便看见薇薇安正把脑袋从餐盘里抬起来,吸血鬼少女一边擦着脸上的酱料一边颤颤巍巍地问:“你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就知道你们是这个反应,”高瘦男子脸上无奈多过惊讶,似乎他已经相当习惯听众的这般表现了,“以前我跟别人说的时候比你反应严重的还多着呢,不过我真的是个猎魔人——你们看过电影吧?范海辛那样的,我就跟他工作性质差不多,不过我们用的驱鬼方式跟电影上可不一样。”

        高瘦男子一本正经地侃侃而谈,郝仁下意识地往后蹭了蹭屁股和对方保持一点距离,心里是一连串地往外蹦问号。这是猎魔人?真的假的?货真价实的超人还是中二入脑的江湖骗子?

        假如是一般人在场,兴许就把高瘦男子的话当成笑话了,要么就当听个故事,要么把对方看做装神弄鬼的江湖术士,但郝仁肯定要比一般人多想一层:他知道猎魔人是个真实存在的群体!

        当然他也没一下子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真把对方当成猎魔人:更大的可能对方就是在开玩笑,真正的猎魔人应该没有这么大大咧咧到处就跟人说自己身份的习惯吧?

        “你们不信啊?”高瘦男子无奈地摊开手,“也行,反正大部分人都不信,而且你看,我还是个中国人,我要自称是五台山下来的俗家弟子兴许还更有点说服力,但我货真价实就是个猎魔人,这仨字听上去挺洋气,事实上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我们历史可悠久,记录是从四大文明起源开始……”

        郝仁下意识地跟薇薇安对视一眼,这听上去可就有点真货了:一般人的概念里“猎魔人”是个西方词汇,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在满世界转悠,只不过在中国的猎魔人被当时的古人称作仙人方士,其他国家的猎魔人也被当时的人们称作巫师或者祭司,但猎魔人自己是不会用这些外来词汇的,而眼前这个男人说的东西明显很贴合事实——一般人不会知道的事实。

        “那个……猎魔人先生是吧?”莉莉这时候也终于吃不下去了,狼人妹子没见过猎魔人,但她从薇薇安那里听到不少跟后者有关的恐怖故事,这时候心里也有点紧张,“现实世界真有猎魔人啊?”

        总算莉莉还没二到家,这时候倒懂得旁敲侧击了,

        “大部分人都是当都市怪谈或者恐怖小说里的故事来听的,”高瘦男子嘿嘿一笑,“但我货真价实。而且说实话,现在还是有不少人相信鬼怪传说,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驱鬼除魔这样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我的主业就是驱鬼,这次也是听说了老约福尔德城堡闹鬼才来这里查探情况。”

        “哦,那你这工作保密性应该挺高吧,怎么可以随便跟人说的?”薇薇安表情平静下来,外表不动声色地问道,她心里想的却是:为什么这个“猎魔人”要这么突然地冒出来表明身份?

        不管对方真假,这种高调态度都有点不符合常理,干这行的一向是个阴影中的职业,大多数深居简出,即便跟普通人生活在一块也会努力掩饰身份,从未听说过哪个猎魔人会跟眼前这位一样逮着陌生人就使劲宣传自己的,薇薇安想了想自己漫长的一生所遇到过的猎魔人,脑海里一个问题盘旋不去:难道这帮货也终于跟自己一样衰神附体,在近代实在找不到工作所以不得不公开求职了么?

        郝仁心里想的跟薇薇安也差不多,不过他想的方向不太一样:什么时候“猎魔人”这种一听就应该披个黑袍子藏在犄角旮旯里死活不见人的职业变得这么高调了?这种拯救世界的英雄不都应该把脸一蒙隐藏到底的么?你看看郝仁自己,他就没到处找人宣布自己是天堂派下来的片警……当然,他不说的主要原因还是组织上有制度。

        “这有什么可保密的,”高瘦男子表情很不以为然,“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你看现在连给人看手相测字起名的都有自己网站了,为什么我们干猎魔人这行的就不能跟人谈自己工作?”

        郝仁和薇薇安飞快地交换着眼神,思考这种情况下应该作何表现才像是两个“普通人”,很快他们就达成默契,露出那种感兴趣又不相信,全然是在听热闹的听众模样,薇薇安脸上带着得体又略带疏远的微笑:“那你这次是要消灭古堡里的怨灵么?”

        高瘦男子一看薇薇安这表情,兴致顿时就降下去一半,但还是带着笑:“得等明天过去看了情况再说。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信我说的,我也没打算让你们信,不过咱们可以同行啊,你们什么时候走?要是明天的话,咱们正好顺路,我路线很熟,有一趟列车上午发车,傍晚就能到。”

        郝仁刚想说自己今天刚到英国,还需要一天功夫倒倒时差,就听到旁边薇薇安自作主张地开口了:“好啊,相逢就是有缘,正好我们不认识路,还劳烦您带路了。不知您贵姓?”

        “我姓南宫,复姓南宫,”高瘦男子站起身,“具体名字……额,工作原因不便透露,你们直接叫我南宫就行。这样吧,明天清晨六点半我在这间餐厅等你们,咱们结伴过去。不过我只等十五分钟——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郝仁刚想说自己这边有个倒时差跟要命一样的二货妹子,明天早上不一定能起来,薇薇安就再次自作主张地点头答应:“好的南宫先生,那明天早六点半见。对了,真不好意思刚才光顾着说话都忘了介绍一下,我叫薇薇安,旁边这个是……”

        郝仁愣愣地看着薇薇安跟没事人一样和一个“猎魔人”交流着,直到那位南宫先生走开才有机会发言:“那什么,你就不怕他真的是个猎魔人啊?”

        “不像,猎魔人不是这个风格,”薇薇安等南宫消失在餐厅门口才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微微呼了口气,“而且说实话——咱们也确实正少个带路的嘛。咱们的目的地和这个南宫一样,所以到约福尔德之后有很大可能还会偶遇,与其到时候突然碰面让自己措手不及,不如路上就结伴而行,大致搞明白他的行动,到时候借机分开,也等于把主动权把在自己手上了。当然,我这是假设他真的是个猎魔人,假如他只是个普通驱鬼骗子……那就好办了,普通人没什么威胁,让他带个路就行。”

        薇薇安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郝仁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吸血鬼妹子是比自己想得深远,不过最后他还是有个问题实在想确认一下:“薇薇安,你有没办法确定一个人是不是猎魔人?他们跟普通人不一样,总该有点识别特征吧——就刚才那个南宫,除了言行‘风格’之外,你还能确定他身份么?”

        薇薇安皱着眉,眼睛略有出神地看着某个方向:“真的不好确定,猎魔人最危险的就是他们在发动能力之前都可以隐藏在普通人中,当初我的族人就经常因为自己圈养的血奴中混进了猎魔人而被灭门。我是高级血族,倒是能通过血液来分析他的身份,但那也得有血才行,不好办,很不好办。”

        又沉默了一会,大概薇薇安觉得自己这都派不上用场也很没面子,于是不太确定地说:“但非要说的话,我好像真从他身上感觉到点不一样的东西——当年我和猎魔人战斗过,右手受了伤,之后就留下一个奇特的能力,当猎魔人在附近的时候右手会发热,我感觉……”

        “别感觉了,你手掉汤里了。”

        “哇!”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