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四十三章 作息的激烈碰撞
    电视上的矮胖大叔年约四五十岁,就如郝仁猜测的那样,他是一个当地人,家就住在布鲁沙尔镇的边缘地带,是镇上一个小旅馆的老板,名叫安格斯,最初发现古堡闹鬼,并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人就是这位看上去憨厚中带着点生意人精明的胖大叔。

        采访还在继续,郝仁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被这消息吸引过去,就连旁边莉莉用爪子挠他他都没注意:狼人妹子是一句话都听不懂,现在正逐渐陷入狂躁状态。

        “……那天我正在收拾二楼的房间,那是晚上,”安格斯在镜头前显得红光满面,虽然是讲闹鬼的故事,但却显得异常兴奋,最近的闹鬼事件让他的小旅馆声名大噪,对他而言倒成了件好事,“我的旅馆就在镇子边上,‘安格斯的小屋’,你们从高速公路过来第一眼看到的肯定就是它,它的背面一排窗户正对着那片古城堡的方向,不过距离很远,平常肉眼是看不清那些石头的——但那天晚上,我在窗户后面却看到城堡方向火光冲天!那里没有森林,也没有房屋,只有一堆石头,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着火,但还是打了999电话……”

        “当时有很多人看到那道火光吗?”女主持人在旁边问了一句,防止这位安格斯先生把话题扯的太远——后者显然想在镜头前多待一阵子,废话简直无穷无尽。

        “是的,很多人,我看到镇上朝向古堡方向的很多窗口都亮了灯,”安格斯点点头,“而且第二天也确认有很多人看到那片火光。不过当时它只‘烧’了十几分钟,随后就像突然消失一般什么都看不到了,森林消防队扑了个空,他们说那里只有一堆干燥冰凉的石头,但我确认自己没有报假警,我是个老实的生意人,‘安格斯的小屋’经营这么多年就是靠的诚实……”

        “听说你后来亲自驱车来这里看过情况是么?”女主持人赶紧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是的,之后我来过这里很多次,而且专门挑的夜里,”安格斯这时候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后怕,“随后我就遇见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有穿着全身铠甲的士兵在我的车灯前面大摇大摆地走过,还有大声呼喊的怪声,汽车莫名其妙熄火,车载收音机里听到了口音非常奇怪的说话声……太可怕了。”

        女主持人收回话筒,面向镜头:“布鲁沙尔的‘闹鬼故事’现在传扬的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灵异爱好者和冒险家正聚向这个小镇,还有研究电磁、地质等方面的专业学者也对这里产生兴趣……”

        后面在说什么郝仁已经没兴趣听了,基本上就是一边号召大家相信科学一边使劲谈论闹鬼事件的废话,郝仁随手把电视关掉,跟个沉思者一样用拳头顶着下巴颏发起呆来。

        莉莉终于彻底狂躁化,蹦到沙发上使劲挠郝仁的肩膀:“房东房东,刚才电视里到底说啥?”

        “咱们的‘新朋友’……”郝仁语气沉重,“十有八九是个鬼。还记着那个南宫先生说的古堡闹鬼事件吧?刚才电视里就说这个呢,这要不是当地人组团忽悠外地游客,那就肯定跟渡鸦12345安排过来的‘新人’有关了。啧啧,这怎么一来就是个这么麻烦的家伙?”

        薇薇安也没听懂电视里讲的话,但她能看出电视里那阵仗:“等等,这么说的话……那个约福尔德古堡附近现在应该有很多人!而且所有人都在那一带找鬼?!”

        “是啊,麻烦大了,”郝仁叹了口气,“我最怕的就是引人瞩目,天知道新来的家伙会不会跟你们一样好对付……额,我是说识大体,万一要是个不管不顾的愣头青,那绝对热闹。”

        莉莉蹲在沙发上歪着头想了半天,突然一拍爪子:“我困了,我要睡觉。”

        撂下这么一句话,狼人妹子便在郝仁和薇薇安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大摇大摆地走向房间,直到她砰一声把门关上俩人才反应过来:这二货的时差仍然没倒过来,现在外面天光大亮,却已经是她晚上睡觉的时间了。

        “我也有点困了,”瞌睡传染,看到莉莉回屋睡觉,郝仁这一路劳顿积累下来的疲倦也蔓延起来,“我先回屋睡一会,你不困啊?”

        “我本来跟你们作息就不一样,”薇薇安耸耸肩,“而且在你家那几天为了跟你的作息配合,我的生物钟已经乱七八糟的了,反正现在是不困。”

        “那行,我回去睡觉,要晚上还不醒的话你就把我叫醒,咱下去吃饭,莉莉那家伙应该是醒不了了,她睡觉瓷实——给她带点吃的上来吧。”郝仁一边说着,一边伸着懒腰走向自己的房间,最后客厅里就剩下薇薇安自己在那发愣,吸血鬼妹子看看莉莉那边的房门,心里万分忧伤:出门在外诸多不易,今天晚上她堂堂高贵血族就要跟个大狗睡一个窝了……

        郝仁这一口气是睡到了当地时间晚上八九点才起来,薇薇安说是看他睡得太香就没好意思进去打扰,而莉莉那边也正如郝仁判断的那样:完全没打算倒时差的二货狼人睡的异常踏实,就连薇薇安在她旁边绕来绕去都没有反应。

        因为明天一大清早还有事情要做,郝仁和薇薇安去楼下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了房间,莉莉仍然昏天黑地睡大觉,看样子连饭都不打算吃,郝仁把给她捎上来的几样方便食品放在莉莉床头的矮桌上便回自己屋休息了,他誓要在一天之内通过玩命睡觉把时差给调整过来。薇薇安这个吸血鬼的作息习惯跟人类本身就不太一样,而且她还在郝仁家里把自己的生物钟弄了个乱七八糟,所以是等当天半夜才有困意的——好了,到这里想必已经有聪明人猜到半夜里发生了什么,没错,莉莉醒了……

        一个生理正常的普通人,一个压根不打算倒时差的狼人,一个已经把生物钟调整的空前混乱的吸血鬼,如此神奇的三人组,在这八个时区之外的异国他乡终于产生了作息上的激烈碰撞:郝仁和薇薇安醒着的时候莉莉在睡觉,薇薇安终于犯困的时候莉莉精神起来了,同时郝仁睡觉的三分之二时间段内薇薇安又很精神,薇薇安和莉莉同时醒着的时候郝仁还没睡醒——你们不要试图通过画时刻表和连接图来搞明白这仨人清醒时间的对应关系,因为这已经乱到连他们自己都捋不清楚了!仨人的睡觉时间是按照三分之二、四分之三这么互相嵌套着对应的,基本上三人组里有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就至少有一个人跟游魂似的在满屋子乱窜……

        第二天一大早,郝仁萎靡不振地顶着鸡窝头从屋里出来,迎面看到了眼睛里泛着血丝的薇薇安,吸血鬼少女一见面就跟郝仁告状:“郝仁!我以后再也不跟那只大狗在一个屋睡觉了!她晚上三更半夜蹦起来嚷着要吃早饭,摸黑在我床头散了两个钟头的步!”

        郝仁估计是仨人里睡眠质量最好的一个,他零零碎碎加起来睡了将近十几个小时,到最后跟昏迷之间就差一个大夫了,他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薇薇安:“额……昨晚上我感觉屋里特别冷,关了空调都不管用,你知道怎么回事不?”

        薇薇安脸色一红:“额,前半夜我睡不着,在客厅里做了两套瘦身操,兴许是没注意。”

        郝仁顿时毛骨悚然,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到底多么惊悚:前半夜有一个吸血鬼无声无息地在客厅里做健身操,后半夜有一个狼人黑灯瞎火地在对门房间巡了俩钟头逻!

        这房里一晚上发生的事情跟聊斋之间就差一个摄制组!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