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六十章 败事也不足
    地宫被人炸了一个直通地面的大洞,郝仁他们仨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从大洞中垂下一根绳索来,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上去精明干练,穿着白衬衫黑西裤,不是南宫又是谁?他还是提着自己那个黑色的提箱,腰间挂着一把精致的小手弩,并用空闲的那只手单手抓着溜索把手,从天而降一般潇洒地从绳子上滑了下来。

        郝仁顿时猜到之前顶棚上那两三次爆炸是怎么回事,罪魁祸首竟然是这个……额,这个自称猎魔人的家伙!顿时他就有一种上前揍人的冲动,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他真就拎着板砖上去了!

        而在南宫出现的同时,薇薇安和莉莉也暂时变回了人形,尽管周围还有很多亡灵铠甲环伺,不过以她们的实力,哪怕以人类外形短时间对付一下也是没问题的,现在重要的是搞明白这个南宫突然出现是怎么个意思!原来他没有跟着其他灵异爱好者一起离开,而是留在了古堡里?

        此刻南宫已经顺利落地,他在一片碎石废墟中轻巧地跳了几下找到一片平地,这才抬起头看看情况,结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张大嘴巴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熟人,顿时脸上的表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诶……你们三个?!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儿?!”莉莉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我工作就是干这个的,”南宫一愣,紧跟着解释,“刚才我被困在上面的地道里,想炸个通往地面的路,结果没想到连地板也炸塌了,这下面竟然有空间,我就下来看看……”

        好家伙,这是用了多少炸药!在地宫里用炸药开路,这半吊子猎魔人是嫌普通作死方法死的不够快,所以花样作死么?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郝仁突然叫道,在南宫说话的这几秒钟里周围那些铁皮罐头已经从短时间混乱中恢复过来,现在有数百个空洞的铠甲正摇摇晃晃地向大厅中央聚拢,它们身上刻印的恶魔密室禁令应该还有一点残存效力,所以这些铠甲移动速度很慢而且状似犹豫,但它们面甲后面的红光越来越盛,显然即将彻底失控——这可不是闲话家常的场合!

        南宫这时候才注意到周围的情况,看到无数“眼”冒红光的亡灵铠甲顿时大惊失色:“亡灵骑士?!这个规模是怎么回事!?”

        郝仁正想着该怎么在两句话之内解释清自己三个“普通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地宫里,南宫已经迅速采取了行动,他飞快地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小手弩,另一只手把自己的提箱扔在地上单手打开,从里面的小格子里摸出一个小药瓶来,然后猛力将其砸向已经开始朝自己靠拢的一具亡灵铠甲,与此同时手弩已经瞄准了另外一个方向,砰的一声弓弦响,一只银白色的小箭激射而出。

        小药瓶砸在第一具铠甲身上,破碎的同时释放出了一大片散发出白色银光的粉尘,这粉尘似乎有什么魔力,喷洒出来之后竟然没有飘散,而是如同有生命一样迅速覆盖了铠甲的全身并开始向铠甲缝隙中钻去,而另外一只银色小箭则准确命中第二具铠甲的面门,箭矢直接爆裂开来,化为一道银光没入铠甲的头盔中。

        “快躲到这些石板后面!”南宫飞快地给小手弩上好第二根箭,一边瞄准第三个敌人一边急促地大喊道,“我在前面顶着,这些东西速度不快,你们等会找机会赶紧跑!不用管我!”

        郝仁刚才还想着该怎么揍这个坏事的“猎魔人”一顿来解心头之气,这时候却是一愣:虽然成事不足,但这个南宫人品好像还行?跟薇薇安提到的那些拿普通人命不当一回事的猎魔人不太一样啊。

        说话间南宫已经用同样的手法攻击了另外两具铠甲,在上箭同时一步步退到一块大石板后面,托他刚才炸那一个大洞的福,大厅中央的落石形成了一堆现成的防御工事,可以供人躲藏。与此同时郝仁也拉着薇薇安和莉莉按照南宫的吩咐躲在另外一块大石板背后:现在地宫已经被炸开,那些慢吞吞的铠甲根本困不住会飞的吸血鬼和飞檐走壁的狼人,但他们暂时还不想在南宫面前这么做,因为……这个乍看上去半吊子的猎魔人手里竟然都是真货!即便他本身是个**凡胎,但他能搞到这些装备足以说明一些很让人忌惮的问题。

        郝仁决定看看情况,如果局面没有改观,就让薇薇安和莉莉出手,暴露身份总比挨打强,但如果南宫真有真材实料,那当然乐得省心省力了。

        南宫在一连串攻击之后喘了口气,然后从提箱中又摸出一块硬纸片来,纸片上用红色颜料写着复杂的符号,郝仁只扫了一眼,便震惊地发现那赫然是莱塔符文。

        虽然寻常人可以使用莱塔符文,但这个“寻常人”也是有要求的,除了猎魔人之外,就只有那些精神强大的苦行僧之类可以承受莱塔符文对精神的冲击力,这个南宫是什么来头?

        “千万不要露头,这些没有神智的家伙会攻击最活跃的目标,”南宫抽空扭头看了郝仁他们的位置一眼,“我来对付这些东西,你们放心,我可是除魔专家——恶灵破除!”

        “专家”一声咒语,那写着符文的纸片立刻无火自燃,但南宫好像拿反了——着火的是他手指捏着的那一端。

        “诶呦我X……”南宫登时被烧的蹦了起来,符文卡片也随之掉到地上熄了火,他手忙脚乱地把纸片捡起来吹吹土,再次大喝:“恶灵破除!恶灵破除!恶灵……X,引火符文烧没了。”

        郝仁刚才还筹划着怎么看猎魔人大杀四方呢,就看到南宫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摸出个打火机来,一边重新点燃符文卡片一边嚷嚷:“这样照样能恶灵破除-——去!”

        符文卡片被投向铠甲群,爆发出一团耀眼的红光,然后……然后就没了。

        薇薇安终于忍不住在旁边提醒了一下:“那什么,猎魔人先生——你打完之后就不看看自己的成果么?”

        南宫抬头一看,发现自己之前用手弩和驱魔药粉攻击的四具铠甲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那些附有魔力的药粉和银色小箭只是让这些铁皮罐头晕了几秒钟而已,压根一点伤都没受。

        郝仁一脑门子冷汗:这位猎魔人先生刚才又是从天而降又是移动射击,魔法跟武术齐发,看着风生水起潇洒威武,敢情从头到尾就只有pose比较好看……

        “这怎么个情况……”南宫立刻往回蹦了两步,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装备,“不应该啊,这玩意儿一向挺好使来着……莫慌,我还有后手!”

        说着,他弯腰从自己的手提箱中取出了一大堆零零碎碎的玩意儿,然后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娴熟动作将其组装成一把样式古怪的大型弩,这大型弩上浮动着隐隐约约的银色光芒,似乎与洞顶洒落下来的月光交相辉映,郝仁眼角的抽动终于平静下来:这个半吊子总算拿出点看着有威力的东西了。

        “哼,这东西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南宫微微一笑,举起大弩瞄准敌人,“让你们亲眼看看猎魔人的银色爆矢……妈蛋,我没带箭!”

        薇薇安一巴掌糊在自己脑门上:“大狗,准备动手,这货指望不上。”

        “等等!”郝仁看薇薇安和莉莉马上就要变身,赶紧低声叫道,随后看向正在不远处上蹿下跳但屁用不管的南宫,他始终觉得这家伙是个麻烦,哪怕他是个半吊子,那也是个麻烦。

        郝仁想解决这个麻烦,最起码不要让他背后可能存在的正版猎魔人跳出来。

        他低头在周围寻摸着,满地的碎石要么太小,要么太大,都不怎么合用,不过很快他就在自己兜里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脸上不自觉带起微笑来。

        郝仁小心地跑到南宫背后,手握一硬物,劈头盖脸地砸向对方后脑勺!

        与此同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起来:“本机认为你丫的绝对没看过说明书!你这使用方法绝对有问题!”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